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原本散漫的匈奴人开始聚拢,那个因为畏惧而躲在其他人背后的,也似乎是壮了胆,又站了出来,而且这些人的眼里开始充满敌意。

    慕容儁心知大事不妙,假装对慕容恪责骂道:“跟你说过多少次!言语要收敛!给我一边待着去!”

    慕容恪虽然迟钝了一点,但是也意识到情况好像有些不对,但是依然倔强的站在原地,狠狠的瞪着那个出言不逊的匈奴人。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慕容儁用力拽了一下他的胳膊。

    慕容恪握紧了拳头,咬咬牙,然后一把推开围着他们的匈奴人,一声不吭的转身走开了。

    看到慕容恪一言不发的走了,匈奴人开始起哄嘲讽,一旁的慕容儁倒也没有恼怒,微微一笑,只是他的眼神,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那个说鲜卑人是狗的匈奴人,原本还在放肆大笑,看到慕容儁正面带微笑,暗露杀机的看着他,不知为何心生惧意,不自觉的停止的嬉笑,咽了咽口水,悻悻的走开了。

    由于还有**个受了伤但尚能救治的狼骑尉,石闵一路上不敢耽搁,一边用嘎多给的药应付着,一边急行军赶路。无奈他们没有马车,受伤的将士不能骑马,只能让其他人轮流抬着担架步行,一直跑到过了子时。

    “少将军,歇会儿吧!再走下去,活着的弟兄也吃不消了!”张沐风有些心疼的说道。

    石闵牵着马,回头看了看担架上的人,还有那些抬着担架的部下,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吩咐道:“就地扎营!”

    听到石闵下了命令,那些狼骑尉小心的把担架放了下来,然后开始安营扎寨。

    石闵叉着腰,看着南边的夜空,喃喃自语的说道:“不知道回去给刘大人报信的人,能不能尽早带着马车,来把咱们这几个弟兄接回去。”

    张沐风擦了擦脸上的汗,走到石闵身边,皱着眉头说道:“照理说,派回去的弟兄,最晚明天这个时候也能到了。”

    石闵点点头,说道:“可是按我们现在的速度,最快也要七八天才能赶到!多耽搁一天,弟兄们……”

    石闵该没说完,忽然一个人大声喊道:“少将军!”

    石闵连忙回过头,那人冲他喊道:“赵信快不行了!”

    其他人一听,心都揪了起来,石闵连忙跑了过去,其他人很识趣的给石闵让路,站到了旁边。

    石闵几乎是跪在赵信的身边,知道石闵来了,赵信强撑着睁开眼,眼泪瞬间就下来了,他双唇嗫嚅,微微颤抖,挣扎着想要抬起自己的手臂,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那样力气。而他的身子,已经被鲜血浸湿。

    石闵连忙双手握住他的右手,略有些哽咽的说道:“派回去送信的弟兄就快回来了,赵信,你一定要坚持住!咱们还要一起回赵国!一起杀匈奴人!杀鲜卑人!”

    赵信此时已经眼神涣散,眼角的泪水悄然从满是血污的脸上滑落,他艰难的说道:“少……少将军……我知……知道……我快……快不行……了……”

    “快别说话!好好歇着!”石闵说着,回过头喊道:“止血药呢!拿来!”

    旁边的一个人哭着答道:“没用的,少将军,赵信身上的伤是贯穿伤,定是伤到要害了,之前已经用过药,根本止不住!”

    “把药拿来!”石闵伸手讨要。

    “别……”赵信虚弱的拽了拽石闵,自顾自的说道:“下辈子……我……要杀……尽胡人……少将军……我……”

    “你要活下来!这辈子咱们还没……”石闵话还没有说完,他便停下了,此时赵信嘴巴微微张开,眼睛还微微睁着,却已经一动不动。

    死亡带给他们的,不是恐惧,而是悲伤,是无尽的悲伤!这是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情感,也是所有人不愿体会的情感。

    石闵没有说话,他坐在赵信的旁边,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这个一天前还活生生的弟兄,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

    他伸出手,轻轻的合上了赵信的双眼,然后解下自己的披风,盖在了他的身上,蒙住了他的脸。

    旁边的其他人,有的已经泣不成声,有的则一声不吭,悄悄的抹着眼泪。

    “都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石闵对其他人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围在旁边的人,也都渐渐散去,这时候,一阵马蹄声传了过来。

    张沐风抬头一看,对石闵说道:“应该是朱松带着人赶来了!”

    石闵还是坐在地上,安静的看着赵信的尸身,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见石闵没有说话,张沐风识趣的走开了,迎着朱松的人马去了。

    “朱大哥!”张沐风远远的行礼喊道。

    “沐风,少将军呢!”朱松四处看了看,然后跳下马问道。

    张沐风连忙拽着朱松,低声提醒道:“少将军守在赵信旁边,心情很不好,你小心说话!”

    “赵信怎么了?”朱松连忙问道。

    “走了。”张沐风深深的叹了口气。

    朱松一愣,问道:“在哪里?”

    张沐风抬起手,指了指方向,朱松一看,石闵果然不声不响的坐在那里,于是拍了拍张沐风的肩膀,说道:“我去看看!”

    说完,便朝石闵走了过去。

    “少将军!”朱松低声喊道。

    石闵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事情都办妥了?”

    “都办妥了!被咱们杀死的匈奴人,右耳都被我带人削了下来,一共两千六百三十四个!”朱松说着,对身后的两个人抬手示意。

    两个手下各拎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把袋子放到了石闵面前。

    石闵只是瞥了一眼,愤恨的说道:“就是杀光那三千个匈奴人,也抵不上咱们这些死去兄弟的性命!”

    “少将军!人死不能复生,咱们得好好活着,替弟兄们报仇!”

    石闵又看了朱松一眼,默默的点点头,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缓缓起身。

    “嘎多和康嘉呢?”石闵低声问道。

    “在那边老实待着呢!”朱松给石闵指了指方向。

    石闵看着那弟兄俩一眼,两人正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啃着干粮,于是石闵问道:“匈奴人身上的钱财,都扒下来了?”

    朱松一愣,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暗中观察这兄弟俩?尤其是嘎多,有没有私藏什么?”

    朱松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答道:“末将好像没有看到他偷藏东西。”

    “你确定?”

    朱松又想了想,答道:“确实没有看到。”

    石闵点点头,又问道:“战马兵器,收拢了多少?”

    “粗略统计了一下,战马八百匹,箭矢三万余支,至于其他方面……”朱松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反正末将已经把能带走的全部都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