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 ,冉魏大帝

    “三弟,请。”

    石鉴连忙引路。

    石世跟着石鉴进了巡防营的大门,一边走一边打量着石鉴。

    石鉴有些尴尬的笑道:“二皇兄为何一直盯着我看?莫不是今日小弟衣着有什么问题?”

    石世笑了笑,说道:“衣着没有问题,就是略显寒酸了一点,你现在好歹也是巡防营的统领,还是要给自己置办几身像模像样的衣服。”

    石鉴答道:“小弟清贫惯了,更何况军营之中,无需穿的过于华丽。”

    石世看着正在校场上操练的士卒们,问道:“怎么样?这巡防营统领还当的习惯吗?”

    “回皇兄的话,还在适应当中……”

    “我看你这干的也不错嘛!”

    “哪里哪里,二皇兄过奖了……”

    石世指着校场上操练的人马,夸赞道:“你看看,三弟啊,你从未领过兵打过仗,这训练部下也是有模有样嘛!”

    “小弟惭愧,其实这些都是几位副将的鼎力相助!小弟哪懂那么多……一切事务尚在熟悉的过程中。”

    “宁王殿下过谦了,下官可听说这巡防营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之前闵公子恩威并施,也不曾让他们服服帖帖。宁王殿下今日是到任的第二天,看情况已然是将巡防营收服,不管殿下用了何种手段,下官都佩服不已。”

    张豹的话,明里暗里已经十分清楚,他就是想看看这样的试探,石鉴会作何反应。

    一旁的石世也微微点头,对石鉴说道:“张大人说的可一点没错,三弟,你还真是让为兄刮目相看啊!”

    石鉴自然明白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是何居心,于是笑呵呵的装傻充愣道:“手段?我哪有什么手段?皇兄和张大人真看得起我,哈哈哈……”

    张豹和石世看到石鉴“哈哈”发笑,愣是没有作出半点回应,石鉴大约也觉得有些尴尬,连忙又说到:“皇兄,其实小弟压根儿就没用什么手段,巡防营的弟兄们平日里松散惯了,这规矩不能一下子上的太重,得慢慢来!所以小弟就与他们约定,比如这操练,不可荒废,每日必须做,那喝酒的事情,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别出事,我权当不知道……”

    张豹听到石鉴的话,不免对他刮目相看,石鉴的这几句话看似平淡无奇,却深有权谋之术,此时此刻张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宁王不简单!

    “三弟说的是实在话。”石世笑着点点头。

    “二皇兄咱们里面请……”石鉴点头哈腰的侧身引路。

    “三弟,为兄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问。”石世边走边说道。

    “皇兄尽管问,小弟一定如实相告。”石鉴客气的回答。

    “你韬光养晦了几十年,与为兄都不曾有过多往来,朝中更是没有什么亲贵,为何就低调到如此地步?”

    石鉴苦笑着摇摇头,答道:“皇兄,你是知道的,小弟一直不得父皇宠爱,朝中大臣自然也不会与小弟往来。如此,除了韬光养晦,低调做人做事,还能怎么办?否则一旦有什么过失,连一个替小弟说话的人都没有。”

    对于石鉴的回答,石世略有些尴尬,毕竟这么多年,他这个做兄长的,未曾帮衬过宁王府一把。

    张豹见石世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于是在一旁说道:“宁王殿下,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您看,陛下这不是给您封官了吗?”

    石鉴摆摆手,说道:“张大人呐,古人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父皇既然让我做这个统领,那我就好好做便是了,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想那么多了。”

    “宁王殿下倒是洒脱,下官真是钦佩不已呀!”

    “张大人取笑我了,大人是父皇的股肱之臣,也是二皇兄的左膀右臂,江山社稷都系于大人这等栋梁之才身上,想洒脱也洒脱不了啊!不像我这样的闲云野鹤之徒啊,哈哈哈……”

    “三弟啊,既然已经兵权在握,就好好干吧!你新官上任,为兄略备薄礼,以示庆贺!”

    石世说完,身后的一个随从便奉上了一个锦盒。

    “二皇兄,这万万不可!”石鉴推辞道。

    “只是一份薄礼,望三弟笑纳!”石世坚定的看着石鉴。

    “这……”

    “今夜,为兄在府上安排了酒席,恭候三弟大驾!”

    “三皇兄厚爱!小弟感激不尽!只是这样似乎有些不妥。”

    “三弟不必多虑,只是一场普通的酒宴,仅有你我兄弟二人,咱们不谈国事,只是随便聊聊而已。”

    石鉴心知石世有所盘算,他也不便再作推辞,于是一脸感动的应道:“如此,小弟谢过皇兄,今日一定准时赴宴!”

    “那为兄就先告辞了!”石世说着,朝石鉴微微拱手。

    石鉴连忙问道:“皇兄,这么快就走?您好不容易来一趟,水还没喝上一口呢。”

    石世笑了笑,说道:“你刚刚上任,肯定还有许多事务要安排,为兄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等今晚到为兄府上,咱们再把酒言欢。”

    “一定,一定!”石鉴恭敬的行礼作揖。

    石世微微点头,便带着人离开了。

    待石世走后,石鉴便回了自己的营房,将石世送的锦盒放在了桌案上。

    “殿下,恕属下直言,今日燕王和那张豹前来拜会,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石鉴的身边的随从说道。

    石鉴微微一笑,说道:“本王当然知道,他燕王府若是无所图谋,又何必等到今时今日再来拜会本王?”

    “燕王未免太小看殿下您了,区区一盒金银珠宝就想笼络殿下。”

    石鉴摇摇头,说道:“这盒子里装的,可不是金银珠宝。”

    “不是金银?那是什么?”

    “本王也很想知道。”石鉴说着,随手打开了那个锦盒。

    两人一看,锦盒里既无金银,也无珠宝,而是一样谁都不会想到的东西。

    “殿下,这是什么?一根树枝?”石鉴的随从完全想不明白。

    石鉴也有些纳闷,他拿起那段树枝,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殿下,您说这燕王殿下送一根树枝给您,是何用意?”

    石鉴捏着手里的树枝,寻思了许久,忽然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本王这位皇兄,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旁边的手下一脸茫然的看着石鉴。

    “知道这是什么树枝吗?”石鉴抬头问道。

    那人摇摇头:“属下眼拙,没看出来。”

    “《诗经》有云,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石鉴捏起了手里的树枝,仔细看着,嘴里陌陌念叨:“燕王府的这步棋,是想叙兄弟之情。”

    石鉴说着,将那段树枝扔在了地上,用脚踩着,用力碾压,说道:“他想谈兄弟之情,呵呵,本王偏偏不想谈!”

    “那今夜燕王府的酒宴……您还要去吗?”

    “去!为何不去?”石鉴合上锦盒,站了起来,嘴角一丝冷笑:“与人斗,其乐无穷!”

    “是……”

    “对了,一会儿你悄悄出营,将本王去燕王府赴宴的事情,知会丞相大人一声!”石鉴吩咐道。

    “属下遵命!”

    还在找”冉魏大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