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鹬蚌相争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

    “好了,药已送到,本王也不久留了,今日的事情,你最好今日就进宫一趟,禀明陛下,千万不要等着别人恶人先告状!”石世嘱咐道。

    “今日多谢殿下的帮忙!父亲若是知道,也定会感谢殿下!”

    “行了!臭小子!真要感谢本王,以后对欣儿好一点!本王就领受你今日的谢意了!”石世笑着拍了拍石闵的肩膀。

    石世的这句话让石闵甚是尴尬,强颜欢笑的挠挠头。

    “本王看你的人个个披坚执锐,像是要打仗一样,听本王的,别与巡防营的人搞得剑拔弩张。想要搞定他们,得先搞定郭越,因为刘荣一死,郭越就是他们的主心骨。”

    “殿下说的是……”

    “还有一点,本王给你一点建议。”

    “请殿下指教。”

    “你出身将门侯府,自幼长在深宫大院,与郭越这等市井之徒打的交道少,不了解这些人的习性。对待他们要恩威并施,右手给他一个耳光,左手还不能忘了给他一锭金子!记住,市井之徒皆为无利不起早的货色,你可明白?”

    石闵恍然大悟,拱手说道:“殿下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石世笑着点点头,便跨上马,拍马而去。

    此时此刻在一处角落,两双眼睛正悄悄的盯着石闵。

    “看到了吧?石闵是想把巡防营变成燕王府的看门狗!”一个蒙着头巾的男人说道。

    “先生,请恕小人多嘴,这件事您为何不直接找郭副统领?小人不过是一个副将!”另外一个人卑躬屈膝的问道。

    男人扯下头巾,此人正是庆王府的谭渊,只见谭渊笑了笑,反问道:“我若是找郭越,还能有你荆山的出头之日吗?”

    这个叫荆山的人一想,似乎立马明白了谭渊话里的意思,连忙点头哈腰道:“小人愿听凭先生吩咐!”

    “今日校场上的事情你都知道吧?”

    “知道,马彪是郭副统领的心腹,却做了他的替死鬼!这小子,估计到死都不知道石闵会真的杀他!郭越这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还真是不择手段,连跟了他多年的弟兄都算计在内!”荆山咂咂嘴,不屑的说道。

    “我听说你跟着刘荣十多年,你二人关系甚好,你和那郭副统领却关系一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先生有所不知,马彪他们几个自小跟在郭副统领后面,几十年的交情了,小人却不市,所以终究和他们不是一路人,因此自然就......”荆山说着,尴尬的笑了笑。

    “你说的不错!你和他们确实不是一路人!否则也不会有你我现在的谈话。”谭渊意味深长的对荆山说道。

    荆山此人獐头鼠目,个子虽然不高,体格也只是属于精瘦如猴的那种,站在人群中绝对不会有人注意到他,可是谭渊却看得出,此人精明狡猾,视财如命。

    “先生有何吩咐,还请明示!”

    “荆山啊荆山,当初刘荣说你是他的智囊,今日一见果然不错,以你的头脑和本事,屈居在郭越之下恐怕不是你想要的吧?”谭渊似笑非笑的试探荆山。

    荆山似乎有些明白了谭渊的意思,于是连忙应道:“大统领死了,没人替小的撑腰,不安于现状又能如何?”

    “既然你是刘荣的心腹,你也应该知道刘荣替庆王殿下办了十年的差,所以我也不必对你隐瞒,庆王殿下现在急需一个可靠之人能够统领巡防营,继续替庆王殿下办事,话说到这里,应该不必我再明说了吧?”

    “先生的意思是......庆王殿下愿意给小人这样一个机会?”荆山试探性的问道。

    谭渊没有回答,只是朝荆山笑着点了点头。

    荆山一听,心中激动万分,自觉机会来了,强忍住内心的兴奋,假装淡定问道:“可是石闵那小子现在还是巡防营的统领,就算石闵走了,还有郭副统领在,何时才能轮到小人上位?”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理你懂吧?”谭渊问道。

    荆山用力点点头,说道:“这个道理,小人明白!”

    荆山说着,看了看谭渊,小心问道:“先生的意思是......石闵和郭越,一人是鹬一人是蚌,而小人是那渔翁?”

    “呵呵呵呵......”谭渊微微一笑,没有应声。

    荆山一看,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改口道:“不对不对!庆王殿下才是渔翁,小人只是渔翁手里的竹篓。”

    “庆王殿下没有看错人,刘荣也没有看错人,你确实是很有头脑。”谭渊笑着点点头。

    “那不知道殿下有何安排?”

    谭渊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说道:“殿下的安排在这上面。”

    荆山连忙伸手想要拿,谭渊却又缩回手,说道:“规矩你可懂?”

    荆山狡黠的笑了笑,说道:“这件事与庆王殿下无关,只是我自己的主意。”

    谭渊忽然觉得,眼前的荆山真是太有悟性了,不由得赞赏道:“很好,把这件事办好,庆王殿下会重用你的!”

    谭渊说着,终于把所谓的计划交到了荆山手里。

    “怎么样?能不能办成?”谭渊看着荆山微微皱眉,笑着问道。

    荆山笑了笑,微微点头说道:“此事有些难度,但是小人可以办到,只是小人想知道的是,冒这样的风险,庆王殿下……”

    “这个你放心,你名叫荆山,还能少了金山银山?”

    “哈哈哈,谭先生,您不愧是庆王殿下的股肱之臣,智谋过人,小人佩服!”

    谭渊镇定的笑了笑,说道:“那庆王殿下可就等着你的消息了。”

    “先生请转告殿下,请殿下放心,小人还指望着殿下赏一座金山呢!”

    荆山说完,两人相视而笑,只是这笑声似乎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石闵回到营房里,张沐风正在熬药,大夫则在一旁对照着医书小心配药。见石闵回来,张沐风连忙起身,还未开口,石闵便抬手示意他坐下,而那大夫则是头也没抬,只顾着自己手里的药。

    张沐风乖乖的坐了下来,见石闵没有说话,而且脸色不是很好,自然也不敢多问,也只能安静的熬药,时不时的悄悄看石闵一眼。

    石闵在张沐风的旁边坐了下来,只是叹了口气,依旧没有说话。

    “怎么了少将军?”张沐风终于忍不住,小心问道。

    “没什么!”石闵强颜欢笑,拍了拍张沐风的肩膀,说道:“这里你好生照看着,我进宫一趟。”

    石闵说着,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

    “现在?是宫里来人了吗?”张沐风紧张的问道。

    “没有!”石闵微微皱眉,说道:“今日之事,不能等着陛下找到我们,我必须主动去向陛下说明情况,免得有人借此生是非。你放心!我只是进宫将今日的事情如实禀明陛下!告诉将士们,不要与巡防营的人再起冲突!”

    “卑职明白!”张沐风站起身应道。

    石闵正准备离去,张沐风忽然问道:“少将军,此事要不要修书一封告知大将军?”

    石闵想了想,看了看躺在床上还昏迷着的王冲,咬咬牙,说道:“不必惊扰父亲,此事交由我来处理即可!告诉弟兄们不用慌张!天塌不下来!”

    看着石闵坚定的神情,张沐风郑重的点点头。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