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事不宜迟
    ,更新快,,免费读!

    石世又朝那几位大臣说道:“几位大人请先回,改日咱们再议事。”

    那几个大臣倒也识趣,谁也没有多言,包括张豹在内,全部退了出去。

    “你先别急,坐下喝口水!”石世说着,亲自端了一杯水递到石闵面前。

    石闵微微点头示意,说道:“谢殿下……”

    然后仰头便大口大口的喝水,大约喝的太快,呛到了自己,石闵忍不住咳嗽起来。

    “慢点慢点!”石世提醒道。

    石闵好不容易调整好呼吸,喘着气说道:“殿下昨日说的没错!巡防营……巡防营的人今日故意找茬,伤了我的人,现在我的人命悬一线!所以侄儿才来找殿下您帮忙,没有药材,哪位弟兄必死无疑!”

    “什么!他们居然敢伤人性命!”石世惊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石闵点点头,说道:“被郭越的一个手下偷袭,匕首插进后背,几乎贯穿,伤势很重!就算找到药,也只有四成活命的机会!”

    石闵说着,狠狠的捶了一下桌案。

    “行凶的那人呢?怎么处置的?”石世关切的问道。

    “被我一掌击毙,打碎了脑袋,然后让弟兄们剁成肉泥,扔了喂狗!”

    石世一听,两腿一软,坐在了椅子上。

    “怎么了殿下。”石闵有些疑惑。

    “你……”石世话到嘴边,意识到不能责怪石闵,连忙改口道:“没事没事!你做的好!这些人嚣张跋扈,军营之中敢做这等丧尽天良之事,实在该死!”

    石闵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探着脑袋往外面看,回过头问道:“殿下,药房在哪里?我的去看看,怎么还没好。”

    “小闵啊,这才片刻功夫,找东西也得给下人们一点时间啊,你别急,越是在人命关天的时候,越不能焦躁!来来来,坐下等会儿。”石世宽慰道。

    石闵此时心里已经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是依然还是沉住气坐了下来,等候消息。

    果真没过多久,之前那个下人拎着几个布袋跑了进来,喊道:“殿下,来了!”

    “怎么样?都找到没有!”石闵和石世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上面的前五味药都有,可是后面这两味药,怕是很那难找,药房里翻遍了也找不到......”

    “那......这可怎么办!”石世一副没有主张的样子,焦急的看着石闵。

    石闵咬咬牙,说道:“我即刻进宫!”

    石闵说完,拿过那几个装着药材的袋子便走,顺口说了一句:“今日多谢殿下,时间匆忙,改日登门拜谢!”

    “小闵,你等一下!”石世连忙追上去喊住了石闵。

    “殿下有何吩咐?”石闵问道。

    石世问道:“刚刚你是不是说着方子上前三味药是一定要有的对吗?”

    “对!后面这几味药,多一味便多一分希望!”

    “这样......你且先回去,本王亲自进宫,去太医馆替你找药。”石世提议道。

    “这不合适,还是我自己去吧!”

    “什么合适不合适?你父亲不在,本王是你长辈,关键时候难道还袖手旁观?赶紧的!时间紧迫,你切莫再耽误了!就这样决定了!”石世说着,一把夺过了石闵手里的那张药方,然后对下人吩咐道:“快背马!本王要进宫!”

    “殿下,不坐马车去吗?”下人多嘴问了一句。

    “废什么话!等你们套好马车都什么时候了!快去!”

    石世关键时候表现的大义凛然,顿时让石闵感动不已。

    “你怎么还不回去!快去啊!”石世见石闵还站在面前,催促道。

    石闵郑重的行了一个礼,说道:“谢燕王殿下!”

