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颠倒是非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

    石闵离开巡防营驻地,径直去往宫里,本以为巡防营的事情还未传到石虎那里,没想到刚刚进宫,陆安便匆匆忙忙的迎面走了过来。

    “闵公子!”陆安远远的朝石闵挥挥手。

    “陆安?”石闵有些纳闷,加快脚步走过去,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陛下命奴才去宣您进宫,没想到在这里碰上您了……”陆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显然是刚刚比较赶时间。

    “陛下宣我?所为何事?”石闵愣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看了看四周,见没人过来,于是低声问道:“今日是不是有人单独进宫面圣了?”

    陆安点点头。

    “谁?”

    “兵部尚书尤大人。”

    石闵没有想到,今日巡防营校场上的事情,会这么快就传到宫里。所以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今日的混战,绝对是有人刻意安排,目的就是找他的麻烦,让他离开巡防营统领这个位子。

    石闵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点点头,便往养心殿去了。

    “公子!”陆安连忙追上去,说道:“奴才虽然只是听了尤大人的一面之词,但是听起来事情好像很严重,一会儿见到陛下,公子言语上切莫顶撞陛下,否则龙颜大怒,于公子无益。”

    石闵微微笑道:“多谢你的提醒,我记住了。”

    陆安没再说什么,只是跟在石闵身后。

    没走几步路,尤坚便迎面走了过来,见到石闵,尤坚居然还笑着行礼:“见过闵公子。”

    石闵冷笑着没有回话,只是微微拱手,算是一个回礼,便不再搭理尤坚,朝养心殿去了。

    看到石闵那冷漠而又气急败坏的样子,尤坚的心里倒忍不住乐了起来,不由得甩了甩衣袖,朝着石闵的背影轻轻“呸”了一声,然后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背着手,不慌不忙的出宫去了。

    石闵与陆安来到养心殿外,正要进去,陆安伸手拦住石闵,说道:“公子稍候,容奴才先去禀报一声吧?”

    石闵点点头,陆安便轻轻的迈进了养心殿。

    “启禀陛下,闵公子已经在殿外侯着了。”陆安跪在地上说道。

    石虎缓缓的从里间走了出来,吩咐道:“叫他进来!”

    “是……”

    石虎刚刚坐下,石闵便一脸严肃的进了养心殿,远远的便恭敬的跪在地上,磕头行礼:“石闵拜见陛下!”

    石虎抬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石闵,微微抬手,板着脸说道:“起来吧。”

    “谢陛下。”石闵站起身,并未走上前。

    “你来的倒挺快!”石虎看着站在远处的石闵,说道:“站朕跟前来,朕有话问你。”

    石闵乖乖的听从石虎的话,走到离石虎十步远的地方站住,说道:“启禀陛下,孙儿方才正要进宫,便在宫门口碰见了陆安,所以来的比较快。”

    “你进宫做什么?”石虎故意问道。

    “回陛下的话,今日巡防营出了点状况,孙儿觉得,既然陛下让孙儿统帅巡防营的人马,那出了事情应该第一时间禀报给您。”

    “你还算有些分寸,知道主动向朕禀报。”石虎脸色稍稍有些缓和,问道:“说说看,今日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才孙儿在宫门口碰见了兵部尚书尤大人,他应该已经跟陛下禀报过了吧?”

    “你个混账东西!朕要你说,不是让你反问朕!”石虎突然骂道。

    石闵拱手行礼说道:“陛下恕罪,孙儿失言。”

    “行了行了!朕现在懒得听你慢慢说!”石虎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打断了石闵的话,问道:“你为何要杀一个副将?”

    “陛下之前不是给了孙儿临机专断,先斩后奏的权利吗?”石闵问道。

    “所以你小子毫不犹豫的把人给杀了!听说还叫你的手下把那人剁碎了喂狗!是不是这么回事!”

    “是。”石闵毫不掩饰的说道:“这人该死!孙儿现在真是后悔,当时一掌劈了他实在可惜!应该把他千刀万剐!”

