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更新快,,免费读!

    “怎么了陛下?”陆安小心问道。

    “那个人是谁啊?”石虎指了指跪在地上的石鉴。

    陆安往前走了两步,低下头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跪在地上的是宁王,于是连忙回头对石虎说道:“回禀陛下,是宁王殿下。”

    石鉴抬起头,直起身,恭恭敬敬的行礼,再次叩拜,大喊:“儿臣拜见父皇!”

    看到跪在那里的原来是石鉴,石虎只是冷冷的问了一句:“你进宫来做什么?”

    石鉴跪地答道:“回禀父皇,儿臣进宫看望母妃......按惯例,今日儿臣可以进宫......”

    石虎也不做出任何回应,瞥了石鉴一眼,没多说一个字,便对陆安吩咐道:“走!”

    “是......”陆安点点头,对抬着步辇的太监吩咐道:“起驾!”

    待石虎的步辇离去,陆安忽然回过头,朝石鉴客气的点头示意,石鉴缓缓起身,微微一笑。

    看着石虎离去的步辇,石鉴心中的怨气再次涌了出来,父子之情早已一刀两断,若是可以,他愿意将这个禽兽不如的父亲千刀万剐,作为他这么多年亏欠妻儿的补偿。

    狼骑尉作为精锐中的精锐,石闵对于他们的要求也异常严苛,每日的操练时间,从鸡鸣时分一直到太阳下山。除了中间吃饭休息,其余时间一刻也不耽搁,如此高强度的操练,一般的士卒根本无法承受,但是狼骑尉的将士们却也丝毫没有抱怨。

    晌午,石闵正在给石瞻写信,忽然一名部下跑进来喊道:“少将军!不好了!出事了!”

    石闵抬起头,见那人神色慌张,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弟兄们和巡防营的人打起来了!”

    石闵一听,觉得大事不妙,放下笔提着刀就跑了出去。

    石闵带着几个随从跑向校场,同时对一名手下吩咐道:“速去擂鼓!”

    “是!”

    此时校场上一片混乱,狼骑尉数百人已经被巡防营的人团团围住,虽然巡防营的人在人数上占了优势,可是这群人不过是一些酒囊饭袋,狼骑尉数百人赤手空拳打的他们鼻青脸肿,可是尽管如此,巡防营的人却不依不饶,似乎是要置狼骑尉于死地。

    石闵见情形混乱,抄起一根长棍便冲了过去,左右开拨,想要冲开一条路,无奈情形十分混乱,石闵又不想闹出人命,试了几次都冲不过去。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而又沉闷的鼓声。

    听到这鼓声,现场开始有人停手,石闵大喊:“全部住手!”

    石闵附近的巡防营士卒这才注意到,石闵已经站在他们身边。

    “让开!”石闵右手握着长棍,对面前的巡防营人马呵斥道。

    众人惧怕石闵,纷纷让路。

    数百名狼骑尉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围住,石闵一边推开人群往前走,一边呵斥众人住手。

    直到石闵挤进去,这才发现,巡防营已经有不少人被揍趴在地,狼骑尉也有人受伤,张沐风和王冲等人一个个喘着粗气,双拳紧握,站成一个圈,彼此背靠背,虎视眈眈的盯着巡防营的人。

    看到这混乱的场面,石闵火冒三丈,大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少将军!是他们先动的手!”王冲喊道。

    石闵看了一眼王冲,这小子嘴角留着血,身上也蹭破了好几处,可是全身依旧透着一股蛮劲。

    “为何打架!”石闵看着巡防营的人,冷冷的问道。

    “大统领!明明就是这小子先撞倒我们的弟兄,我们才动的手!”一个副将模样的人指着王冲,骂道:“你个狗杂种!你倒是会恶人先告状!”

    “王冲,怎么回事?”石闵问道。

    “少将军!卑职根本就不是故意的,我牵着马从马厩出来,他们的人跟我擦肩而过,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他就倒在地上,说是我撞了他!”王冲充满敌意的看着巡防营士卒,又说道:“原本我已经说了抱歉,可是这帮人一下子就来了几十个人,把我围了起来,要我下跪磕头赔礼,我不干,他们就对我拳打脚踢!卑职气不过,就还手了!”

    王冲越说越气,脱下身上的铠甲,说道:“少将军,卑职触犯军法,甘愿受罚!”

    “少将军!弟兄们看王冲被他们欺负,就想过来解围,我们压根儿没想和他们打斗,不曾想,这帮人就像疯狗一样,见到我们就打,而且他们的人越来越多,弟兄们只能反抗!”张沐风喊道。

    听到这里,这件事石闵算是明白了七八分,这原本就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可是巡防营的人却故意拿这个做文章,挑起事端。

    “我问你,他们说的是不是这么回事?”石闵指着那个副将问道。

    “是!谁叫这小子走路不长眼睛!”那人嘴硬的很。

    石闵扔下棍子,走了过去,又问道:“所以你们就要打人是吗?”

    “这小子要是乖乖的给我们跪地磕头,赔礼道歉,不就没这回事了。”

    “呵呵,跪地磕头是吗?”石闵站在那人面前,冷笑了一声。

    那人看到石闵那冷峻的面孔,心中便怂了三分,不敢应声。

    忽然,石闵以极快的速度抬手,“啪”的一个耳光抽在那人脸上,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石闵打倒在地,众人顿时惊愕。

    那人被抽的眼冒金星,半天才恢复过来,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很不客气的说道:“统领大人是要当着我们这么多弟兄的面护短是吗?”

    石闵终于明白,今天的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昨日燕王石世的话说的没错,有人就是故意想找他石闵的麻烦。

    “我护短?”石闵冷笑道:“那我倒想问问,谁给你们的胆子在营中乱打人!”

    面对石闵的质问,巡防营的众人鸦雀无声,不敢应声。

    “无意撞你们一下,便要跪地磕头,这野蛮的道理是哪里来的!”石闵死死的盯着这个副将,说道:“我看你们就是存心找麻烦吧!”

    “杀人偿命!以牙还牙!这小子撞了人,不跪地赔礼怎么行!”人群中有人喊道。

    “大统领,弟兄们知道,这帮人是您的嫡系人马,您今日若是想偏袒他们,弟兄们也无话可说!谁叫您是大统领呢!”那人用极为讥讽的语气对石闵说道。

    就在这时候,围在旁边的巡防营人马忽然让开了一条路,石闵转身望去,原来是有几个人抬着郭越出来了。

    “副统领!”

    见郭越来了,巡防营的人全部围了过去,像是就等着郭越给他们撑腰。

    “过来!”郭越朝那个口无遮拦的副将吩咐道。

    那人连忙走上前,低下身,原本以为郭越是要说些什么,没想到郭越反手就是一个耳光,大骂道:“放你娘的屁!怎么跟大统领说话呢!大统领铁面无私,岂会偏袒谁!”

    “是是是......卑职知错了!”

    “滚一边去!再敢胡言乱语!老子打碎你的牙齿!”郭越呵斥道。

    那人连忙站到了郭越身后,不敢再吱声。

    石闵冷眼看着郭越这装腔作势的样子,没有说话,他想看看这郭越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大统领,卑职的手下不懂礼数,冒犯了大统领,请您恕罪。”郭越被扶着站了起来,两手勾着两个手下的脖子。

    郭越对石闵出乎意料的客气,这让石闵的部下有些弄不明白。

    “郭副统领,今日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石闵问道。

    “知道。”郭越笑了笑。

    “郭副统领,请随我到屋内,今日之事,你我当好好聊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