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恻隐之心
    .. ,冉魏大帝

    春末夏初,天气开始转暖,石鉴看了看西下的太阳,对身边的随从吩咐道:“出发吧。”

    “是……”

    于是,一辆马车晃晃悠悠的朝着燕王府去了。

    刚到燕王府门口,石鉴还未来得及下车,张豹便迎了上来,拱手行礼说道:“殿下,您终于来了,燕王殿下已经在府中恭候多时。”

    石鉴连忙跳下车,还礼说道:“有劳大人亲自相迎。”

    “殿下客气了,里面请!”

    “张大人请!”石鉴微微点头。

    张豹转身在前面带路,石鉴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连忙跟上。

    二人跨进燕王府的大门,石鉴便环顾四周,看到豪华气派的宅院,石鉴的两眼都有些冒光。

    张豹自然留意到了石鉴的这些举动,但是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微微一笑,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未到前厅,便看到石世已经站在门口等候,石鉴连忙快步走上前,恭敬的行礼问候:“小弟见过二皇兄!”

    石世走上前,抓着石鉴的胳膊,说道:“自家兄弟,不必多礼,里面请。”

    “谢皇兄!”石鉴连忙道谢。

    进了前厅,石鉴抬头看四周,不禁惊叹道:“二皇兄这里真是金碧辉煌,小弟的宁王府与之相比,简直就是一个破砖烂瓦!”

    石世笑了笑,说道:“三弟,若是喜欢,以后可以常来。”

    石鉴愣了一下,连忙笑着应道:“谢皇兄美意。”

    “来来来,入座入座!”石世示意道。

    “诶!”石鉴点点头,然后坐在了石世的左手边的位子。

    “宁王殿下。”张豹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石鉴,低声喊道。

    石鉴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张豹,问道:“怎么了张大人?”

    张豹微微侧身,指了指对面的位子,笑着说道:“您的位子在这里。”

    石鉴连忙推却,说道:“没事没事,张大人请吧。”

    张豹却走了过来,拉着石鉴的胳膊,笑着说道:“殿下是皇上亲封的亲王,又是燕王殿下的手足兄弟,下官虽然官拜尚书,在二位殿下面前,也是下臣,岂有下官坐尊位的道理,来来来,殿下,还是您请吧!”

    张豹说着,要把石鉴拉起来,石鉴却死活不愿意。

    这时候,石世说道:“三弟,你就听张大人的吧,今日主要是你我兄弟二人聚聚,张大人只是作陪而已,这个位置还真得你来坐。”

    石世指了指自己右手边的空位,对石鉴笑了笑。

    石鉴无奈,连忙起身,对石世和张豹二人行礼说道:“多谢二皇兄,多谢张大人。”

    石世拂了拂袖子,笑呵呵的看着石鉴入座。

    “今日没有外人,咱们也不聊朝堂之事,三弟不必拘束,来来来,尝尝为兄府里的酒!”

    石鉴连忙端起酒杯,对石世说道:“多谢皇兄设宴款待,小弟先干为敬!”

    石鉴说完,便仰头一口喝尽杯中酒。

    “好!”张豹鼓掌赞叹:“宁王殿下好酒量!”

    石世笑了笑,也一饮而尽,然后杯口朝下,与石鉴相视一笑。

    “这酒合不合你的口味?”石世问道。

    石鉴咂咂嘴,微微点头,说道:“皇兄,今日备的酒,可以说,是小弟有生以来喝过的最好的酒,今日还是到了皇兄这里,才有如此口福。”

    “既然喜欢,那就不醉不归,如何?”

    石鉴有些为难的看着石世,说道:“皇兄恕罪,小弟刚刚当上巡防营统领,不敢宿醉归营,请皇兄见谅……”

    说完,便向石世行礼致歉。

    石世与张豹对视了一眼,随即石世说道:“无妨无妨,既然这样,三弟今日尽兴就好,为兄就不多劝你酒了!”