    “你个混账东西!住嘴!”石虎被石闵气的哭笑不得,骂道:“你还来劲了!多大点事,你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人给剁成肉泥!亏着朕还在满朝文武面前夸你如何如何,是个可造之材,这话说出去还没两天!你就狠狠把朕的脸给丢尽了!”

    “陛下不要听信他人一面之词,孙儿认为这件事,孙儿没有给陛下您丢脸,反而给您长脸了!”石闵噘着嘴说道。

    “呵呵,朕还真是奇了怪了,来来来,你倒是给朕说说,怎么就给朕长脸了!”

    “首先孙儿想澄清一件事,今天在校场上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孙儿若不下此重手,如何能威慑他们?”

    “少跟朕说场面话!你小子是为了袒护你的部下!当朕不知道?”石虎指着石闵斥责道。

    面对石虎的责骂,石闵毫不畏惧,说道:“自从孙儿接管了巡防营,就无时无刻不想着尽心尽力让巡防营变得骁勇善战,并且完全忠心于陛下!”

    石闵说着,偷偷的瞄了石虎一眼,见石虎听的还算顺耳,又说道:“可是孙儿待在巡防营的这些日子,发现巡防营的士卒实在是军纪涣散,操练不足!所以儿臣不得不使用雷霆手段,严格要求他们,先是禁酒,禁赌,恢复每日两次的操练。但是这些人懒散惯了,有人心存不服,便趁机寻衅滋事,殴打孙儿的部下……”

    “停停停,什么殴打你的手下,明明是你的人先冒犯了他们!”

    石闵一听,便明白了尤坚在这件事情的起因上颠倒是非,不免冷哼一声,说道:“孙儿觉得,有小人蒙蔽了陛下的圣聪,在陛下面前颠倒是非黑白。明明就是那人带着巡防营的人找茬,原本就是一件很小事情,他们却借口羞辱,殴打,孙儿的其他部下见此情况当然要拉架,他们却号召了几千人围攻这区区几百人,不是故意的又作何解释?”

    “他们打人,不是也没占到便宜吗?朕听说你还叫被打的那小子打回去!你一个巡防营统领!哪来的这这身草寇习气?谁教你的?”

    石闵撇了撇嘴,低声说道:“陛下您教的……”

    “放肆!别跟朕没大没小!”石虎对石闵真的是气的拿他没办法。

    “孙儿从小就记得陛下的话,有仇报仇,有恩报恩,而且巡防营那些人明明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却还自视甚高,孙儿当然要给他们一点教训!而且被打的那个部下,对那个副将已经手下留情,只是一招把他打翻在地,便及时收手,孙儿也未曾怂恿他继续打人,谁知道那人居然乘人不备,从背后偷袭,一刀扎进人的后背,分明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要伤人性命!孙儿作为巡防营统领,岂能对这等暴行坐视不理?”

    “所以你就把那人杀了!还剁碎喂狗!”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更何况是在军营之中,不杀他,孙儿还如何有威信?还如何如何号令他们?”

    “你的部下不过是个寻常汉人,你干嘛要用那副将的命抵一个汉人的命!朕是给了你先斩后奏的权利,但不是让你这么草率的处理这件事!”

    “陛下!孙儿的这位部下也是您的子民!他跟随孙儿远征匈奴,立下汗马功劳!前次北上雁门关,转战千里,斩敌万余人,就因为是有他带路。他是汉人怎么了?那个副将是陛下的族人,可是平日里除了在邺城横行霸道,可曾上过战场?可曾为陛下的江山立下什么功劳?什么都没有!这等空吃皇粮的蛀虫,留着做什么!不如孙儿送他早日重新投胎做人!”石闵说着,眼神里满是凶狠之色。

    “那你可曾记得朕下过法令!汉人和羯族人是不能同等的!你这是要朕失信于天下?嗯?”

    “陛下恕罪,孙儿记得!”

    “记得你还敢这么干!你个臭小子!是不是以为朕疼爱你,就不会惩罚你!”

    石闵义正言辞的回答:“陛下的教诲,孙儿铭记于心,但是有句古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孙儿既然是军人,就要严格执行军法!只有这样,才能为陛下打造出虎狼之军!”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