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到了这个关键时刻,匈奴人自然还是会听从慕容儁的建议,于是整个匈奴营地,再次陷入了寂静。

    此时此刻,匈奴营地东面三十里外,一处隐秘的水草丰茂之处,正卧着几百匹马和十一个人,这些人正是朱松和他的手下,以及给他们带路的嘎多。

    其他人都安静的睡着了,只有嘎多毫无睡意,躺在地上辗转反侧。

    “你不睡觉干什么?”旁边的朱松闭着眼睛忽然问道。

    一听到朱松跟他说话,嘎多连忙转过身低声问道:“朱将军,这马上就要行动了,你们怎么还睡得着?”

    “吃饱睡好了才有力气打仗!你要是不想睡,一边待着去,别影响我们!”朱松说着,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嘎多看着朱松定定心心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朱将军,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丑时过了!”朱松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又说道:“既然你不想睡,那就帮我们值夜吧,过了丑时叫我!”

    嘎多应了一声:“是……”

    也许嘎多并不清楚石闵的这些部下为何非要等到丑时过后再行动,但是他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至少为石闵尽忠,对他不会有坏处,所以嘎多便所以不睡了,安静的坐到了一边,替朱松等人守夜去了。

    匈奴人等了整整一夜,眼看着丑时都过了,四周却依旧没有动静。营地周围的篝火,也开始慢慢变小,烟暗开始侵蚀他们紧张而又兴奋的神经,随之而来的是阵阵疲乏之意。

    见此情形,千户官也不再废话,喊道:“所有人听令!举起你们的马刀,随我冲锋!”

    话音刚落,他便一马当先冲了出去,紧接着,近三千人马如同潮水一般,涌下山坡,朝着两里外的那一片火光冲去了。

    刹那间,万马齐鸣,嘶喊声,马蹄声,振聋发聩。

    此时天还没亮,夜幕下几百步外,就算点着火把,也看不清任何状况。由于有风向优势,匈奴人决定先发制人,在他们还没进入对方的射程范围之内,他们便乱箭齐发,朝着对面射了过去。

    “二殿下,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千户官一边骑马冲锋,一边大声对旁边的慕容儁喊道。

    “哪里不对劲?”慕容儁大声问道。

    “怎么对面……”

    话还没有说完,眼看着对面离自己只有几十步了,他也来不及回答慕容儁,举起马刀准备作战。

    这时候,匈奴人猛然间发现,他们冲杀的目标,原来只是一个马群,每匹马的背上,都固定着一根火把,上面却空无一人。而这些受了惊的战马,疯狂的冲乱了匈奴人的阵型。

    “人呢!怎么回事!”千户官大喊,而一旁的慕容儁,心里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话音刚落,耳边忽然传来了惨叫声,慕容儁和慕容恪连忙回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队人马,与此同时,箭雨疯狂的射向他们,一时间匈奴人陷入了慌乱。

    “你不是说石闵不可能绕到我们的身后吗!”慕容儁愤怒的问千户官。

    “我哪知道他们从哪里冒出来的!”千户官也完全懵了,大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组织你的人马,与石闵决一死战!”

    慕容儁说着,拍马而出,慕容恪连忙跟上。千户官不敢大意,急忙组织人手反扑。

    尽管匈奴人确实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可是石闵出乎意料的招数,打的匈奴人措手不及。这些匈奴人原本已经熬了一晚上,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偏偏开局不利,匈奴人顿时在士气上便输了一半。

    五百狼骑尉顺着山坡往下冲锋,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瞬间将匈奴人的队形冲来,双方开始激烈的交战。

    慕容恪等这一天已经等了许久,此刻,他好战斗狠的性情被完全激发出来,独自一人便冲进了狼骑尉的阵型之中,力敌数人,竟丝毫不落下风。

    而那些匈奴人,虽然是匈奴人中的精锐,但是奈何他们遇到的是精锐中的精锐,双方一交手,便有不少匈奴人死在狼骑尉的长刀之下。

    石闵带着几个随从,在人群之中冲了几个来回,杀的匈奴人收尾不得兼顾。他一手持钩镰枪,一手持长戟,所到之处,玉石俱碎。

    “石闵!”忽然一声呐喊,穿过战场的厮杀声,传入石闵的耳朵里。

    石闵闻声转头望去,此时天已蒙蒙亮,他隐约看到百步外,一个似曾相识之人正手持长枪,朝他冲过来。

    待他定睛一看,来人正是慕容恪,石闵大喊一声:“来的正好!速与我一战!”

    说完,石闵将钩镰枪插入地面,挥舞着手里的长戟,迎着慕容恪冲了过去。

    两人第一个照面,便都用尽全力,只听到“铛”的一声,两人的兵器都被弹开,彼此擦身而过,一击都没有成功。

    石闵冲出去几十步以后,连忙勒马停下,调转马头,握紧长戟,再次朝慕容恪冲了过去。而此时的慕容恪,在刚刚与石闵第一次交锋以后,被石闵的神力深深的震撼到了,那股强劲的力道,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虽然他没有把握打赢,却也十分想尝试一下,于是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慕容儁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忽然出现在了石闵的左侧,冷不防的一枪刺了过来,而慕容恪也已经离他近在咫尺。

    原本两兄弟以为就此可以拿下石闵,没想到石闵突然身体微微一偏,伸出左手,赤手空拳精准的抓住了慕容儁的枪杆,右手奋力一挥,朝着慕容恪扫了过去。

    慕容儁被石闵抓住枪杆,他双手猛然用力,愣是分毫都动弹不得,而慕容恪见石闵的长戟已经快要挥到自己,连忙举枪格挡,却依旧被震的虎口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