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冉魏大帝

    “少将军,宁王殿下头一天上任,便与巡防营的这些人饮酒作乐,这样未免有失体统。”张沐风对正在给王冲喂药的石闵说道。

    石闵不慌不忙的给王冲擦了擦嘴,将碗放到一边,说道:“现在巡防营统领是宁王殿下,怎么做是他的事情,与我等无关。”

    “卑职真是不明白,陛下为什么叫宁王这样的人来做巡防营的统领?此人一不懂武艺骑射,二没有领兵打仗,看上去wen质彬彬,手无缚鸡之力,让他……”

    “谁告诉你宁王殿下手无缚鸡之力了?”石闵打断了张沐风的话。

    张沐风一愣,问道:“难道咱们这位宁王殿下还会武艺?”

    石闵冷笑一声,说道:“依我看,这位宁王殿下不但会武艺,而且武艺绝对不若。”

    “少将军怎么知道?”张沐风很是吃惊,问道:“您见过他出手?”

    “当然没有,我与宁王殿下从无往来,又怎会见他出手?我那是猜的。”

    “猜的?”

    石闵见张沐风不明白他的意思,解释道:“你没有看到他的双手掌心满是老茧吗?若非常年舞刀弄枪,又怎么会留下这样的痕迹?”

    张沐风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少将军,您还真是观察入微,可是为什么这宁王殿下会武艺,却没有人知道呢?”

    “宁王殿下向来不与任何人结交,行事极为低调,旁人又怎会得知?不夸张的说,他与父亲名为兄弟,但是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踏进过宁王府。”

    “原来如此……”

    “好了,你去让弟兄们都把行囊收拾一下,明日一早便把王冲送到西华侯府,然后前往河西。”

    “是!”

    “回来!”

    “少将军还有何吩咐?”

    “我没记错的话,刘远志大人今日已经出发,陛下命我与他同行,你派人修书一封,告知他我明日率五百狼骑尉赶上!”

    石闵话音刚落,床上的王冲忽然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少……少将军……”

    石闵和张沐风听到王冲的声音,这才发现,王冲已经醒了。

    “王冲,你小子终于醒了!”张沐风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王冲艰难的笑了笑,还不忘笑话张沐风:“你……哭个屁啊……你还没有打赢我。”

    听到王冲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要跟他比试,立马破涕为笑,擦了擦眼泪,说道:“不用打了!我认输!”

    王冲面露欣喜的笑了笑,脸色依旧苍白。

    “感觉怎么样?”石闵问道。

    王冲吸了一口凉气,艰难的说了一个字:“疼……”

    “知道疼就好,你可终于醒了!”石闵说道。

    “是不是……要……要打仗了……我也要去。”

    “你好生歇着,没打仗,弟兄们只是要出趟远门,过几天就回来!”

    “你们去哪里……”

    张沐风打断了王冲的话,说道:“好了好了,你别说话了!兔崽子,你可吓死我们了!”

    看到王冲醒来,石闵和张沐风那悬了几天的心终于落了地,而王冲因为失血过多,没说几句话又睡过去了。

    入夜,邺城的一个僻静角落,出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人。

    “谭先生,你要我办的事情,我可都办妥了,而你承诺我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做到。”

    说话的正是荆山,他有些不悦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而此人正是谭渊。

    谭渊转过身,不慌不忙的说道:“荆山兄弟,你急什么?亲王殿下许诺你的事情,自然不会食言。”

    “那巡防营统领的位子,落到了宁王头上,这是怎么回事?我可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制造了混乱,赶走了石闵那小子,结果却让宁王占了便宜,依我看这件事是你们事先安排好了的吧?”

    “荆山兄弟的意思,是要责怪庆王殿下了?”

    荆山冷笑道:“岂敢岂敢!我荆山不过是一个小角色,一切都还是庆王殿下说了算。”

    “听荆山兄弟的口气,好像心zhong有些不满嘛?”谭渊倒也没有翻脸,对身后的两个人吩咐道:“把东西拿上来!”

    谭渊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两个人,一人捧出了一个锦盒,荆山的目光便直勾勾的落在了那两个锦盒上。

    “荆山兄弟,你放心,庆王殿下答应的事情,绝对不会食言,这些小玩意儿就当是兄弟这次的辛苦费吧。”谭渊说着,微微抬手,两个随从打开了两个锦盒。

    荆山定睛一看,满满的两盒珠宝。

    “给我的?”荆山看的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没错!就是给你的!”谭渊笑着,对荆山说道:“如何?没有亏待你吧?”

    荆山忍住内心的激动,假装淡定道:“只是这向来深居简出的宁王,忽然做了巡防营统领,我这心里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荆山兄弟,来日方长,巡防营统领之位,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谭渊笑了笑,问道:“若是现在让你去当这个巡防营统领,你觉得其他五个副将能同意吗?到时候就算你做上了巡防营统领,这位子怕是也坐不安稳吧?”

    谭渊的几句话,戳zhong了荆山的内心,他说的一点没错,荆山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若是他这个时候上位,怕是会成了众矢之的。

    见荆山没有答话,谭渊走上前,拍了拍荆山的肩膀说道:“荆山兄弟,只要你好好干,巡防营统领这个位置早晚是你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替庆王殿下好好监视宁王的一举一动,若是他对亲王殿下有半点异心,你要及时通知我。”

    荆山有些不解,说道:“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庆王殿下既然对这位宁王这么不放心,又何必要让他当上这个巡访营的统领?”

    “亲王殿下自然有自己的考虑,这不是你我该操心的事情。”

    “恕我直言,这么多年来,这宁王殿下在邺城,一无名望,二无才德,庆王殿下怎会用这样一个人?”荆山说道。

    “宁王不过是我们庆王殿下的一条狗,养狗只需要这条狗听话就好,只要关键时刻能叫唤两声,不必太精明!”

    “喔?是吗?我倒觉得这宁王不是一条安分守己的狗。”

    “何以见得?”谭渊问道。

    “呵呵,我只是这么觉得而已,随口说说。”

    谭渊自信的说道:“是不是安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拴狗的链子,握在庆王殿下手上,只要这跟狗链在,那这条狗就撒不了野,荆山兄弟,你觉得呢?”

    荆山微微一笑,答道:“庆王殿下果然有手段,在下佩服!佩服!”

    “行了,这以后的日子,就辛苦兄弟了。”谭渊对荆山鼓励道。

    “只要有金山银山,愿凭庆王殿下差遣!”

    “如此便好!”

    夜色朦胧,谭渊和荆山在此僻静之处各取所需,殊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就被躲在暗处的一双眼睛看的清清楚楚。

    石鉴已经搬到了巡防营统领的屋里,他看着宽敞的屋子,倒还觉得有些满意。

    忽然,一个人轻轻敲响了石鉴的门。

    石鉴吩咐道:“进来!”

    外面的人推门而入,进来的正是石鉴的手下。

    “有什么发现?”石鉴问道。

    “启禀殿下,属下发现了一个情况,庆王府府的人果然与巡防营有勾结!”

    “这是意料之zhong的事情,如果没有庆王府,巡防营近来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动静?”石鉴冷笑一声,又问道:“与庆王府暗zhong有往来的是谁?”

    “禀殿下就是那个叫荆山的副将。”

    “哦?是他。”石鉴笑了笑,说道:“本王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是!”

    还在找”冉魏大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