    “好了好了,快去吧!谢不谢以后再说!”石世连忙把石闵往外面推。

    石闵飞奔出了燕王府,跨上自己的朱龙马,大喝一声“驾”,便直奔巡防营去了。

    待石闵赶回巡防营,前后已耗费大半个时辰,此时床榻上的王冲已经昏迷过去,完全没有意识。

    “大夫,这是您说的药材!还差最后两味,其余的都在这里!人怎么样了?”石闵焦急的问正在给王冲把脉的大夫。

    老大夫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这孩子失血过多,我已经行针尽量让伤口少流血,但是伤的实在太重!老夫现在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这孩子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天命了!”

    “大夫!您一定要救他啊!”张沐风急了,一把抓住大夫的胳膊。

    “退下!别添乱!”石闵呵斥道。

    “少将军,老夫话要说在前面,现在尚且不能完全确定这匕首有没有伤及内脏,虽然就目前的情况,脏器受损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但是......”

    “好了大夫,您的意思我明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您尽力而为,若是出了石闵差池,我也不会怪罪于你!”石闵拍了拍老大夫,说道:“咱们开始吧!”

    老大夫见石闵冷静而又鉴定,郑重的点点头,对张沐风吩咐道:“年轻人,赶紧去烧开水!多烧一点!”

    “好!”张沐风用力点点头,然后便跑去烧水了。

    “时间紧迫,少将军,请您留在这里帮老夫一把。”

    “好!大夫您说,要怎么做!”

    老大夫把石闵拉到床边,然后从床底拿出一捆绳子,扔给石闵,说道:“来!把他捆在床板上!”

    石闵没有犹豫,麻利的动起手来,然后问道:“大夫,他已经伤的这么重,为何还要捆住他?”

    那大夫一边把石闵带回来的药分拣出来,一边回答:“一会儿我要把匕首拔出来,一瞬间会剧痛难忍,我怕这孩子会过分挣扎,导致伤口崩裂的更加严重,所以必须捆起来。”

    石闵点点头,没过多久,便将王冲捆的严严实实。

    “大夫,好了!”石闵抬头喊道。

    “快去看看水烧的怎么样了!我把这些药材研磨一下,用于止血!”大夫头也不抬的说道。

    “好!”石闵连忙跑了出去。

    此时的王冲除了还有轻微的呼吸和心跳,已经动都不动,大夫一边捣着药沫,一边还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王冲。忽然,他放下药杵,跑到床边,抓起王冲的手给他号脉,脸色大变,连忙跑出去喊道:“少将军!快!快来!”

    石闵正在催促手下烧水,听到大夫大喊,心都揪了一下,连忙跑过来,问道:“怎么了大夫!”

    老大夫一脸紧张的说道:“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把匕首拔出来,再多等片刻,我看这孩子就熬不过去了!”

    “可是水还没有烧好!”石闵心急如焚。

    “水没好!有酒吗!越烈越好!”老大夫也急了。

    “酒!哪里有酒!”石闵喊道。

    “少将军!昨日燕王殿下送来了几坛子酒,就在您的屋里!”张沐风远远的喊了一声,便跑向石闵的屋子,又喊道:“我去拿!您快救王冲!”

    石闵一想,顿时稍稍送了口气,连忙拉着大夫进屋,说道:“事不宜迟,赶紧开始!”

    “好!”

    老大夫点点头,把捣好的药沫放到床榻边,然后拿起一把剪刀,剪开王冲背上的衣服,将伤处露了出来。

    与此同时,张沐风抱着两坛子酒跑了进来,放在床边,问道:“两坛子够不够?”

    “够了够了!”大夫匆忙回答,又对石闵和张沐风说道:“来,你们俩一人压住两肩,一人压住大腿,一会儿千万不可以让他挣扎!”

    “好!”石闵和张沐风点点头,然后按照大夫说的去做了。

    老大夫拿了一块布,揉成一团,塞进了王冲的嘴里,然后找好位置坐下,严肃的看着石闵和张沐风,说道:“准备好!要拔出来了!”

    “动手吧!”石闵郑重的点点头。

    此时,三个人均已经紧张大满头大汗,但是谁都不敢放松,三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那把插在王冲背上的匕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