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把这些东西全部带回赵国。【】”石闵吩咐道。

    朱松点点头,然后看了看石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话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石闵微微皱眉。

    朱松拱手行礼,低声说道:“恕末将直言,这两个羌族人,尤其是那个叫嘎多的,心眼多的很,少将军还是不要将他带回赵国为妙,免得将来养虎为患,请少将军三思。”

    “当初我答应他保他周全,只要他肯替我带路,现如今大破匈奴,贴膜兄弟俩功不可没,我岂可言而无信?”

    “可是羌族人都是狡猾的小人,对于这样的人,咱们何必讲那么多君子之礼?更何况他们的首领木都,不也出尔反尔了吗?当初少将军您说替他夺回首领之位,只要他肯......”

    “好了!此事我自有定夺!这两兄弟若是会咬人的狗,那杀了便是,如果还算听话,留着又何妨?”石闵摆摆手,打断了朱松的话。

    朱松本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想起了张沐风刚刚嘱咐他的话,于是乖乖的站正行礼:“是......”

    刘远志独自留在羌族人的大营,一连多日,每天求见木都,说的都是称臣之事。一开始木都还有耐心见他,连续两次以后,木都便也觉得不耐烦了,找了诸多借口推脱,归根结底就一个意思,等石闵做到了约定的事情,到时候再说。

    刘远志虽然无奈,却也异常倔强,照例每日去求见。尽管木都拒绝见他,卡布也不搭理,但是刘远志依然这样坚持,因为他这是要提醒羌族人,约定还在,不要试图背弃承诺。

    这天夜里,刘远志躺在卧榻之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石闵一日不归,收服羌族一事便一日没有着落,细细盘算,自邺城出发至今,已有两月,圣上嘱咐之事,却丝毫没有进展。

    想到这里,刘远志再也无法安心躺着,只得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套了一件袍子,走出了自己的帐篷,想要四下走走。

    在羌族大营待了这么多天,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刘远志,所以值夜的羌族士兵看到刘远志,也懒得多问。

    不远处便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放行!我是赵国人,游击将军石闵的部下!奉将军之命......”

    “管你是谁,夜闯我们大营,就得抓起来!”羌族人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拿人。

    “再不让开,休怪我不客气!”那人说着,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住手!”刘远志连忙跑过来。

    “刘大人!”石闵的手下认出了刘远志,连忙喊道。

    “他是闵公子的人,你们这是做什么?”刘远志义正言辞的质问道。

    为首的那个羌族人冷笑道:“刘大人请见谅,这深更半夜的,谁知道他是干嘛的?我等职责所在,不敢懈怠。”

    “那现在搞清楚了吧?还要不要抓人?是不是连我也要一起抓起来?”刘远志很不客气的问道。

    那人瞥了瞥嘴,有些不悦,说道:“既然刘大人来了,在下自然是要给一个面子!下次可就不会客气了!”

    刘远志冷笑一声,说道:“是吗?若是闵公子在这里,你这句话恐怕会让你人头落地!你信不信!”

    那人冷眼看着刘远志,终究没有再说什么,悻悻的退到了一边,石闵的手下连忙下马。刘远志看了看周围的羌族人,吩咐道:“随我来!”

    那人点点头,牵着马跟随刘远志往营地里走了。

    两人进了帐篷,刘远志立马问道:“情况怎么样?是闵公子派你回来的吗?”

    那人恭敬的向刘远志行了一个礼,说道:“回刘大人,正是少将军派属下回来的,昨日少将军带领我们大破匈奴人,斩敌两千有余,但是弟兄们也有不少死伤,有大约十个弟兄受了重伤,急需救治,但是我等没有药,也没有马车,所以少将军特命我回来向刘大人求助。”

    听到石闵大破匈奴,刘远志松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了!”

    “大人可有办法?”

    刘远志转身给那人倒了一大碗水,递了过去,那人愣了一下,连忙双手接过,低头说道:“谢大人。”

    “只能去找木都或者卡布!”刘远志想了想,又问道:“你家少将军现在何处?”

    “西北方向,距离此处大约六七百里,没有马车,弟兄们只能抬着担架步行往回赶,就算再快,也得六七天才能赶回羌族大营!到时候恐怕已经晚了!”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卡布!”刘远志说着,转身就往外走。

    “大人,我随你一起去!”那人连忙放下手里的碗。

    刘远志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由于是深夜,二人不便骑马再营地里走,只能步行赶去卡布的住处,走到营帐外,还没靠近,便被人拦住了。

    “刘大人,深更半夜的,你来做什么?”卡布的侍从问道。

    刘远志打量了一眼这个人,说道:“我要见你们万户!”

    那人笑了笑,说道:“刘大人,我们万户白天都没有见你,更何况是这大半夜的?您请回吧,等天亮了,我自会向我们大人禀报,就说刘大人来过。”

    “我现在有急事,一定要见他!烦请通报。”刘远志说着,破天荒的还微微拱手行礼。

    “刘大人,不是小人不愿意,而是小人不敢打扰万户大人休息!请回吧!”那人说着,再次请刘远志离开。

    刘远志瞪了他一眼,径直朝卡布的大帐走去。

    卡布的侍从立马伸手拦住,厉声说道:“刘大人,我好言相劝,请速离去,别让我等难做!”

    “我已经很客气的告诉你,我有急事要见你们万户,你却再三推辞阻拦!意欲何为!”刘远志有些恼火了。

    “我等职责所在,请!”那人异常坚定,身边其他的几个守卫也都围了过来,想要把刘远志和石闵的部下赶走。

    刘远志一介书生,被人这么一推搡,便有些站立不稳,险些倒地。石闵的部下见状,抬手便是一拳,将一人打翻在地,再是凌厉的两脚,踢翻两个,然后一把将刘远志拽住,拉到自己身边。

    “好小子!敢动手!来人!拿下!”卡布的侍从怒了,立马对其他人下令。

    “我看你们今日谁敢把我拿下!”刘远志毫不畏惧的站了出来。

    原本还凶神恶煞的羌族人,看到慷慨激昂的刘远志站在他们面前,愣是没人敢动手。刘远志怒目圆睁,气势如虹,几个羌族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再往前一步。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卡布大帐的帘子被拉开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刘大人,深更半夜你在此喧哗,未免太不懂礼数了吧?”

    卡布的侍从们见主子被吵醒,连忙解释道:“万户大人恕罪!小的们已经让他们离去了,只是......”

    “万户,深夜打扰,实在抱歉,只是在下确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请大人帮忙!请见谅!”刘远志拱手行礼说道。

    “有什么事情,等天亮了再说吧!刘大人请回!”卡布自始至终,连大帐都没有出,只是朝刘远志挥挥手,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想走。

    “卡布万户!”刘远志大声喊道:“今日你若不听我说完是什么事情,将来定要后悔!”

    听到刘远志这么说,卡布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微微皱眉,再次转过身,问道:“刘大人,你该不是想要跟我玩什么花招吧?”

    “明人不说暗话,我要问万户大人借几样东西!”刘远志直奔主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