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不行,不能往西绕路!”慕容儁想了想,又问道:“往东有没有路?”

    “那也得翻山越岭,而且经过赵国,依我看,还是不要冒这个险的好!”千户官说道。【】

    “千户大人,根据你的经验,此地离铁索桥大约多少路?”

    “大约三百多里。”

    慕容儁微微点头,反复权衡之后,对千户官说道:“时间紧迫,千户,我建议咱们立马往铁索桥方向撤退,同时继续往南边派出探马!看看羌族人那里到底有什么动静!”

    “为何?”

    “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慕容恪很不耐烦的指责道:“都跟你说了可能有阴谋!”

    千户官白了他一眼,板着脸转身对手下人吩咐道:“传令下去,灭掉篝火,大军即刻出发!”

    “是!”

    慕容儁看了千户官一眼,说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羌族人的情况,更不知道石闵的情况,还是先撤退到安全的地方比较合适!这一点,千户能理解吧?”

    千户官默默点头,始终没有给慕容恪好脸色。

    “什么时辰了?”慕容儁问身边的慕容恪。

    “差不多快子时了!”慕容恪回答。

    “抓紧时间!我们走!”慕容儁吩咐道。

    夜幕下的羌族营地外,五百狼骑尉已经集合完毕,每人快马三匹,箭矢干粮和水,一应俱全。众将士安静的骑在马背上,等候石闵的号令。

    “先锋队派出去了吗?”石闵问身边的张沐风。

    “两个时辰前,已经派出去了,由朱什长亲自带队,天亮前肯定能到河边。”张沐风答道。

    “此地离河边四百里路,咱们先北上,打探到匈奴人和那两兄弟的行踪,再作具体部署。”石闵说道。

    “公子,何时出发?”嘎多骑着马过来问道。

    石闵回过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给我部下找的带路人,靠得住吧?”

    “公子放心,那是我手足兄弟,绝对靠得住!”嘎多说道。

    石闵点点头,对刘远志拱手说道:“刘大人,告辞!”

    刘远志一脸严肃的还礼,答道:“我在此恭候公子凯旋!保重!”

    石闵点点头,说道:“其他事情,还望刘大人尽力周旋!”

    刘远志郑重的说道:“公子放心!”

    “出发!”石闵对身边的几个什长吩咐道。

    “出发!”几个什长对部下们吩咐道。

    一声令下,石闵率先冲了出去,其余人飞快跟上,趁着夜幕,朝北边去了。

    远处,木都夫妇俩站在一个山坡上,看着夜幕下往北方去的一片火光,胭脂说道:“这小子,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

    “####”木都咿咿呀呀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他有些本事!不过他就几百个人,匈奴人有三千,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这件事情办成吧?”

    “######”

    “万一他真砍了那三千匈奴人?”胭脂皱着眉头问道。

    木都点点头。

    “要是他真做到了,咱们只能臣服赵国,就当是替羌族人找了一个靠山吧。”胭脂夫人无奈的说道。

    木都瞥了她一眼,胭脂夫人忽然又说道:“不过依我看,他是没那个命回来的!”

    说完,胭脂夫人冷笑一声,便离去了。

    慕容氏两兄弟和匈奴人一连跑了几个时辰,累的人困马乏,千户官忽然下令道:“停!”

    众人一听,连忙勒马停下。

    慕容氏两兄弟调转马头,回过来问道:“千户,为何停下?”

    千户官答道:“二位殿下,咱们已经跑了三个时辰了!还有最多半个时辰,便可以到桥边渡河过去,我看弟兄们一个个都累的不行,还是赶紧歇会儿吧!”

    说完,他便下了马,躺在了地上。

    慕容儁皱着眉头,看了看天,此时天边的朝霞已经出现,太阳就要出地平线。慕容儁深感形势紧急,于是说道:“天就快亮了,千户,安全起见,还是全部过了河再休息吧!”

    千户官喘着粗气,指了指身后的人马,说道:“二殿下,我的人都累成这样了!万一遇到石闵的人马,这也没法打啊!”

    “起码比死了强!”慕容儁催促道:“赶紧的!不要浪费时间!”

    千户官抬头看了一眼慕容儁,很是不情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嘟哝道:“怕什么?我已经派人先行一步去守着铁索桥了!”

    慕容儁瞥了他一眼,没有与他争论。

    太阳开始升出地平线,天也越来越亮。一夜的奔波之后,慕容氏两兄弟和匈奴人沿着大河往西进发,想要撤退到河对岸去。

    待他们赶到桥边的时候,眼前的情形让他们大吃一惊。桥面的木板已经被烧毁,被提前派来守桥的几十个匈奴人,已经尽数被杀,尸横遍地,只剩下几匹战马恍若无事的在不远处吃草。

    “谁干的!”千户官扯着嗓子吼道。

    慕容恪把眼光投向了慕容儁,此时他的心里也已经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看来慕容儁的猜想是对的,这一切果然是一个阴谋!

    慕容儁看了看四周,除了乱石和死尸,不见一个人影,他脸色铁青,说道:“走!咱们往西!赶紧撤!”

    “撤?我的人都被杀了!这仇必须要报!”千户官骂道。

    “再不撤,你就和这些死尸一样的下场了!”慕容儁嗓门大了起来,对慕容恪说道:“四弟,他们不走,我们走!”

    慕容儁说完,策马往西边去了,慕容恪连忙跟上,大声问道:“二哥,咱们往哪撤?”

    “往西!翻过高山,回匈奴营地!”慕容儁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千户官还算识趣,已经带着人赶上来了。

    “二哥,你说这会是谁干的?”慕容恪又问道。

    “肯定是石闵!”慕容儁毫不犹豫的答道。

    “你们看!那边山坡上有人!”千户官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了过来。

    两兄弟抬头一看,果然,西南方向三百多步外的山坡上,果然有大约**个人,正骑在马背上看着他们。

    “来人!把那几个人给我拿下!”千户官对身后的手下吩咐道。

    话音刚落,几十骑快马脱离队伍,那些人挥舞着马刀,朝着那个山坡冲去。

    “回来!”慕容儁喊道:“不要与他们纠缠,赶紧撤!”

    山坡上的那几个人似乎也无心与他们交手,见匈奴人朝他们赶来,立马调转马头跑了。

    可是慕容儁的话根本就不管用,那几十个匈奴人依旧紧追不舍,想要拿下他们,可是对方似乎并不惧怕他们,一边跑还一边冷不防的回头射几箭。

    “二哥,这些人的衣服,好像不是羌族人!倒像是赵国的着装!”慕容恪对慕容儁说道:“难道真的是石闵那小子?”

    听到这里,慕容儁忽然勒马停下。

    “吁~”千户官也连忙停下,问道:“二殿下,怎么回事!”

    慕容儁喘着气,看着千户官,说道:“千户!这像是石闵的手段!听说他当时追击木都,也是这样断他后路!”

    千户官喘着气,有些吃力的说道:“我也看出来了!要我说,不能再撤了!大军立马休整,准备战斗!”

    “我也是这样想的!”慕容儁破天荒的同意了千户官的建议,然后又说道:“千户大人刚刚提醒的对,既然到了这个地步,那就探明情况再作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