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法不责众
    ..,冉魏大帝

    刘贵妃的话,让石虎眼前一亮。石鉴虽然是他的儿子,但从未让他正眼看过,以至于他几乎忘了诸子之zhong,还有一个叫宁王的。

    不过石虎终究还是有些疑虑,于是他问刘贵妃:“石鉴在朝zhong一无名望,二无地位,让他去做这个统领,怕是镇不住吧?巡防营那群人能服气?”

    “陛下不必多虑,在赵国,任何人的名望和地位,不都是陛下您给的吗?”

    石虎微微点头:“爱妃说的有理。”

    “至于巡防营的那些人服气或者不服气,臣妾认为以宁王的脾气性情,就算不能镇住他们,也不至于闹出现在这样的乱子吧?”

    “何以见得?”

    “陛下您想啊,这宁王几十年不受宠,虽然没有半点实权,却也不曾被人欺辱,这说明宁王处事圆滑,不与人结仇。相比之下,在与巡防营的那些人打交道方面,臣妾认为,宁王会显得比小闵那孩子更加老道干练。现在巡防营副统领已死,七名副将只剩下六个,这些人肯定都想上位,但是谁都不服谁,与其这样,不如让宁王这样的人去调和一下。”

    “朕对这兔崽子几斤几两一点底都没有,就目前看来,你分析的倒也没有错,看来朕要考验一下他!”

    “其实,宁王殿下能力究竟如何,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会对陛下忠心,养狗就得养听话的狗,陛下您说呢?”

    “哈哈哈哈。”石虎闻言大悦,搂着刘贵妃狠狠的亲了两口,说道:“爱妃真是聪明伶俐!原本令朕烦闷的事情,到了爱妃这里,就豁然开朗了!真不愧是朕的贤内助!”

    “陛下真这么觉得?”刘贵妃搂着石虎的脖子问道。

    “那是自然!”石虎话音刚落,抬起头,正好看到了小香,然后见蕙兰宫里的婢女们一个个都穿的和往日不太一样,问道:“爱妃,怎么你这里的婢女,今日都把衣服穿的这么严实?”

    “哼!还不都是因为陛下您眼睛不老实!”

    石虎尴尬的笑了笑,问道:“朕哪有不老实?”

    “你当臣妾昨天没看见呢?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丫头的胸口!哼!”

    刘贵妃说着,背过身不理石虎,小香见状,连忙退了出去。

    尤坚满是焦虑的回到府里,径直去了谭渊容身的密室。

    “谭先生。”尤坚在外面轻轻叩门。

    片刻之后,只听得“吱嘎”一声,密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谭渊看了一眼外面,确定四下无人,然后低声说道:“进来说话。”

    尤坚点点头,随着谭渊进了屋子。

    一进屋,尤坚就焦急的说道:“谭先生,咱们的计划看来要落空啊!”

    “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谭渊似乎并不着急。

    “郭越的死,陛下好像并不相信是石闵和他的人干的!张豹那个该死的,不知道从哪搞来了大理寺监的一个令史做的记录,愣是把这件事和石闵撇清了关系!”

    “陛下听说郭越被人杀了,什么反应?”谭渊问道。

    “自然是龙颜大怒!”尤坚有些不太明白谭渊的意思,问道:“先生怎么就一点不着急?”

    谭渊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尤坚,而是问道:“刘远志今日说了什么?”

    “刘远志向陛下进言,说最近巡防营三番两次的出乱子,根本原因是羯汉不和......”

    刘远志“哈哈”大笑道:“刘远志这几句话,倒是帮了咱们不少的忙啊!”

    “先生似乎已经胸有成竹?”

    “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还有什么可着急的?”谭渊笑着坐了下来。

    尤坚很是费解,连忙坐在了谭渊身边,问道:“先生何意?我怎么不太明白呢?”

    “你刚刚不是说了吗?陛下听到这个消息后龙颜大怒!刘远志也已经把问题的根源说了出来,剩下的事情,就不必咱们操心了!”

