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听天由命
    ,更新快,,免费读!

    老大夫双手轻轻握住刀柄,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猛的一抽,鲜血顿时溅在了他的脸上。一直昏迷的王冲,大约因为剧痛而突然清醒过来,躯体挣扎着想动,双臂青筋爆出,两眼圆睁,牙关紧咬,脸上的肌肉都抽搐着,看得出这疼痛是让他撕心裂肺了。

    王冲挣扎了几下,终究因为过度虚弱,再次昏厥过去。

    “快!把酒给我!再去打开水来!”老大夫一边捂着伤口,一边喊道。

    “你去打水!”石闵一边拎起酒坛子,一边对张沐风喊道。

    张沐风二话不说,翻身跳下床榻,跑了出去。

    老大夫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几块干净的白布,将其中一块浸入酒坛中,然后捞了出来,轻轻擦拭着伤口,昏迷中的王冲也因此疼的轻轻的哼了起来。

    大夫每擦拭几下,便换一块布,如此往复了几次,张沐风也端了一碰热水赶了过来。

    “把这几块布洗干净!”老大夫头也不抬的把东西扔给了张沐风。

    “好!”张沐风接过那几块被血浸透的布,扔到水里仔细搓洗起来,而老大夫还在用酒给王冲清洗伤口。

    “大夫,怎么样?”石闵问道。

    “万幸,这一刀没有伤到他的内脏。”老大夫擦了擦脸上的血渍,对石闵说道。

    “那是不是就没事了?”石闵暗暗松了口气。

    老大夫摇摇头,皱着眉头,说道:“不一定……这刀扎的太深,失血太多,要不是这孩子身体好,换成一般人早死了!”

    老大夫说着,又说道:“再打点热水来!清理伤口!”

    “我去!”石闵起身就走。

    三个人忙活了许久,终于把伤口清理好,止了血敷上药,然后把绑着王冲的绳子解开了。

    “大夫,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石闵问道。

    老大夫看了一眼趴在床榻上的王冲,说道:“老夫把能做的已经都做了,现在他还提着一口气,那是老天爷还不收他,至于他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的命了......”

    “刚刚用了那么多药,还不管用吗?”石闵有些焦急的问道。

    “伤的这么重,留了那么多血,谁也不敢保证一定没事啊!”老大夫叹了口气,说道:“我会给他配几副药,定时给他喂下,或许能管点用!”

    大夫说着,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提笔便写药方,忽然抬头问道:“刚刚我写的那几味药,还差两味,何时能找到?止血后两个时辰内必须服汤药,那两味药很重要!”

    “张沐风!快出去看看,燕王殿下送药来了没有!”石闵吩咐道。

    “是!”

    “大夫,您跟我说句实话,现在要他活下来,还剩下几成把握?”石闵低声问道。

    老大夫捋了捋胡子,想了一下,郑重的伸出了一只手,说道:“五成!”

    “怎么只有五成!”

    “少将军啊!说实话,老夫觉得五成恐怕都危险啊!您是习武之人,应该看得出来这孩子受的伤,分明就是行凶之人要他的命啊!”

    听到这句话,石闵真是气的火冒三丈,他真后悔今日一掌劈死了那个混蛋,让他死的太痛快!

    “若是三天以后,他能醒过来,那就应该没什么事情了,但是如果他没有醒,或者三天内伤口化脓,人开始发烧,那老夫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少将军要早作准备!”老大夫忽然提醒道。

    此时的石闵心乱如麻,他知道,大夫和自己已经竭尽全力,除非大罗神仙来了,否则只能看天意收不收王冲这条命了。想到这里石闵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

    没过多久,外面便传来了张沐风的声音:“少将军!药来了!”

    石闵一听,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未跑出去,张沐风已经带着石世到了门口。

    “小闵,药在这里!”石世将两个布袋丢给了石闵。

    石闵接过两味药,心中万分感动,“扑通”一下跪在了石世面前,说道:“殿下大恩,石闵没齿难忘!请受石闵一拜!”

    石闵说着,将药放在一边,双手齐眉,恭敬的朝石世行跪拜礼。

    石世连忙拉住石闵,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人命关天,先救人要紧!谢不谢以后再说!”

    “对对对!先救人!”张沐风倒不客气,捡起地上的药,放到大夫面前。

    老大夫一看药材已经齐全,也不敢耽搁,连忙忙活起来。

    石闵站起身,对张沐风吩咐说:“沐风,你去找几个手脚麻利的弟兄过来帮忙,这几日你们要日夜守着王冲,千万不能有任何差池!”

    “少将军放心!”张沐风郑重的承诺道。

    石闵跟着石世来到一处空地上,两人看着巡防营校场上空无一人,石世说道:“今日的事情不是小事,你还需进宫一趟,当面禀明陛下前因后果,这件事定会有人趁机上书陛下,将事情闹大,从而好浑水摸鱼!”

    “殿下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没想到,昨日您与张大人说的话,今日就应验了!”石闵愤恨的说道。

    石世看了一眼石闵,拍了拍他的肩膀,苦笑着说道:“现在你知道本王现在是处于什么境地了吧?本王若不想尽办法,怕是整个燕王府都要死在老九的手上!”

    “不瞒殿下,家父平生最痛恨的就是玩弄权术,栽赃陷害,所以想尽办法也要远离这些是非,没想到如今还是算计到西华侯府的头上来了!”

    石世摇摇头,叹息道:“你父亲性情太执拗,他早就该明白,以他今时今日之地位,想要完全置身于朝堂之外,那真是异想天开!比如今日之事,分明就是有人在谋害你们!你们不要惹是非,但是是非终会找上你们!当初本王也是与你父亲一样的心态,觉得谁当太子都无所谓,可是结果呢?卧龙山上的事情居然栽赃到本王头上来了。”

    “卧龙山上的事情,不是听说户部的刘大人已经查清楚了吗?是南边的晋国人所为,怎么……”石闵有些弄不明白。

    “晋国人?呵呵,你信吗?恐怕也就是给那些百官们的一个说辞吧!”石世笑了笑,说道:“你以为父皇心里就真的完全相信这个所谓的结果?”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王现在想想,除了庆王府,还有谁会干这个事情?晋国人?他们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呢?”石世反问道。

    石闵摇摇头。

    “所以说,本王并非愿意去蹚这淌浑水,而是为了燕王府几百条人命,必须要这么做!”石世说着,微微一笑,说道:“当然,直白的说,帝王之位谁不想要?本王也是**凡胎,真要说一点这个心思都没有,那是本王刻意掩饰了,你说对不对。”

    石闵不知道如何作答,只能尴尬的笑着点点头。

    “中原之地这百十年来,流的血已经够多了!是该让百姓有条活路了!”石世叹息道:“按照老九的性情,他当了皇帝,中原汉人就没什么活路了!但是他没有想明白,以羯族人这点人口,如何能守得住一个偌大的中原之地?说到底,天下寸土都离不开汉人!羯族人造下的杀孽已经够多了,本王只想替族人做些挽回。”

    石世的这番话,深深震撼了石闵,他没有想到,平日里这个看似和和气气的燕王,内心原来有这样的胸怀,一时间石闵忽然觉得,石世可以是赵国的未来,可以是中原汉人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