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难道不是吗?”卡布反问道。

    “中原有一句老话,叫做贼喊捉贼!不知万户可曾听说过。”刘远志反问道。

    卡布答道:“刘大人请说。”

    “意思就是,这个盗贼偷了人家的东西,却四处张扬着喊抓贼,意图掩饰自己卑劣的行径。”刘远志看了一眼木都,又对卡布说道:“今年年初,你们羌族和匈奴经老鸦山犯我赵国边境,杀我百姓,血洗云中,一路劫掠!不请自来是为贼!这个道理,万户该明白吧?”

    卡布被说的脸色铁青,他瞥了一眼木都,两人都憋的说不出话。

    “难道在你们羌族人的眼里,强盗进了家门,还不该反抗吗?强盗杀你妻女高堂,你也不该报仇,是吗!”刘远志越说嗓门越大,慷慨激昂的一番言论,说的有些人无地自容。

    刘远志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所以今时今日,事情是如此结果,起因在谁?是我赵国求着你们来打劫我们吗!不是!是你们挑起了事端!万户,你觉得呢!”

    “可你们也杀了我们一万羌族勇士!甚至还让我首领受了这样的侮辱!这笔账已经扯平了!”卡布答道。

    “不不不!万户此言差矣!”刘远志摆摆手,说道:“关于这些你所谓的后果,在下只能送你四个字,作茧自缚!”

    “你.......”卡布十分不悦的拍案而起。

    卡布以及其他的人一个个听了这话,恼羞成怒,有人甚至怒目而视,拔刀相向。

    刘远志虽然嘴上厉害,终究是个文人,见此情形,心中不禁怯懦了一分,他咽了咽口水,假装镇定的对卡布对视着。

    石闵倒是丝毫没有慌张,依旧淡定的坐着,一口饮尽碗中酒,大呼一声:“马奶酒果然辛辣无比!”

    众人看到石闵如此镇定,反倒觉得有些奇怪,石闵放下酒碗,说道:“万户,说就说,不必动手吧?没理,那少说一句,认了便是,恼羞成怒可就是有失气度了!”

    石闵说着,握着酒碗的那只右手,突然发力,银制的酒碗瞬间被捏的全然变形。

    “不好意思,力道大了点!”石闵笑着,把那已经变形的酒碗扔到了桌上。

    卡布看了看木都,只见木都对众人抬抬手,示意把家伙收起来,众人这才消停。

    “众所周知,赵国与羌族向来没有什么仇怨,想必之前的事情,木都首领也是受了匈奴人的挑唆。”石闵看着卡布,反问道:“万户,诸位,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匈奴人会和你们称兄道弟吧?”

    “匈奴自然是不会有善心,而赵国难道就没有自己的谋算?”卡布反问道。

    “当然有!”石闵直言不讳的答道。

    “既然是这样,那敢问公子,我们羌族为何要依附于你们?向你们俯首称臣?”

    “为了你们羌族能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这个理由,够不够?”石闵正视着卡布,笑容中带着一丝轻蔑。

    卡布冷眼相向,皱着眉头,反问道:“你威胁我们?”

    “非也!”刘远志接过话,说道:“公子这不是威胁,而是提醒你们的处境!”

    “何意?”

    “先前已经说过,羌族目前处境尴尬,既无争夺天下之实力,又无保一方安宁之实力,不依附于他人,试问你们作何打算?匈奴一心想入主中原,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不要妄想你们的归顺会得到回报。”刘远志说着,微微侧身,看着木都,问道:“木都首领想必深有体会!听闵公子说,年初与匈奴一起与我赵军交战的时候,匈奴的单于似乎一直把最危险的事情交给你们去做吧?呵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在匈奴单于的眼里,你们羌族人就是他们的奴隶!难道不是吗?反观我们陛下!不但天恩浩荡,将木都首领送回,还竭尽全力扶助木都首领重登大位,这番胸怀,岂是那匈奴单于可以比得上的!”

    “刘大人所言,算是比较中听的,容我说几句不中听而又恰乎其理的。”石闵微微一笑,对卡布说道:“万户可知,昨夜你若不半路折回,恐怕此时此刻,你和你的部下已经成了刀下鬼了!匈奴人现在肯定还在你们的地盘上,他们扶持桑铎,不过也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谁做首领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羌族首领能乖乖听他们的话!因为单凭一个匈奴,还没有能力夺取中原,羌族若是能听他们的指挥,那送死的事情便可以由你们去做,万户你以为呢?”

    卡布板着脸,微微撇了撇嘴,说道:“所以桑铎的行径,才不得人心!”

    “哈哈!得了吧万户大人!昨夜金顶大帐内的情形你是没有看到!要不要去问问你的妹妹,胭脂夫人?桑铎之所以没有成功,一半的功劳是我赵国的!”石闵忽然提高了嗓门,站起身说道:“而今日,我们赵国不需要羌族人替我们去死,臣服不代表被奴役!”

    “那你们要什么?纳贡?”卡布问道。

    “中原地大物博,我们会贪图你们的贡品?”

    “公子,恕我直言,不必打肿脸充胖子,据我所知,中原虽然是好地方,但是你们的皇帝残暴不仁,现在赵国也是遍地哀鸿,比起我羌族,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卡布说道。

    “万户,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我们陛下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刘远志指责道。

    “但是赵国的情况如何,我们心里还是非常清楚的!你们坐拥中原,却远不如当年的大汉朝那般强大,要我们臣服,凭什么?”

    “就凭我们手里的刀!”石闵说着,飞快的抽出腰间的短刀,猛然扎进了面前的桌案。

    “谁没有刀?就你的刀能杀人?”卡布不甘示弱,抽出佩刀,奋力一挥,只听到“哐当”一下,一个桌角被砍了下来。

    坐在中间的木都不由得紧张了一下,生怕双方剑拔弩张,一言不合就开打。

    “呵呵,你手里的刀只能砍柴切肉,而我手里的刀是用来杀人的!”石闵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

    “当日我数千人马,夜袭匈奴,斩杀万余,接着千里奔袭木都首领的人马,几乎将其部下全歼,而我损失不过千余人。”石闵停顿了一下,扫视众人,说道:“万户,你说你的刀和我的刀一样吗?”

    石闵的话说的在场的所有人甚是尴尬,尽管羌族人心里一万个不服,却也无话辩驳,因为昨夜石闵部下表现出的强悍战斗力,让他们想起来便心有余悸。

    这时候,大帐的帘子被人拉开,众人纷纷看去,来人正是胭脂夫人。

    “正是虎父无犬子!闵公子的勇悍,丝毫不逊色令尊当年!”胭脂夫人走了进来,看着石闵似笑非笑的说道。

    石闵微微拱手,说道:“夫人过奖!”

    “既然如此,那我们羌族若是再不低头,似乎是有些不识抬举了!”胭脂夫人说着,坐到了木都旁边。

    “夫人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能有如此见地!让刘某佩服!”刘远志假意奉承,一旁的石闵却是脸色丝毫不变,镇定的等着胭脂夫人把话说完。

    果然,刘远志话音刚落,胭脂夫人摆摆手,说道:“刘大人,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

    刘远志一愣,问道:“夫人还有什么,直说无妨!”

    “既然匈奴人在我们地界上,而公子的人马又是当世劲旅,那不如以那三千匈奴人的头颅作为赵国收服我们的代价,如何?”

    “夫人,此话当真?”石闵镇定的问道。

    “当真!”

    “木都首领,你可同意?”石闵又问道。

    木都看了看胭脂和卡布,两人都点头表示认可,于是木都也点了点头。

    还在找”冉魏大帝”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