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造化弄人
    ,更新快,,免费读!

    “殿下,燕王府和庆王府都已经有所行动了。”高尚之对石鉴禀报道。

    石鉴头也没抬,继续看着手里的书,说道:“大人辛苦了,下次这么晚就不必亲自过来了,早些休息。”

    “谢殿下挂念,老臣的身子骨还算硬朗。”高尚之说着看了一眼石鉴。

    石鉴抬头看着高尚之,见他没有离去,笑着问道:“大人这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殿下难道就赌定庆王会给您巡防营统领这个位子?”

    “哈哈哈哈......”石鉴笑了起来,站起身,手里的书依旧攥着,微微摇头,说道:“不不不,大人,世间博弈没有必胜或者必败之局。”

    “那......”

    “大人知不知道,现在宁王府外已经多了两双眼睛?”石鉴问道。

    “老臣是刚刚才知道......”

    “他石遵若是没有利用本王的打算,又何必多此一举?”

    “庆王这么做,恐怕是对殿下不放心吧?”

    “在外人看来,本王懦弱无能,试问除了本王,他石遵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眼下朝中良将不足,巡防营统领之位确实没有妥当的人选。”

    “对于老九来说,他要的是一个能被他控制的人,是一个能乖乖听他话的人。”

    “殿下说的是。”

    “以后再来宁王府,就得委屈大人走密道了。”

    “无妨,老臣这辈子,就为殿下活着了,还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

    听到高尚之的话,石鉴颇为感动,轻轻点点了自己的心口,说道:“大人这些年对本王的恩情,都记在这里……”

    高尚之微微哽咽,叹了口气,说道:“能有殿下这句话,老臣就知足了。”

    “大人今天这是怎么了?如今一切顺利,何必如此感慨?”石鉴有些纳闷。

    “没事没事,年纪大了,容易伤感,殿下请见谅。”

    “好了好了。”石鉴笑着拍了拍高尚之,问道:“对了,巫蛊之事,近来怎么没有动静了?”

    “回殿下的话,据宫里的消息,禁军的人还在私下调查。”

    “文苍到底是不如石勇,这么多天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原本就是无中生有之事,文苍查起来自然会毫无头绪。”

    “随他们去斗吧!本王就在这宁王府,安安心心的看狗咬狗!”

    “殿下,老臣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既然巫蛊之事这么多天都没动静,咱们为何不给文苍一点提示?”

    “大人这是想浑水摸鱼啊!哈哈!”石鉴一听,立马明白了高尚之的意思。

    高尚之也笑了起来,说道:“这应该叫火上浇油。”

    “此事先不急,反正那文苍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什么头绪,不如先把巡防营的事解决了再说,免得到时候本王竹篮打水一场空。”

    “殿下说的有理,那此事就先放一放吧。”

    “时候不早了,大人早些回去休息吧,本王明日一早要进宫,就不多留你了。”

    “那还要烦劳殿下替老臣问候娘娘。”

    “放心吧,本王会代为转达。”

    “多谢殿下,老臣告辞。”高尚之说着,转身离去。

    高尚之通过密道离开了宁王府,回到自己的府上,他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前厅,对着那风中摇曳的烛火,久久没有睡意。

    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几十年前,那时候的高尚之正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一次意外遭遇,让他险些丢了性命,幸得一位年轻姑娘的相救才得以存活。

    那姑娘生的貌美如花,虽然只是一个山野村夫的女儿,其气质却也丝毫不输那些大家闺秀,当高尚之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子,便被他深深的吸引住了。

    于是在后来几个月的相处之中,高尚之越发对这个女子痴迷,只是当时高尚之心中对功名尚存无法抗拒之心,于是二人约定三年为期,三年后待到高尚之可以衣锦还乡的时候,再来娶那女子。

    谁知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待高尚之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聘礼回到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地方时,这才发现,当年的那个村庄,早已是残垣断壁,荒无人烟。

    中原的多年战乱,让高尚之以为,他的心上人早已死于兵祸,这令他捶足顿胸伤心欲绝,一连几个月都浑浑噩噩,寝食难安。

    直到有一天,他在宫里无意间无意间看到了一个身影,仅仅是个背影,却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种莫名的冲动,让他喊出了心上人的闺名。

    高尚之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话音刚落,那女子居然回头了,那张曾经无数次出现在高尚之梦里的脸庞,此刻居然就在高尚之的面前。

    就在这个瞬间,高尚之流泪了,那女子也流泪了。两人相顾无言,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因为世间的任何言语,都无法诉说这么多年的辛酸。

    原以为彼此早已阴阳两隔,没想到命运安排了这样的一场重逢。

    “娘亲。”

    一个孩子从女子的身后钻了出来,探着脑袋看了看高尚之,又看了看那女子,轻轻的拽着她的一角。

    高尚之有些惊愕,抹了抹眼角,问道:“这是……”

    “这是我的孩子……”那女子有些有些愧疚,有些伤心,只是轻轻的抚摸着那孩子的头。

    那孩子似乎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何落泪,只是睁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和高尚之。

    “这些年……你还好吗?”那女子低声问道

    高尚之强忍着内心的悲怆,咬咬牙,摇摇头,说道:“不好……你……”

    “我现在已经是陛下的女人……”那女子有些慌乱的看了高尚之一眼,然后转过头,悄悄的抹了抹眼泪。

    “娘亲,你怎么了?”那孩子虽小,似乎也看明白了自己的娘亲在伤心哭泣,于是又拉扯着她的衣服。

    “乖,娘亲没事……”女子连忙蹲下,安慰那个孩子。

    高尚之的心里如同刀割一般,他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原本已经被他深深的藏在心里,没想到,命运居然安排了这样的一场重逢,高尚之仿佛觉得那是命运对他的讥讽。

    高尚之只觉得脑子有些空白,两腿有些发软,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候,两个婢女走了过来,见高尚之坐在地上,连忙过来扶他,问道:“高大人,您怎么了。”

    “我没事……”高尚之连忙假装没事,摆摆手,不愿两个人看到自己的狼狈模样。

    那两个婢女见不远处蹲着一个女子,正搂着一个孩子,于是连忙行礼:“奴婢见过郑妃娘娘!”

    “郑妃娘娘……”高尚之苦笑一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走了。

    “丞相大人!”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个深沉的声音,打断了高尚之的思绪。

    高尚之抬头一看,原来是老七。

    “什么事?”高尚之揉了揉眼睛,头也没抬的问道。

    “三哥飞鸽来信,请大人过目!”老七说着,把一张纸条递了过来。

    高尚之接过纸条一看,上面的内容顿时让他有些诧异,这是老三送来的关于慕容氏两兄弟的消息。

    “难怪禁军追不到他们!原来这两兄弟去了这个地方!”高尚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眼神有些阴冷,说道:“慕容儁,你果然有些能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