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卡布万户,咱们也是老相识了,你能弃暗投明,让我深感欣慰。”桑铎说着给卡布倒了一碗马奶酒,说道:“来来来,坐着说!”

    “谢首领!”卡布微微点头,然后坐了下来,说道:“汉人有句话,叫做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木都昏庸无能,我卡布虽然受其恩惠,但是也要为咱们羌族人考虑,桑铎首领雄才大略,您才是我们羌族真正的首领。”

    卡布的话说的桑铎心花怒放,不禁感慨道:“若是你的妹妹也能像你这般明智,那就好了!听闻你去找她谈了两次,都被赶了出来,是不是这么回事?”

    卡布有些尴尬的说道:“说来惭愧,我这妹妹之前不知道是喝了什么**汤,如此执迷不悟!不过方才她亲自来找我,跟我说了一些事情,我想首领听了,应该会觉得是个好消息。”

    “哦?什么好消息?”桑铎喜上眉梢,笑着问道。

    “胭脂说,明晚要宴请首领你。”

    桑铎有些惊讶,问道:“宴请我?意欲何为?”

    卡布想了想,说道:“这个......胭脂倒是没有明说,不过我听她的口气,似乎是想明白了这回事,想要你当着大伙儿的面给他一个名分吧。”

    听到这个消息,桑铎可谓欣喜至极,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问道:“此话当真?”

    卡布故作严肃道:“那还有假?”

    桑铎猥琐的笑着,忽然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故作镇定,又给卡布添了一碗酒,说道:“来来来!别光顾着说!喝酒喝酒!”

    “谢首领!”卡布干脆利落,仰头便干了碗里的酒。

    看着卡布仰头喝酒,桑铎满是微笑的脸上,一丝阴冷之色转瞬而过,然后也干了碗中的酒。

    “眼下正是春末夏初,春汛时节到了,北边的河水怕是要暴涨,明日你就带些人,北上去看看。”桑铎吩咐道。

    卡布自然明白桑铎这一招是何用意,推辞道:“首领,我这妹妹脾气烈的很,我看还是等明晚酒宴过后,再出发也不迟,这万一她又一时糊涂,冲撞了首领,我也好管得住她。”

    桑铎摆摆手,说道:“无妨!你放心的去便是,既然我这位大嫂有意和谈,那就不会起什么冲突,你不必担忧!”

    “可是......”

    卡布知道,桑铎还是对他有些不放心,之所以这么安排,为的就是提防他们兄妹俩串通一气,搞什么阴谋。

    卡布手下尚有近万人马,无论他是不是真心来投,桑铎都要对他多留一个心眼。与此同时,根据前方探马来报,明日夜里,赵国来的人马就会到达老鸦山,所以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让卡布离开大营,无疑是最佳的方案。如此一来,就算胭脂夫人有什么谋划,一介女流,她也是孤掌难鸣,不会有什么作为。

    看到桑铎正用坚定而又阴冷的眼神看着他,卡布知道,他除了听从桑铎的安排,此时再无其他选择,于是假意欣然接受,说道:“遵命!那属下明日一早就出发!”

    “那就辛苦卡布万户了!”桑铎装模作样的说道。

    卡布连忙起身,恭敬的行礼说道:“为首领分忧,是属下分内之事。”

    桑铎满意的点点头,微微抬手,示意卡布退下。卡布心领意会,再次行礼,慢慢退了出去。

    待卡布走后,桑铎对帐外喊道:“嘎多!”

    嘎多连忙跑了进来,应道:“首领,小人在!”

    “刚刚卡布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桑铎问道。

    嘎多点点头:“都听到了!”

    “明晚大帐外的巡防守卫,你带手下心腹之人负责!”桑铎吩咐道。

    “小人明白!”嘎多点点头,又试探性的问道:“那帐内的守卫如何安排?”

    桑铎摆摆手,说道:“这个无需你担忧,你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即可!”

    “是!小人明白!”

    “还有一件事......”桑铎想了想,对嘎多吩咐道:“明日卡布带人离开后,你立即带人控制他的家眷,接手他在胭脂夫人营帐周围的守卫!”

    嘎多立马明白了桑铎的意思,连忙点头答道:“小人遵命!”

    “退下吧!”桑铎摆摆手。

    “是。”

    卡布回到自己的营帐,心中忐忑不安,他知道,桑铎刻意安排他在这个时候离开大营,就是还提防着他。

    卡布的离去,无疑让木都和胭脂二人失去了仅有的靠山,那么一旦兵变,木都和胭脂将陷入死地。

    “桑铎!你真是够狠的!”卡布暗暗骂道。

    正在这时候,门口的守卫进来低声禀报道:“万户,嘎多来了。”

    卡布一听,连忙说道:“让他进来!”

    “是!”

    片刻之后,嘎多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说道:“万户!不好了!出事了!”

    “我正想找你!你先说说看,出什么事了!”卡布原本放松的心,一下又紧张起来。

    “明日您走之后,桑铎要我带人把你的家眷控制住!派人接替胭脂夫人营帐周围的守卫!”

    “什么!”卡布听到这些话,勃然大怒,骂道:“桑铎欺人太甚!居然想拿我的家眷威胁我!”

    “万户!这可怎么办?”嘎多虽然有些头脑,但是并非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遇上这种情况,难免有些慌张。

    “桑铎有没有命你带什么人去接替胭脂夫人营帐的守卫?”

    嘎多摇摇头:“没有。”

    卡布皱着眉头,背着手来回踱步,忽然停下问道:“嘎多,你对首领没有二心吧?”

    嘎多一愣,然后连连摇头,说道:“事到如今,小人就算有二心,也算是和万户坐一条船了,除了一心一意为木都首领卖命,哪还敢有其他想法?”

    “如此就好!”卡布说着,脱下自己的袍子,一边换上一件普通的衣服,一边对嘎多说道:“你在此等我,我去去就回。”

    “万户您这是……”嘎多有些摸不着头脑。

    “无需多问,在此等我便是。”卡布吩咐道。

    “是……”

    卡布换上了一件普通下人的衣服,悄悄的穿梭在营地里,为防引起注意被人盯上,他绕了好一会儿才到了胭脂夫人的营帐附近。

    躲在暗处观察了许久,确定没有人暗中监视,卡布这才放心的走了过来,在附近守卫的手下看到有人靠近,立马警觉起来,拔刀相向。

    “瞎了你的狗眼!连老子都认不出来!”卡布压低嗓门骂道。

    那人这才看出来人是谁,连忙收回刀,正想行礼,卡布制止道:“别行礼!”

    那人一下愣在原地,卡布则自然的走上前,搭着他的肩膀,假装很熟络的样子,同时低声说道:“为防有人监督,告诉弟兄们,只要是我过来,通通不准行礼。”

    那人点点头,答道:“小人明白了。”

    “有人来过吗?”卡布问道。

    “没有……万户吩咐过不让任何人靠近,更不让进出,所以小的们不敢大意。”

    “如此就好!”卡布说着,已经站在了营帐门口,吩咐道:“眼睛都睁大点,看到鬼鬼祟祟的人,一律拿下!”

    “小人明白!”

    卡布点点头,然后又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转身走了进去。

    他刚刚走进营帐,脖子上再次出现了一把刀,他连忙低声喊道:“是我!”

    石闵连忙收刀,淡淡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万户大人,让你受惊吓了。”

    这时候,胭脂和木都围了上来,胭脂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妹妹错怪你了!请大哥恕罪!”

    胭脂夫人说着,要给卡布跪下来。

    卡布连忙拉住她,对众人说道:“先别说这些!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石闵连忙问道。

    还在找”冉魏大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