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河畔的晚风拂过,一群羌族人围着篝火,吃着烤羊肉,喝着马奶酒,好不自在。

    空气中飘散着酒肉的味道,闻着让人情不自禁的直咽口水。张沐风和他的弟兄们,已经趴在一处水草地里整整三四个时辰,一动都没有动。

    初夏的草原,蚊虫已经开始肆虐,这几十个狼骑尉如同石头一般卧在原地,任凭蚊虫叮咬,也没有一人吭一声。

    除了蚊虫让人讨厌,饥饿也折磨着他们。从入夜到现在,他们不曾吃过一口东西,在羌族人的酒肉之味的引诱下,腹中的饥饿感不断涌入脑海,令他们备受煎熬。

    张沐风右手握着短刀,匍匐在地,他的额头已经满是汗珠。这时候,一个部下轻轻的来到他的身边,张沐风问道:“情况怎么样?”

    “都喝的差不多了,除了几个守夜的,其他人都已醉的不省人事。”那人低声回答。

    张沐风点点头,他抬头看了看天,估摸着差不多是时候了,于是吩咐道:“找几个身手敏捷的弟兄,摸上去,把放哨的人干掉!”

    “是!”

    片刻之后,几个黑影飞快窜出了水草地,他们口衔短刀,小心翼翼的分散开,朝着高坡上的几个放哨的羌族人,悄悄摸了过去。

    一个羌族的年轻人坐在高坡上,时不时的四下张望一下,漫漫长夜,令他对放哨倍感枯燥。他漫不经心的拿着马刀随意砍着身边的牧草,试图以此来消磨时间。

    忽然,他隐约听到了一点不寻常的动静,于是连忙起身,握着马刀,四下仔细观察,想看看刚刚他是不是听错了。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紧握着马刀壮胆,走了几个来回,没有一丝发现,这才松了口气,于是将刀插在脚边,解开裤腰带,准备方便一下。

    忽然,他听到了身后又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连忙提起裤子,猛的回头,只见一道银光闪过,他隐约看到了一个身影,还未来得及开口大喊,便发现自己已经喊不出声,紧接着便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数百步外的几个岗哨也被张沐风的人悄悄干掉。在解决掉放哨的人之后,张沐风带着他的人趁黑爬上山坡,然后仔细观察了不远处羌族人的营地。

    “看他们的帐篷和篝火数量,基本可以判断,这些羌族人最多两百来人!”张沐风心中嘀咕了几句,然后回头看看自己的弟兄,做了几个简单的手势,手下的人纷纷点头,然后分成三拨,大约十来个人一拨,滑下山坡,然后悄悄进了羌族人的营地。

    大约过了不到半个时辰,众人集合到了营地中央,等候张沐风的吩咐。

    “怎么样?没有漏之鱼吧?”张沐风问道。

    “大人放心,这群狗崽子全部被弟兄们放干了血,一个不剩!”

    张沐风点点头,然后又看看天边的月亮,说道:“总算完成了少将军的吩咐,时候差不多了!咱们先撤往河边,等候少将军和弟兄们!”

    “卑职认为不妥!”忽然有人反对道。

    “为何?”张沐风有些纳闷。

    “卑职猜测,这附近肯定还有其他羌族人在活动,若咱们就此离去,留下一个空荡荡的营地,势必会被人发现!”

    “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卑职认为,不如派两个弟兄前去河边接应,剩下的人换上羌族人的衣服,继续逗留在此,并且就在帐篷外。若是期间有人经过,远远看来有人活动,不至于心生怀疑!”

    “一语惊醒梦中人!”张沐风连连点头,称赞道:“你说的有理!就这么办!吩咐下去!让弟兄们换上羌族人的衣服,把外面山坡上几具死尸处理好!谨慎起见,一旦发现落单的羌族人试图靠近,格杀勿论,绝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行踪!”

    “是!”

    连续几日,桑铎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前方探马送来的消息,始终没有见到桑铎本人,倒是对于这支人马的描述,越来越清晰。桑铎开始慢慢相信,木都就被囚禁在其中一辆马车上,而这支人马,正是赵国的石虎派来的,为的就是把木都送回,然后让羌族向赵国臣服。

    桑铎越发觉得自己离首领的位子更近了,几乎是唾手可得。于是他对手下吩咐道:“调集更多人手,前去老鸦山,务必把这些人斩尽杀绝!”

    桑铎在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他两眼冒光,凶神恶煞,那眼神,让他的手下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恐惧,他们看到的,几乎是一种接近癫狂的贪婪与凶残。

    张沐风的人马冒充羌族人,在河边逗留了一日一夜,除了出现过两个偶然路过的人,倒并无羌族的人马前来。

    不过那两个路过的人,也似乎对这个临时营地毫无兴趣,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便赶着自己的羊群走了,也因此没有招来杀身之祸。

    第四日凌晨,一个人影冲下山坡,直奔营地去了,躺在篝火旁辗转反侧的张沐风很快听到了动静,连忙翻身跃起,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人,于是他松开了腰间的佩刀,走了过去。

    “什长大人,少将军和弟兄们已经到了!”

    张沐风一听,心中大喜,忍不住说道:“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少将军盼来了!少将军和弟兄们现在人在何处!”

    “就在上游,距离此处大约七八里路!”

    张沐风点点头,说道:“天快亮了,叫三四个弟兄,随我骑马赶去!其他人继续留在此地,以防万一!”

    “是!”

    木都口中所谓的桥,就是四五尺宽的一架木桥,只能容一匹马通过,这有些出乎石闵的意料。

    “该死的,你怎么不早说这桥就这么点宽!”石闵暗暗对木都骂道。

    木都正想开口,石闵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抓紧时间到河对岸去!”

    就在这时候,刘远志跑过来问道:“闵公子,怎么样?什么时候渡河?”

    “时间紧迫,还有一个时辰天就亮了!而且这桥面太窄,安全起见,必须由人牵着马挨个过去!快!抓紧时间!”石闵催促道。

    于是趁着天还没亮,借着朦胧的月光,石闵和他的部下一个接着一个的通过那个木桥,渡到河对岸去了。

    张沐风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有十来个人成功到达对岸,但是由于担心附近还有羌族人,张沐风不敢对河对岸的石闵大喊打招呼。

    刘远志是最后第二个渡河的,不只是他天生怕水还是胆小紧张,走在这狭窄的木桥上,刘远志的腿竟然有些打哆嗦,步子越迈越小,走到一半的时候,就根本迈不动步子了。

    走在最后的石闵见前面的刘远志忽然停下,压低嗓门催促道:“刘大人!怎么回事!快走啊!”

    此时刘远志几乎跪在了桥上,不敢看桥下的情况,闭着眼紧紧抓着边沿的木头,艰难的答道:“让公子见笑了我我有点怕高现在腿软,让我让我稍微缓一缓”

    “时间紧迫!等到了岸再缓不迟!”石闵催促道。

    刘远志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形,尽管他实在是迈不开他的腿,但是他还是尝试着咬咬牙,然后尽量站起来。

    但是不知是桥面太滑还是刘远志紧张过度,他忽然脚下一滑,手臂挥舞了几下,便跌了下去。

    “刘大人!”石闵低着嗓子喊了一声,想去救他,可是刘远志的坐骑拦在石闵的前面,石闵根本够不着他。

    刘远志运气似乎不错,他的手紧紧抓住了马缰绳,所幸没有跌落下去。

    还在找”冉魏大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