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众人走出帐篷的时候,太阳已经将要落山。这时候,刘远志转过头,看着石闵,问道:“公子,这种心情你能理解吗?”

    石闵默默的点点头。

    刘远志苦笑着摇摇头,说道:“不,你不会懂的!”

    石闵一愣,刘远志又自顾自的说道:“我自幼饱读诗书,习孔孟之道,晓礼义廉耻。这种言论,是深深的侮辱!无法忍受的侮辱!”

    听到这里,石闵总算明白了刘远志的意思,他叹息道:“我没有大人那般学识渊博,但是我也知道士可杀不可辱,所以大人的心思,我完全能理解。”

    刘远志一听,急切的问道:“这么说,公子是答应了?”

    石闵摆摆手,劝道:“大人,听我一言,以您的本事,将来会是赵国的支柱,不必意气用事争一时长短。大丈夫能屈能伸,成大事者,当忍人所不能忍!”

    “可是……”刘远志还是不死心。

    “别可是了!”石闵坚决的说道:“大人,此次我们本来就是一场恶战,一旦两方交战,讲究的是众人的协调配合,大人可能连基本的阵型都不明白,如何随我冲杀?”

    “我……”

    “大人,此事就这么定了吧!”石闵拍了拍刘远志,说道:“你我各司其职,羌族人这里,我怕还有变数,你就留在这边,这样我也好安心的去抓慕容氏两兄弟。”

    刘远志无奈的摇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也罢!我就听公子的吧!”

    石闵松了口气,夸赞道:“大人深明大义!令人佩服!”

    刘远志正要开口,张沐风走了过来,向石闵说道:“少将军!弟兄们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何时出发?”

    “告诉弟兄们,抓紧时间休息,子时出发!”石闵吩咐道。

    “是!”

    张沐风说完,正要离去,又站住脚步,说道:“少将军,还有一事。”

    “什么事?”

    “听说刚刚卡布带人去老鸦山了!”

    石闵点点头:“我知道了!这些烂摊子,让他们去收拾就好,跟咱们没有关系。”

    “是。”张沐风默默点头:“卑职告退。”

    与此同时,慕容氏两兄弟和三千匈奴人,已经在一处开阔地带安营扎寨,他们正在等候着斥候的消息。

    千户官一边烤着一只野兔,一边问道:“二殿下,你说石闵那小子该不会半夜来偷袭我们吧?”

    慕容儁解开自己的绑腿,放到一边,说道:“按理来说,石闵是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的,当不会偷袭。此外,你仔细看看咱们驻扎的地方,四面都是平地,毫无障碍,两三里之外就会被外围的骑哨发现,他想偷袭,也是不可能的!”

    “看不出二殿下还深谙用兵之道,难怪大单于对你那样夸赞!”千户官一边说一边时不时的瞥着慕容儁。

    “千户过奖了,只是一些粗浅的道理而已!”慕容儁也没多说什么。

    千户抬头看了看四周,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都快一天了,派出去的人怎么还没有回来!他娘的不会遇到石闵的人,被逮住了吧?”

    慕容儁微微一笑,问道:“听闻千户的人马是大单于的直系卫队,都是匈奴的勇士,只是刺探一下敌情,当不会这么轻易就被石闵抓住吧?”

    千户官尴尬的答道:“那肯定不会!我只是随口一说!”

    一旁的慕容恪不屑的看了一眼他,也懒得跟他多说什么,继续烤他的兔肉。

    过了一会儿,慕容恪仔细翻看了一下自己的烤兔肉,然后对慕容儁说道:“二哥,这兔肉差不多了,可以吃了!”

    慕容儁喝了一口酒,摆摆手说道:“你先吃!”

    慕容恪倒也不客气,扯下一只兔腿,便大口啃了起来。

    这时候,那匈奴千户忽然似笑非笑的盯着慕容恪,也不说话。

    “你看着我干嘛?”慕容恪愣了一下,咽下嘴里的肉,然后指了指千户官手里的烤兔肉,说道:“你的也已经烤的差不多了,吃自己的吧!”

    千户官立马将烤兔肉放到一边,说道:“我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问?”

    “你都这样说了,那就别问了!”慕容恪瞥了他一眼,冷漠的答道。

    “四弟,好好说话!”慕容儁在一旁假意说道。

    千户官有些尴尬的看着慕容儁,没有说话。

    “千户有什么想问的,直接说便是!”慕容儁说道。

    “恕我直言,石闵的身手我是见过的,大单于与人单打独斗,一生未曾败过,就算是当年的石瞻,也只是打了一个平手而已,可是偏偏只在石闵手下走了二十多个回合,便败下阵来,如此厉害的一个人,要活捉他,恐怕……”

    这时候,慕容恪打断了他的话,一边咀嚼着嘴里的肉,一边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就是了!磨磨唧唧的说那么多!”

    慕容儁想了想,问道:“千户想问的,可是我四弟能否降住石闵?”

    千户用力的点点头。

    听到这里,慕容恪也停了下来,看了看慕容儁,慕容儁也看了看慕容恪,沉思片刻,微微一笑,对千户官说道:“千户,恕我直言,石闵之勇,恐怕当世无敌于天下!单凭我四弟,还不是他的对手!”

    “那怎么办?若是撞见了他!可不能让他跑了啊!”千户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有这么多人,还怕他几百个人?”慕容恪不屑的说道:“更何况,我又没和他交过手,他能赢我几筹,还未可知呢!”

    慕容恪说着,还不忘看了看慕容儁,此时在他的心里,他其实也是十分期待能与石闵来一次正面交手的。按照他争强好胜的性格,他实在是太想与这个被说的神乎其神的人硬碰硬的打一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