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精辟之言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

    石闵忽然反应过来,说道:“陛下,您这是还要我当巡防营统领?”

    “暂时没有人接替,自然还是你来!”石虎瞪了一眼石闵。

    “不是......”

    就在这时候,陆安前来禀报道:“启禀陛下,文大统领回来了!”

    石虎问道:“人呢!”

    “人在殿外候着。”

    “宣!”

    “是!”

    片刻之后,文苍带着一个年近花甲,头发花白的老者走了进来。一进大殿,那老者似乎就很是紧张,没走几步,走两腿一软,跪在地上喊道:“小人拜见陛下!”

    “上前一点!朕看不清。”石虎缓缓起身,对家老者吩咐道。

    那人连忙起身,又往前行了十几步,被文苍抬手拦住,说道:“就跪在这里即可。”

    老者点点头,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朕听说你在大理寺做了近四十年的令史?巡防营郭越的尸身你也检查过?”

    老者恭敬的点点头,回答:“回禀陛下,小人胡福,在大理寺当差三十六年有余。巡防营副统领的尸身,丑时左右送来的时候,小人细细的看过。”

    “为何你记录的情况与大理寺监萧力呈上的记录不一样?”

    “这次的尸检,小人并未直接参与,只是一直在旁边打下手而已,至于萧大人为何会得出与小人不一样的结论,这就无从得知了......”

    “郭越断肢的刀口,有反复砍削的痕迹,你说是行凶之人刀法和臂力不济所致,而萧力却说,这反复砍削的痕迹,极有可能是用刀的高手刻意为之,为的就是掩盖自身,你如何看待这个说法?”

    胡福有些犹豫道:“额......小人不敢说......”

    石虎猛的拍了一下桌子,骂道:“大胆!朕的面前,说话还敢支支吾吾!”

    “小人不敢......”

    石闵看到胡福这胆小害怕的样子,大约明白了什么,于是低声对石虎嘀咕了两句。石虎恍然大悟的样子,清了清嗓子,说道:“你放心大胆的说!朕保你家小无恙!”

    胡福一听石虎给出了这样的承诺,连忙磕头喊道:“小人谢陛下大恩!”

    胡福直起身,缓缓说道:“小人在一旁细细的看了郭越的尸身,根据小人的判断,郭越的致命伤是脖子上那一刀,而且这一刀是在郭越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刀砍下,若是行凶者刀法和臂力过人,那郭越应该人头落地,而不是如此藕断丝连。再者,四肢的刀口粗糙,刀法凌厉者,纵然刻意掩饰,也不会做到刀刀都不落在同一个位置,而导致切口之处的骨肉糜烂不堪,因为出刀之时,力道与落刀的位置会因为用刀者的本能而难以刻意掩饰。陛下和闵公子都是习武之人,对刀法的领悟想必比小人更精,这样粗糙的伤口,绝非用刀的高手留下的。”

    “你怎么知道郭越脖子上那一刀,是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砍的?”石虎有些不解。

    “回禀陛下,郭越的身上有杖刑留下的伤,受了杖刑的人必定无法躺着,只能趴在床上。而落刀的角度和位置,恰好是后脑下方往咽喉的方向,由此可以判断,郭越被砍之时,依旧是趴在床上,头朝下。若是郭越知道对方要杀他,那么就算郭越有伤在身,也断不可能没有挣扎,但凡郭越有一点挣扎,那就不可能留下那样的刀口,应该是从脖子的两侧砍下更为合理。”

    胡福的分析,让石虎和石闵对这个老者刮目相看,所有的证据在胡福这里,都得出了最为合理的解释。

    “小闵,他描述的情况,和你看到的是不是一致?”石虎问到。

    石闵点点头。

    “陛下,您可以看一下萧大人呈上的卷宗,对于郭越死状的描述,应该和小人说的一致,只是得出的结论不一样而已。”

    石虎连忙翻阅了萧力呈上的卷宗,在开头部分,对于郭越死状的记录,和胡福说的果然一致。

    “想不到小小的大理寺监,还有你这样的人才。”石虎情不自禁的夸赞道。

    胡福连忙磕头说道:“小人谢陛下夸奖!”

    “那依你看,杀郭越的会不会是眼前的这位闵公子或是他的手下?”石虎故意问道。

    胡福毫不犹疑的回答:“不是!”

    石虎瞥了一眼石闵,对胡福说道:“你是不是心中胆怯,不敢说实话?”

    胡福额头贴地,说道:“并非小人不敢说实话,而是小人觉得,不会是闵公子或者他的部下。”

    “为何?”

    “小人认为,郭越脖子上的那一刀致命伤,是在郭越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行凶之人突然发难,所以不会是闵公子或者他的部下,除非......”

    “除非什么?”石虎问道。

    “除非行凶之人和郭越早就相熟,郭越毫无戒心,那就难说了......”

    石虎听到这里,胡福的意思已经大概明白,于是喊道:“胡福。”

    “小人在!”

    “你不愧做了这么多年的令史,分析问题很有见解,朕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胡福连忙回答:“小人不需要任何赏赐!”

    “不要赏赐?那朕给你加官进爵!”

    “小人无功不受禄,陛下恩典,小人不敢接受。”胡福说着,郑重的磕了一个头。

    面对不要名利的胡福,石虎倒是觉得有些稀奇,笑着说道:“别人都是天天做梦都想着朕给他加官进爵,赐金赏银,你却什么都不要,还真是稀奇!”

    “小人说这些话,只是因为小人干的是这行营生。这人已经死了,若不让死因之真相大白于天下,怕是死者九泉之下也无法安宁!”

    “你倒是让朕对你刮目相看了!不过朕既然说了赏赐你,君无戏言,总不能收回吧?”

    胡福愣了一下,再次磕头说道:“陛下若真要赏赐,那小人不要金银,也不要加官进爵,只秋陛下放小人一家老小安全离开邺城,如此便好。”

    石虎一听胡福的要求,更加疑惑了,问道:“离开邺城?怎么?留在邺城好吃好喝的,不愿意?”

    “小人今日之言,图了一时之快,却得罪了权贵。小人一家命贱,如同蝼蚁一般,留在邺城,怕是更加无法安生,所以小人恳请陛下允许小人带着家小,悄悄离开邺城,小人只图一个平安。”

    胡福的恳求,让石虎大吃一惊,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相貌平平,衣衫破旧的人,居然这么与众不同。

    “陆安!”

    陆安连忙走上前来:“奴才在!”

    “即刻派人,把胡福的一家老小接到城外安顿好。”

    “奴才遵旨!”

    “还有!去内府领些银两,送他出宫!让他和他的家小团聚!”

    “是!”

    胡福听到石虎的安排,顿时感激涕零,连连磕头,大呼:“多谢陛下恩典!多谢陛下恩典!”

    石虎朝陆安挥挥手,陆安识趣的带着胡福退了出去。

    看着胡福的离去,石闵的心里总算稍稍松了口气,他回头看着石虎,还未来得及开口,石虎便吩咐道:“你暂且回去,巡防营的事情,朕会派人详细追查!”

    石闵原本以为石虎还会跟他商量什么,听到石虎打发他走,于是连忙起身行礼:“孙儿告退!”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