    “谢皇兄!”石鉴连声道谢。

    “近来郑妃娘娘可好?”石世问道。

    提到郑妃,石鉴的脸色有些黯然,叹了口气,喝了一口酒,说道:“谢皇兄惦记,母妃一切都还好。”

    石世看着他唉声叹气,微微皱眉,问道:“三弟似乎有心事,莫不是郑妃娘娘在宫中过的不好?”

    “说来惭愧,我这个做儿子的,多年来未能孝敬母妃,让她在宫里过的甚是清贫。”石鉴说着,一口饮尽杯中酒。

    “郑妃娘娘好歹是父皇亲封的皇妃,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过的清贫吧?”石世有些不信。

    石鉴摇摇头,说道:“皇兄有所不知,母妃已经失宠多年,早已不记得父皇上次去常青宫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现在常青宫的大门都已腐朽,房屋也年久失修,遇上风雨交加,有些地方还会漏雨,我身为人子,也只能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看到石鉴垂头丧气的样子,石世竟然动了恻隐之心,也叹了口气,说道:“只可惜为兄的母妃逝世的太早,否则郑妃娘娘那里多少还能照应一下。”

    “母妃若是知道皇兄有这份心意,一定会感激不尽的。”

    “只是为兄有一事不明,既然常青宫年久失修,为何不上报内府?司礼监难道也不管吗?”

    “皇兄难道不知道吗?那深宫内院,哪个不是欺软怕硬?我母妃失宠,还会有几个奴才把常青宫当一回事?”

    石世愤怒的拍了一下桌案,骂道:“真是一群混账,就算郑妃娘娘失宠,那也是父皇亲封的皇妃,岂容那些奴才放肆!三弟放心,明日为兄便上书父皇,请求父皇下旨修缮常青宫!”

    石鉴一听这话,连忙摆摆手,说道:“皇兄,万万不可!”

    “这是为何?”石世不解。

    “皇兄虽然深得父皇宠爱,但宫内的事情,不是咱们为人臣子所能干涉的,皇兄若是执意上书,势必激怒父皇,于皇兄无益!”

    这时候,张豹在一旁说道:“殿下,宁王殿下的话说的在理,纵然您的出发点是好的,对于陛下来说,您这是僭越君臣父子之礼,所以……请殿下三思啊。”

    “这……”

    “皇兄,您的心意小弟心领了,也替母妃表示感谢,此事,皇兄就别管了!”石鉴说着,恭恭敬敬的给石世行礼作揖。

    “哎……”石世无奈的拍了一下大腿,然后猛的喝了一杯酒。

    “宁王殿下,下官听说您平日好茶,这春茶已经上了,下官今日特地带了两包,是从南边的晋国过来的,一会儿下官给您送去!”

    “哦!从晋国那边过来的新茶?我到是很多年没有喝到了,一定是好茶!”石鉴听说有新茶要送他,很是开心,忽然又有些犹豫:“可是……”

    “怎么了三弟?”石世问道。

    石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这几年晋国那边过来的好茶越来越少,张大人的新茶想必也来之不易,小弟虽然爱茶,但也不能夺人所爱啊……”

    石鉴说着,又对张豹说道:“张大人,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这茶……我是真不能收……”

    张豹不慌不忙的说道:“殿下无需客气,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我羯族人多好酒,好茶者少之又少,宝剑赠英雄,既然殿下喜欢茶,那下官定要送给殿下品一品!”

    这时候,石世劝道:“好了好了,三弟啊,既然张大人一番心意,你就不要推辞了!”

    石鉴还未来得及回应,石世又对张豹说道:“张大人,本王替宁王答应了,一会儿你让人把茶给送过去!”

    “下官遵命!”

    石鉴见这两人一唱一和,自己也无从拒绝,只能乖乖接受,连声向张豹道谢:“如此,那就谢谢张大人了……”

    还在找”冉魏大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