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深夜造访
    ..,冉魏大帝

    石鉴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巡防营统领之位,可以说比他想象之zhong的更顺利一点,但是就算这样,他对石虎的憎恶之情丝毫没有减少,只因为石虎那一句羞辱石鉴母妃的话。

    石鉴回到宁王府已经是戌时三刻左右,高尚之还在等候他的消息,见屋内尚有烛光,石鉴便猜到了高尚之还在,于是轻轻推门而入,行了半礼,笑着问道:“大人,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回去?”

    看到石鉴,回来,高尚之连忙想要起身。大约是坐的时间太久,高尚之的腿脚似乎有些发麻,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把石鉴吓了一跳。

    石鉴连忙上前搀扶,关切的问道:“您这是怎么了?”

    高尚之笑着摆摆手,宽慰道:“没事没事,这人上了年纪,腿脚不利落,坐的时间一长,就容易腿脚麻木。”

    高尚之说着,被石鉴扶着站了起来,然后靠着墙,一手揉着自己的腿,一边说道:“殿下放心,老臣好的很。”

    “夜已深了,大人该早些回去歇着。”

    高尚之抬起头,问道:“巡防营的事情,不知怎么样了?”

    石鉴微微一笑,从身后拿出了一道圣旨,递给了高尚之。

    “这是什么?”高尚之疑惑的问道:“莫非成了?”

    石鉴把圣旨塞到高尚之手里,说道:“大人看看便知。”

    高尚之连忙打开圣旨,一看,脸上先是充满欣喜之色,随之又凝重起来。

    看到高尚之脸上表情的变化,石鉴问道:“大人在担忧什么?这正是本王想要的,您不是应该开心才是吗?”

    “原本殿下的计划zhong并无这一步,一切都可以悄然进行,现在虽然这巡防营统领是拿在了自己手上,却也是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高尚之说着,把圣旨还给了石鉴,背着手,叹息了一声,说道:“事已至此,老臣再多说也是无益,巡防营这个烫手山芋,既然接住了,咱就不能再扔了。”

    “大人不必如此担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等得大人你已经头发花白,难道再等二十年?”石鉴面色凝重的看着高尚之,又说道:“本王不想再等了!老不死的已经活的够久,大人你也已经隐忍了太久太久!咱们失去的东西,是时候拿回来了!”

    高尚之点点头,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什么事?”石鉴问道。

    门外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启禀殿下,庆王府的谭渊来了。”

    石鉴问道:“人在哪里?”

    “回禀殿下,就在府外!”

    “殿下,庆王府的动作可够快的。”高尚之对石鉴说道。

    石鉴冷笑一声,说道:“再慢一点,倒不像庆王府的一贯的作风了!”

    高尚之拱手行礼,说道:“那老臣先走一步!”

    石鉴点点头,说道:“大人慢走!”

    高尚之离开之后,石鉴便亲自去了大门口迎接,大门一开,只见一个人身披黑色斗篷,背对着宁王府的大门。

    听见身后的动静,那人便转过身来,来人正是谭渊。

    石鉴很是客气的大开府门,侧身引路,说道:“哎呀!谭先生深夜造访,小王有失远迎!来来来,里面请!”

    谭渊微微一笑,说道:“宁王殿下客气了,请!”

    进了宁王府,借着昏暗的灯笼zhong的烛光和朦胧月色,谭渊四下打量着宁王府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看着谭渊缥缈不定的眼神,石鉴假装没有看到,只是笑呵呵的引路闲聊,而谭渊则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

    两人迈进前厅,谭渊看着屋里几根已经色泽剥落的柱子,笑着叹息道:“谁能想到堂堂的宁王殿下,居然过着这等寻常人家的清贫日子。”

    石鉴有些尴尬的笑道:“让谭先生见笑了,所谓凤栖梧桐,雀居泥巢,寒舍与庆王府比起来,那是天壤之别。毕竟小王与你家殿下想比,也是如同星辰与日月一般。”

    谭渊平日里几乎没有与石鉴打过交道,在他的印象里,石鉴不过是一个懦弱无能之徒。不过就刚刚短短几个句话的交流,谭渊倒觉得这个看似废物的宁王,似乎还有一点头脑。

    “宁王殿下真是自谦了,庆王殿下与殿下您手足情深,若是早知道殿下过得如此清贫,庆王殿下肯定于心不忍。”

    “庆王殿下客气了。”石鉴略显拘谨的笑着,忽然激动的对谭渊说道:“对了,今日陛下忽然宣我进宫,谭先生想必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吧?”

    谭渊微微一笑,回答:“知道,小人正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啊?难怪!我就说呢!陛下怎么会忽然让我去当巡防营统领,看来是庆王帮的忙!”石鉴说着,不知为何在自己身上翻找着什么,原本就略显寒酸的衣服,更是凌乱邋遢。

    谭渊眼神zhong有些鄙夷的看着石鉴,问道:“殿下在找什么?”

    石鉴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谭渊,说道:“没......没找什么......”

    谭渊看着石鉴翻找了好一会儿,终于松了口气,伸出手说道:“找到了。”

    谭渊低头一看,原来石鉴找了半天,就是为了一小锭银子。

    石鉴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那锭银子塞给谭渊,说道:“谭先生不要嫌弃,我实在是囊zhong羞涩,这点小钱,就当我请先生喝口小酒吧。”

    面对石鉴这看似可笑的讨好,谭渊显得有些无奈,推却道:“殿下客气了,这钱,小人就不拿了,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石鉴面露难色,尴尬的说道:“莫不是谭先生嫌弃?”

    谭渊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小人替庆王办事,岂能收受宁王殿下的好处,这要是让庆王殿下知道了,还不得扒了小人一层皮?”

    “说来惭愧,这宁王府实则家徒四壁,往后若是有机会,定要向谭先生好好道谢,只是庆王殿下那里,还要指望先生你多多美言呐!”

    看着石鉴一脸真诚而又奴颜婢膝的样子,谭渊的内心此时此刻无疑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假装客气的对石鉴说道:“殿下不必客气。”

    谭渊说着,从身后取出了一个袋子,递给了石鉴。石鉴接过来才发现,这袋子沉甸甸的,似乎是装了不少东西。

    “这是什么?”石鉴疑惑的看着谭渊。

    谭渊笑了笑,说道:“这是庆王殿下念及手足之情,给您备的一份薄礼,庆贺宁王殿下你坐上巡防营统领这个位子。”

    石鉴连忙打开一看,袋子里装的,原来是几十颗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惊的石鉴当场脸色大变,连忙把袋子还给了谭渊,说道:“我的天呐,这么贵重还算是薄礼?不行不行,我不能要!先生请转告庆王殿下,这份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礼实在贵重!我绝对不能收!”

    谭渊笑着,不慌不忙的又把袋子塞到了石鉴手里,说道:“这二十颗东珠,是庆王殿下的一番心意,宁王殿下就这么拒绝,小人也不好交差啊!”

    石鉴面露难色:“这......”

    “殿下就收着吧。”谭渊看着石鉴,又说道:“对了,庆王殿下有句话,要小人代为转达。”

    石鉴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的问道:“什么话?先生请说!”

    “庆王殿下说,他与宁王殿下手足情深,但皆受朝zhong居心叵测之人的排挤。现在宁王殿下当上了邺城巡防营的统领,庆王殿下希望宁王府和庆王府能够同气连枝,相互扶持,日后必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还在找”冉魏大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