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石闵此人……”慕容儁想了想,说道:“还是活捉比较好!”

    千户点点头,这时候,一名部下快步走了过来,行礼说道:“大人!探马来报,老鸦山确实发生了战斗,遍地死尸!看样子,羌族人伏击了这群人之后,便撤走了!”

    千户摆摆手,示意退下,然后看着慕容儁,问道:“殿下,你有何见解?”

    “到现在为止,还算正常!”慕容儁接过慕容恪递过来的兔腿,还未吃上一口,又说道:“等其他的探马回来了再看。”

    “不知道石闵石闵这小子会如何打算,更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千户默默念叨。

    慕容儁停止了咀嚼,缓缓说道:“这小子初出茅庐,但是从他上次偷袭你们匈奴和羌族人的战法,可以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石闵深谙兵法,懂得如何以弱击强,擅长长途奔袭,所以他的想法,一定是灵活多变的!你能想到的,他一定不会去干!”

    千户官冷笑道:“我承认这小子是很厉害,但他毕竟没打过几次仗,没那么多经验,上次让他得逞,也只是我们大意了,依我看,这小子没二殿下说的那么神乎其神!二殿下可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慕容儁微微一笑,也不再辩解,继续啃他的兔腿。

    千户官见慕容儁不搭理他,似乎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便不再自找没趣的说些什么,三个人顿时陷入了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寂静的营地旁忽然传来了一些动静,慕容儁等人抬头循声望去,夜幕下隐约有人举着火把骑马正朝他们这边过来。【】

    “二哥,有人过来了!”慕容恪连忙起身说道。

    “我看到了!”慕容儁也站了起来。

    弟兄俩和千户官一起走了过去,那人到了近处,众人终于看清,来人正是他们派出去的探马。

    “大人!”那人气喘吁吁的对千户官行礼说道。

    “怎么说?有何发现?”千户官连忙问道。

    那人答道:“卑职往东跑了一天,方圆百里几乎都转了一遍,压根儿没有看到石闵的人马!”

    “没有看到?”千户官纳闷了,挠挠头,问道:“你确定没有看错?”

    那人坚定的说道:“肯定没有!别说是一支几百人的队伍,卑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千户官把目光投向了慕容儁,想听听他的意见。

    慕容儁陷入了沉思,久久不语,千户官朝手下摆摆手,示意退下,然后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慕容儁。

    “石闵不在东边,他会去哪里呢?”慕容儁自言自语道。

    “二哥,他不会真的逃回赵国了吧?”慕容恪在一旁提醒道。

    慕容儁听到他的声音,瞥了他一眼,摇摇头,说道:“不会!石闵是恩仇必报之人,他的部下死了,他不会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

    “那他也只有几百个人,这么点人,怕是成不了事吧?”慕容恪又问道。

    慕容儁皱着眉头,神色凝重。来回踱步,其他人也不敢打扰。

    “这件事有问题!”慕容儁忽然说道。

    “什么问题?”千户官和慕容恪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千户大人,把去老鸦山查探情况的人找来,我有事要问!”慕容儁说道。

    千户官对手下抬手示意,那人立马转身去找人了。

    慕容儁的心中开始有些担忧,他反复回想着从卡布半路折回到现在寻不到石闵踪迹这期间所有的事情,种种迹象开始让他觉得,这件事似乎越来越让他捉摸不透。

    虽然他并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但是又好像哪里都有问题,这种与生俱来的谨慎与敏感,让他越来越怀疑,有一个阴谋在向他靠近。

    “大人,您找我?”一个声音在慕容儁背后响起。

    慕容儁转过身,千户官对那人说道:“不是我找你,是二殿下找你!”

    那人抬头看了一眼慕容儁,还算客气的问道:“殿下有何吩咐?”

    “我问你,你去老鸦山查探的时候,可曾仔细去看过现场情况?”

    那人一愣,答道:“大致看了一下!”

    “据你估计,大约死了多少人?可曾看到木都的尸体?”

    “人都死了两三天了,不少都被豺狼虎豹啃食的面目全非,不过据小人估计被伏击杀死的,大约有三百来人。至于木都的尸体,小人没有看到,想必是被羌族人带回去了吧?”

    “三百来个人。”慕容儁微微点头,想了想,又问道:“你能看得出汉人,羯族人,羌族人大约各占多少?”

    那人挠挠头,想了一会儿,迟迟没有回答。

    “怎么?你是没看还是忘了?”慕容儁皱着眉头问道。

    只见他一脸疑惑,抬起头看了一眼慕容儁,说道:“我好像没有看到汉人的尸体。”

    “没有汉人?你不会认不出来吧?”慕容恪质疑道。

    “四殿下,小人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汉人羌族人,匈奴人,鲜卑人,相貌就不一样,如何会分不出来?”那人解释道。

    “二哥,那会不会汉人的尸体都被豺狼虎豹吃了?”慕容恪问道。

    千户官插话道:“那豺狼虎豹难不成还挑汉人的尸体吃?我觉得不可能。”

    “不用猜了!”慕容儁打断了众人的话,对千户官说道:“千户大人,我怀疑石闵根本没有到过老鸦山。”

    “什么?”千户摆摆手,说道:“不可能!这个消息是桑铎的随从送来的,肯定不会有错!”

    “但是这是个假消息!”

    “假消息?他说桑铎的人马在老鸦山伏击了赵国使臣队伍,这探马都已经确认了,怎么会是假消息?”

    慕容儁严肃的看着千户官,说道:“羌族人在老鸦山伏击了羯赵的使臣不假,但是石闵肯定不在使臣队伍里!否则他的人马就算是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被伏击的情况下,一个不死!”

    “或许尸体被他们带走了呢?”

    慕容儁白了他一眼,反问道:“你突围会带着死尸吗?”

    千户官尴尬的摇摇头。

    “桑铎的随从为何要骗我们?”慕容恪问道:“他把石闵搬出来又是何用意?”

    慕容儁摇摇头,说道:“不清楚!这件事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那怎么办?”千户官问道。

    “撤!”慕容儁果断说道。

    “撤?往哪撤?”千户官问道。

    “撤到大河对面!”

    “什么?那不是等于回去了吗?”千户官摇摇头,说道:“大单于还等着我的消息呢!我和我的手下等了这么多天,岂能无功而返?”

    “现在情况不明,诸多迹象表明,这可能是个阴谋!所以我们不能再留在河西!必须马上撤退!”

    “可是大单于……”

    “大单于那里我来解释!”慕容儁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的话。

    千户官无奈,对手下吩咐道:“传令下去,收拾东西,准备开拔!”

    “撤退到河对岸,最快的路怎么走?”慕容儁问道。

    千户官想了想,答道:“最快的当然是过铁索桥!”

    “据我估计,咱们现在出发,马不停蹄的话,明日辰时之前就可以渡河!但是走这条路,风险太大!还有别的路吗?”

    “有是有,可是要绕不少路!”

    “怎么走?”

    “一直往西,翻过高山,走半个多月,就可以到达匈奴地界!”千户官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