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慕容儁把地图扔给了千户官,说道:“这一带的地形你比较熟悉,看看吧。”

    千户官摊开地图看了看,又抬头问道:“二殿下作何打算?”

    “石闵的兵力必定不会多,我们虽然只有三千人,也是数倍于他。纵然他的人或许个个身手了得,他也不会冒险直接和我们硬碰硬,因为他想以最小的损失击败我们。”慕容儁看了看身后的匈奴人,对千户官说道:“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陷入了被动。”

    千户官也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后路被断,对于大伙儿来说,士气必定受挫。”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变被动为主动!”

    “怎么变?”

    “石闵已经走了第一步,那便是切断我们的后路,以此动摇我们的军心。这第二步,他一定会反复侵扰,让我们变得焦躁,一旦我们焦躁无比,那战斗力必定受损。其次,如果我们往西撤退,他便会带人紧追不舍,一旦我们停下,他又会继续侵扰,我们若追击,又恐陷入他的圈套,小股人马只会像刚刚那样,被他杀的干干净净,所以,这就是石闵的计策!”

    “这小子还真是狡猾!”千户官愤恨的骂道。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做两件事来应对,第一,找到一个有利的位置,就地驻扎,兵马不可分散,免得被石闵的人马各个击破。石闵若是来袭,我们可第一时间发现,并且做出防御,而这就是我刚刚一直看地图的原因。”慕容儁说着,指了指千户官手里的地图,说道:“哪里地势较好,你比我清楚!所以这件事就得劳烦千户大人你了!”

    千户官点点头,又问道:“那第二步是什么?”

    “第二步,那就是你要鼓动军心!石闵的人马长途跋涉,异地作战,必定不会耗的太久,他每偷袭以此,只要没有尝到甜头,那他的士气便减一分,我们的士气便涨一分。待到时机成熟之时,我们便可趁势发动攻击,定可将他一举拿下!”

    “二哥!好计策!”慕容恪赞叹道。

    千户官也连连点头,想了一下,问道:“只是我还是不明白,石闵为何会对我们如此执着。”

    “因为他想杀了你,活捉我们弟兄俩!拿下我们,鲜卑之于赵国,便如同蛇的七寸被人捏在手里,无法动弹。”

    “就如同我们想杀了他一样!”千户官说道。

    慕容儁点点头,说道:“对于双方来说,这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石闵心里清楚的很,而我们也不傻!”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好好部署吧!一定要把石闵活捉!”千户官郑重的说道。

    与此同时,石闵的人马已经和他的斥候汇合。

    “少将军!”什长朱松喘着粗气,远远的向石闵行礼喊道。

    “吁~”石闵勒马停下,看了看朱松和他身后的人,见一个没少,不免松了口气,问道:“朱什长,情况如何!”

    “回少将军!匈奴人的后路已经被我们断了!”朱松说着,看了看身后的弟兄,颇为兴奋的说道:“弟兄们前前后后,还杀了七八十个匈奴人!”

    “好!”石闵拍手称赞,对所有人说道:“弟兄们!这次,我们要用三千匈奴人,来祭我们的刀!”

    “杀!杀!杀!”众将士豪气冲天的喊道。

    石闵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抬手,示意安静,又问朱松:“现在匈奴人在什么方位?”

    朱松想了想,回过头,朝西北边指了指,说道:“在西北方大约百里不到的地方!临近大河!”

    一旁的嘎多说道:“渡河的铁索桥已经毁了,匈奴人想要撤退,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往西翻过高山,路途艰难且遥远,另外一条,往东经五原郡附近,然后折回草原。少将军,就目前的情况看,匈奴人只会往西走!”

    “地图拿来!”石闵对张沐风吩咐道。

    张沐风连忙掏出地图,递给石闵,石闵摊开细看,然后问嘎多:“往西走,他们会走哪条路?”

    嘎多凑上前,看了一眼,想了想,然后指了指地图,说道:“一般就两条路,一条是从这里走,地势相对平坦,虽然多走些路,但是速度更快,不过也容易被发现。另外一条,是沿这条线,有一段是高山峡谷,路途艰难,但是有可能可以摆脱追击。”

    石闵想了想,说道:“照我看,慕容儁不会走地势平坦的这条路。”

    “为何?”张沐风等人问道。

    石闵没有回答,而是翻身下马,对众将士吩咐道:“全体下马休息!”

    众人更加不解,朱松则直接问道:“少将军,匈奴人现在立足不稳,又长途跋涉,咱们刚好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怎么还休息了?”

    “匈奴人长途跋涉,咱们的弟兄也赶了几百里路,咱们并没有占到便宜,不是吗?”石闵说着,双手叉腰,看着西北方向,又说道:“不用急,慕容儁不会跑掉的!”

    “末将不懂少将军的意思……”张沐风也糊涂了。

    “慕容儁和匈奴人都想抓住我,就像我想拿下慕容氏两兄弟一样!你们看不明白吗?”石闵转过身,问张沐风和朱松等人。

    张沐风等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终于有人想明白了。

    “少将军,匈奴人和鲜卑人心怀鬼胎,依末将看,您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为好!”一个什长模样的人说道。

    “你的意思我了解!”石闵一脸严肃的说道:“但是为将者,不可贪生怕死,尤其是在我们狼骑尉,再者说,我要亲手将这两兄弟拿下,带回赵国!”

    张沐风微微点头,问道:“少将军,那我们……”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石闵打断了张沐风的话,说道:“别急!传令下去,就地休息。”

    几个什长也不再犹豫,恭敬的执行了石闵的命令。

    “沐风!”石闵忽然喊道。

    张沐风连忙应道:“末将在!”

    “你休息一下,半个时辰后,带十个弟兄去打探一下情况!”石闵吩咐道。

    “少将军,还是让末将去吧!”一旁的朱松自告奋勇,说道:“末将刚刚从那边回来,熟悉路况。”

    石闵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朱大哥,你和你的人累了一晚上,还是歇着吧!这点小事,就让沐风去!”

    张沐风朝朱松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说道:“朱大哥,交给我了!”

    朱松咧着嘴笑了起来,轻轻的一拳捶在张沐风的胳膊上。

    “切记,不要与匈奴人纠缠,不要主动出击,他们若派人追你,你们不要急于和他们交手,引诱小股人马脱离大部队,再动手不迟!”石闵叮嘱道。

    张沐风点点头:“末将明白!”

    “还有!”石闵忽然又说道:“为防止匈奴人穷追不舍,令你们无法脱身,给每个弟兄配以三匹快马,换着骑,匈奴人定然追不上!”

    “少将军思虑周全,末将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