    “为何?”

    “尤大人你想想看,这件事的真相,对于陛下来说有那么重要吗?”

    尤坚一脸迷惑,似乎还是不懂谭渊的意思。

    谭渊无奈的摇摇头,说道:“真相怎么样其实根本不重要,就算这件事真的是石闵干的,陛下是会杀了他还是怎样?都不会!若不是他干的,陛下也无心去追查到底,毕竟咱们这位陛下,本身也是残暴嗜杀之人,死个把几个无关紧要的人,陛下根本不会那么在意。龙颜大怒的真实原因,不是郭越死了,而是巡防营又出乱子了!陛下真正想要的,是一支能乖乖听话,只忠心于他的巡防营,而不是三天两头出乱子的巡防营!”

    “郭越死了,和巡防营出乱子不是一回事吗?”尤坚疑惑的问道。

    谭渊摆摆手,说道:“尤大人,你对于看门的狗是什么毛色很在意吗?”

    “谁会在意那个?只要能看门就行了!”

    “看门狗被人打死了,你会为狗伤心难过吗?”谭渊问道。

    “那自然不会,不过我肯定会异常恼火!”

    “为何恼火?因为狗死了?”

    尤坚摆摆手,说道:“当然不是,那是因为打狗的这个人想进我的府邸!意图不轨!”

    尤坚说道这里,谭渊笑着问道:“大人这下该明白了吧?”

    此时,尤坚恍然大悟,连连称赞道:“先生果然足智多谋!我这下明白了!”

    “就算陛下认定这件事是巡防营的内鬼做的,又能如何?俗话说法不责众,更何况那一万多巡防营多为羯族人,眼下赵国兵员本来就不足,陛下断不可能杀了他们。毕竟看门的狗不一定要多凶狠,能叫唤两声吓唬人也就可以了,尤大人你觉得呢?”

    “先生说的在理,怕就怕陛下不会想到这一点......”

    谭渊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个问题,尤大人就更加不需要担心了,贵妃娘娘知道该怎么做,怎么说。”

    “但是这次可能要把萧力搭进去了!”尤坚叹息道:“张豹这老小子还真有些手段,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从大理寺内部找到缺口!”

    谭渊抿着嘴唇,微微摇头,说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张豹能这么快就找到替石闵洗白的证据,绝对不是偶然!”

    尤坚有些吃惊道:“难道这老小子在大理寺内部还有眼线?”

    “依我看,十有**是这么回事!”谭渊瞥了一眼尤坚,说道:“尤大人,张豹可比你想象zhong要狡猾的多!”

    “这老小子!天天跟我作对,早晚......”

    谭渊没有听尤坚骂骂咧咧,打断了他的话,镇定的说道:“说不定你的府里,也有他的眼线!”

    “不可能!”尤坚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谭渊的话。

    “尤大人,话别说的那么绝对!”谭渊不慌不忙的拎起一壶酒,说道:“张豹能在十年内从一个无名小卒做到如今的礼部尚书,没有一点本事,你觉得可能吗?”

    尤坚很不屑的说道:“那是他走狗屎运!”

    谭渊微微一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尤大人!你太小看张豹了!”

    尤坚是武夫出身,对于张豹这等只会耍嘴皮子的人,向来是看不上眼的。这时候,谭渊又说道:“论心思缜密,论阴谋诡计,张豹恐怕只会在我之上!尤大人,你觉得这是一个能小觑的角色吗?”

    尤坚的心里其实也明白,张豹的诡诈确实非他所能及,只不过是他自己的自尊心作祟,嘴上不肯承认而已。面对谭渊的反问,尤坚脸色有些尴尬。

    “好了!尤大人,你也别闲着了,去把萧力的家小安顿好吧!这是庆王殿下的意思。”

    尤坚点点头,转身出了密室。

    还在找”冉魏大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