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石闵和慕容儁的意图,双方都揣摩的异常透彻,也都抱着必胜之心想要拿下对方。命运似乎就是这么神奇,也许这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的纠葛,才刚刚开始而已。

    匈奴人在休整完毕之后,便向西进发了,一路上不紧不慢,但是却也时刻保持警惕。

    如慕容儁料想的那样,石闵确实派出了小股人马,对匈奴人不停的进行袭扰,但是多数时候,匈奴人都有所准备,石闵的狼骑尉收获甚微,如此你来我往,一连数日,匈奴人甚至已经开始适应了石闵这样的袭扰战术。

    “少将军,怎么办?匈奴人狡猾异常,多日来弟兄们根本没有机会成功偷袭,偶有斩获,也只是一些零星。”张沐风等几个什长略有焦急的问道。

    石闵扫视众人,他察觉到了他的这些部下已经有些焦躁不安。论战斗力,当今天下,怕是难以找出比他们更加精锐的骑兵,但是面对时刻做好防备的敌人,他们的偷袭也难以奏效。

    想到这里,石闵不禁皱了皱眉眉头,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慕容儁,是一个狡猾难缠的对手。

    “匈奴人在什么位置?”石闵问道。

    嘎多看了看张沐风等人,然后抢先指着地图上一个位置,答道:“按照他们的行军速度,现在大约在这个地方。”

    石闵点点头,说道:“我们一连多日,尾随匈奴人,不断袭扰,目前看来,并未见效,如此下去,怕是弟兄们会焦躁不安。”

    石闵说着,停顿了一下,扫视众人,众人面面相觑,没有接话。【】于是石闵又说道:“你们几个什长,首先自己不能乱!其他弟兄才能稳住心!”

    张沐风等人连忙点头:“少将军放心!弟兄们只是憋着一口气,一定要痛宰匈奴人才舒坦!”

    “那就好!把你的这口气继续憋着,留给匈奴人去吧!”石闵说道。

    “那咱们下面该怎么办?”朱松问道。

    “匈奴人和慕容氏两兄弟现在必然已经确定咱们的目的是什么,而且他们明明在人数上占据优势,可是没有主动出击,为什么?”石闵反问道。

    “因为他们怕我们!”朱松毫不犹豫的回答。

    石闵微微一笑,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准确的说,不是怕,是有顾忌!”

    “顾忌?什么顾忌?”朱松又问道。

    “大家想一想,敌我双方都是异地作战,均无后备支援,胜负只会有一次。他们害怕失误!害怕失误导致失败!所以他们在等!等我们疲惫了,等我们方寸乱了,军心乱了,再伺机而动!”

    “可是如果我们先下手为强,也有胜算,只是如何减少损失,才是最主要的!”张沐风说道。

    “你这几句话,算是说对了!”石闵点点头,对其他人说道:“对付他们的办法,我已经想到了,接下来,就要看机缘和嘎多了。”

    “看我?”嘎多有些莫名其妙,问道:“是带路吗?”

    “不仅仅是带路!是要你给我一些提示。”

    “什么提示?”

    “你来看一看,就目前来说,匈奴人的必经之路上,有没有什么地方正面地势开阔,背后和两翼也可以伏兵突袭?”

    嘎多看了看地图,在脑海中反复回想,其他人则一直注视着他,嘎多显得越来越紧张。

    “怎么样?想到没有?”朱松催促道。

    石闵见嘎多畏畏缩缩,满头大汗的样子,说道:“不急,想好了再告诉我。”

    其他人见石闵有些袒护嘎多,也就不再催促。忽然,嘎多有些兴奋的指着地图上的某个位置,对石闵说道:“公子!这个地方!这里再往西半天,就是连绵的山川,东面地势相对平摊。”

    “你把地形详细描述一下。”石闵吩咐道。

    “是!”嘎多连忙将地图拿开,用刀柄在地上画了一道,对众人说道:“这是一处坡地。”

    见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于是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指了指,说道:“这边是东边,咱们现在大概在这个位置。”

    “从这里到你说的地方,大概需要多久?”石闵问道。

    “按咱们现在的速度,大约需要两天时间!”

    石闵默默点头,然后对众人说道:“也就是说,咱们必须在两天半之内,干掉这些匈奴人!”

    “对!因为从这个位置,往西半天就进入大山,山路九曲十八弯,难以追击匈奴人!等到那个时候,可就真的是放虎归山了!”嘎多插嘴说道。

    张沐风有些鄙夷的瞪了嘎多一眼,然后对石闵说道:“少将军,您的意思,是不是想在此处偷袭他们?”

    石闵点点头:“是有这个想法。”

    嘎多被张沐风瞪了一眼,悻悻的缩了缩脖子。这时候,石闵又问道:“从此地,有没有哪条路比较隐蔽,可以直接绕到他们的后方,而且不会被他们发现?”

    嘎多有些为难的挠挠头,说道:“公子,匈奴人走的这条路,往西往南都是高山,路是有,可是战马不可通行,只能徒步。”

    听到这句话,石闵的心凉了半截,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放屁,徒步还问你干什么!”朱松骂道。

    “别吵!让我想想!”石闵有些严肃的扫视众人,然后缓缓起身。

    其他人原本还有些兴奋,顿时又陷入了沉寂。

    “我记得,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这个地方……”一个怯懦的声音从嘎多身后传了出来。

    众人一听,纷纷投去目光,这才发现,原来说话的,正是嘎多的兄弟。

    “康嘉,你不要胡说!”嘎多紧张的看了看石闵,生怕他的兄弟康嘉是一时胡言乱语。

    “大哥,我真记得有!”康嘉有些怯懦的看着嘎多说道。

    “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确定吗?”石闵问康嘉。

    康嘉看了看嘎多,嘎多不耐烦的责骂道:“公子问你话呢!你看我干什么?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康嘉又看着石闵,然后点了点头。

    “既然你兄弟说有,你怎么就不知道?你不是对这一带都很熟吗?”石闵有些严肃的问道。

    嘎多一听,有些慌乱,解释道:“公子,我真没印象!”

    “公子,这条路我大哥没走过,还是当年阿爹带我走的。”康嘉连忙替嘎多辩解道。

    “你什么时候走的?确定还记得?”

    “大概是三年前走的,应该还记得……”

    “阿爹什么时候带你走的?我怎么不知道?”

    “就三年前,我和阿爹在附近牧马,晚上有几头野狼袭击,咱们的马受惊跑散了,第二天我和阿爹追着马蹄印去找马,无意间发现了一条小路,后来才发现,原来这条路贯穿整座大山,直通那块空地。”

    “你说的那条路,战马可以走?”石闵连忙蹲下来问道。

    康嘉点点头,说道:“就是一条小路,勉强可以走两匹马。”

    石闵指着嘎多划的那条线,问道:“那需要多久才可以到达这个地方?”

    康嘉想了想,答道:“将近两天时间!因为是小路,马跑的可能没那么快?”

    “时间足够了!”石闵郑重的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对众人说道:“天助我也!弟兄们!成败在此一举!”

    众人一听,也纷纷靠拢了一些,有人问道:“少将军?您有什么计划?”

    “现在,我给大伙儿说一说咱们这次怎么打匈奴人!”石闵有些兴奋的看着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