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待石闵说完具体部署,嘎多和康嘉心里没了底,于是嘎多支支吾吾的问道:“公子......这样行吗?”

    “怎么?怕了?”朱松戏谑的笑道。

    嘎多连忙解释道:“谁怕了!我只是觉得这样......”

    “好了!按照少将军的吩咐去办便是!”张沐风拍了拍嘎多的肩膀,示意他闭嘴。

    嘎多悻悻的闭上了嘴,站到了一边。

    见众人没有其他意见,石闵说道:“朱大哥,我给你十个人,五百匹马,你跟着嘎多,继续跟在匈奴人后面。”

    “好!”朱松满口答应。

    “其余的弟兄,随我一道出发!”石闵对其他人吩咐道。

    “末将遵命!”

    “康嘉,你带路!”石闵对嘎多身边的康嘉说道。

    康嘉看了嘎多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见康嘉也没有意见,石闵对他的部下们吩咐道:“去准备一下,过会儿出发!”

    石闵说完,转身便要离去,嘎多却忽然抓住石闵的胳膊,喊道:“公子!”

    张沐风警惕的一把将他拽到一边,呵斥道:“你干什么!”

    嘎多和康嘉都被吓的不轻,石闵倒一脸平淡抬抬手,示意其他人不要紧张,然后问道:“怎么了?”

    嘎多忽然跪在了石闵的面前,说道:“公子,我知道此去凶险,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求公子无论如何保他周全!嘎多给您磕头了!”

    说完,嘎多重重的给石闵磕起了头,一旁的张沐风等人这才明白,嘎多刚刚为何忽然冒犯石闵。

    “行了,你起来吧!”石闵微微抬手示意,见嘎多直起身,石闵又说道:“既然你们两兄弟冒此风险给我带路,我石闵自然会尽力保你们周全!”

    嘎多还是不放心,又说道:“公子可要信守承诺啊!”

    石闵微微一笑,伸手将嘎多拽了起来,同时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听到石闵如此答复,嘎多也只能默默点头,然后拍拍康嘉,叮嘱道:“跟着闵公子!不要乱跑!”

    康嘉用力的点点头。

    见兄弟二人都交代完毕,石闵大声命令道:“准备出发!”

    入夜,匈奴人的营地上,点着一堆堆的篝火,所有帐篷和篝火的位置,都是以阵法排布,外围还有暗哨,防止石闵的人马夜袭。

    “二殿下!您果然足智多谋!一连多日,石闵那小子都没占到便宜!我的弟兄现在个个士气高涨,想要和那些汉人决一死战!”千户官得意的说道。

    慕容儁微微一笑,说道:“石闵的人马想来,此刻应该会有些焦躁,明天或者后天,应该就是双方一决高下的时候了!”

    “我觉得也不用再拖下去了!早些把这小子收拾了,早些回漠北。”

    “并非是因为这个,而是后天,我们便要进入山区,一旦进山,骑兵无法展开阵型,石闵也会担心受到伏击而不敢轻易追击我们,所以,他一定会在我们进山之前,放手一搏!”

    千户官自信的说道:“那这小子就是自取灭亡了!咱们现在占尽地利,进可与他决一死战,退可进入山林伏击,谅他也不敢冒进!”

    “千户大人,你可确定,此处并没有其他的路绕到我们的后方?”慕容儁问道。

    “那是自然,这条路我走过不下十回,南边和西边都是崇山峻岭,从未听说过有那条路可以穿过南面的高山,直插我们的后方的!除非石闵的人都长了翅膀,会飞!哈哈哈哈!”

    慕容儁这才放心,松了口气,又问道:“探马派出去了吧?”

    “这是自然!”千户官答道。

    见慕容儁反而有些担忧的样子,千户官不解,问道:“二殿下,你怎么反倒忧虑起来了!”

    一旁的慕容恪也觉得有些奇怪,停下手里的事情,看着慕容儁。

    “没事!”慕容儁看看两人,说道:“我只是在想,石闵接下来会怎么做!”

    “二殿下不必担心,不管他怎么做,我们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只要他现在不开溜,那死的一定是他!”千户官信心满满的说道。

    慕容儁点点头,又嘱咐道:“今明两天,要更加警惕,同时告诉你的手下,准备与石闵的人马决战!”

    “好!”

    石闵的人马,在康嘉的带领下,沿着羊肠小道,神不知鬼不觉的穿梭在崇山峻岭之中,慕容氏两兄弟和匈奴人依旧是浑然不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整整一天,石闵的人马,出乎意料的没有再出现在匈奴人的视线里。匈奴千户官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正常,倒是慕容儁,开始有些怀疑,石闵是不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但是就算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石闵除了正面与他们一较高下,还能有什么花招。不过就算是这样,慕容儁始终还是有些不放心,相反,慕容恪和其他匈奴人一样,已经十分期待即将到来的决战。

    第三天傍晚,匈奴人在一处高坡上安营扎寨,忽然,一个探马跑来禀报:“大人!发现赵军的行踪了!”

    慕容儁一听,心中算是松了半口气,千户官则是直接问道:“在哪里!情况如何!”

    “还是只有小股人马,没有发现他们的大部队!据属下估计,外围的几个暗哨,有的可能已经被赵军发现了!他们似乎并不急着杀我们,而是一路往西,好像是要查探地形!”

    “二殿下!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石闵开始按耐不住了!如果我所料不差,今夜他们定会偷袭!”

    慕容儁点点头,对千户官说道:“千户大人,吩咐你的手下,今夜打足十二分的精神,准备最后一战!”

    “没问题!早就准备好了!”

    “还有!派出探马,一定不能让石闵那小子占得先机!”

    “行!交给我了!”千户官拍了拍胸脯,风风火火的去给他的部下下令了。

    “终于可以和石闵一较高下了!”慕容恪有些兴奋的握紧了拳头。

    慕容儁却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怎么了二哥?你愁眉苦脸的作什么?”慕容恪问道。

    慕容儁摇摇头,答道:“没事,就是心里有点怪怪的,觉得有些不放心!”

    “嗨!二哥,你一定是最近操心过度,累了!所以才会有些不安!放心!咱们已经占尽优势!”

    “但愿是吧!”慕容儁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走开了。

    夜深,匈奴营地上篝火烧的通红,百步之内,甚至可以看见地上的沙石草根。所有匈奴人都睁大了眼睛,没有入睡,时刻警惕的注意四周的动静。

    不知为何,慕容儁的心头开始涌现出不详的预感,他看着那些匈奴人,在漫漫长夜中煎熬般的等待,刹那间觉得,前几日积累的优势,似乎正在被慢慢消磨殆尽。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在明处,石闵却在暗处,他不清楚石闵何时回发动进攻,石闵却掌握着这最后一战的主动权。

    千户官开始有些按耐不住了,低声问道:“二殿下,你说石闵这小子什么时候来?”

    “不太清楚!”慕容儁摇摇头,然后问道:“派出去的探马,有没有发现石闵的踪迹?”

    “半个时辰前,一队探马来报,三十里外出现了不明马队,由于天烟,看不到有多少人,但是根据传来的马蹄声,大约有几百匹马!应该就是石闵的人马!”

    “半个时辰,那照理说,现在应该能听到动静了!为何石闵迟迟不动手?”慕容恪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告诉所有人,一定要稳住!这个时候,一定要有耐心!”慕容儁说道。

    千户官和慕容儁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千户官又问道:“二殿下,我不明白,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为何我们不主动出击!”

    “石闵既然带着区区几百人就敢打我们的主意,还尾随了这么多天,那他必定是有准备,我们现在还占据着有利地形,先不要轻举妄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