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借东西?”卡布倒觉得有些新鲜。

    “马车十辆,刀伤药止血药若干!”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很好奇,刘大人问我借这些东西做什么?”卡布说着,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刘远志冷笑一声,答道:“实不相瞒,这些东西是闵公子要的!”

    “他要的?他不是去打匈奴人了吗?要这些做什么?”

    “匈奴人已经打完,车马用于安置受伤的弟兄,刀伤药用于救治,事不宜迟,还请万户立即安排!”刘远志说着,微微拱手行礼。

    “急什么?这大半夜的,也不是说到嘴边就能立即拿到手上的,刘大人先回去等着吧,明早我把你要的东西派人送过去。”卡布说完,转身就走。

    “时间紧迫,还是请万户大人即刻安排吧!闵公子痛失手下,正是情绪急躁的时候,还是不要耽搁的好。”

    “你威胁我?”卡布有些不悦。

    刘远志笑了笑,说道:“岂敢岂敢,我只是向万户表示事情紧急,望万户行个方便,否则到时候闵公子那些受伤的部下因为救治不及时而殒命,恐怕到时候会迁怒于别人,他这个人,与他的父亲西华侯一样,最是护短!”

    刘远志的话,听起来还算客气,实际上是把刀架在了卡布的脖子上。此刻卡布已经知道,石闵凭借五百人马大破三千匈奴,这等让人惊叹的战力,实在是他不敢小看的,而他已经和石闵有一面之缘,在他的印象里,石闵是个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狠角色。

    所以听到这里,卡布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他身后的刘远志,则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

    “立马去安排一下,十辆马车,还有刀伤药和止血药。”卡布头也没回的对手下吩咐了一句,想必脸色很是难看。

    “还要十个赶车的车夫,我们就两个人,人手不够!”刘远志又说道。

    卡布依旧转身,只是微微侧脸,又吩咐了一句:“按他说的去办!”

    “是!”卡布的手下点点头,然后斜了一眼刘远志,也没有多说什么。

    “多谢万户大人!”刘远志朝着卡布的背影大声喊道。

    卡布只是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半个时辰以后,车马和药都准备完毕,这时候,卡布的随从领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刘大人。”那人有些傲慢的喊道。

    刘远志斜了他一眼,问道:“何事?”

    “万户大人特意吩咐,让我给你派一个懂得治伤的人。”那人说完,一个年纪稍长的人从他背后走了出来。

    刘远志对卡布的这个安排,倒是颇感意外,于是语气稍稍缓和,说道:“那就烦请你替我谢谢万户大人!”

    那人似笑非笑,依旧板着一张臭脸,说道:“告辞!”

    由于时间紧迫,刘远志不敢耽搁,带着人便火速出发了。

    石闵心中担忧那几个重伤的将士,连续两天彻夜未眠,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夜里,他一直坐在篝火旁,看着那几个人。临近天亮,张沐风有些看不下去了,劝道:“少将军,您就去睡会儿吧!这样一直盯着,弟兄们也不会立马好起来!”

    “赵信走了,我担心其他弟兄也会在我不经意间离去!”石闵叹了口气,说道:“我带着弟兄们一起离开邺城,却没能将他们好好的带回去!实在是我的过错!”

    石闵说着,狠狠的捶了一下地面。

    “少将军,若非你的带领,弟兄们死伤会更多!您就不要自责了!”

    “我记得赵信还有一个弟弟,也在咱们军中,对吧?”石闵问道。

    “没错,才十六七岁!跟着王世成将军,平日里负责王将军的日常生活。”

    “既然赵信走了,他唯一的兄弟,咱们要替他照顾好!”

    张沐风点点头,说道:“也不知道送信的人,能不能尽早回来接我们!”

    石闵脸色凝重,回头看了看那几个躺在担架上的人,喃喃自语道:“但愿他们此时已经出发了。”

    “所幸这两天,这些伤重的弟兄情况都还算稳定,只是卑职还有一些担忧。”

    “怎么了?”石闵问道。

    张沐风抬头看了看四周,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眼下已是夏天,天气越来越热,,若不及早把战死弟兄们的尸身安排好,怕是等咱们赶到羌族大营,便已经腐烂。这几日,弟兄们的伤口由于缺药,有的已经开始化脓红肿,情况不容乐观啊!”

    石闵默默点头:“你分析的有道理!”

    “少将军,卑职有一个建议。”张沐风弱弱的说道。

    石闵看了他一眼,说道:“有话就说,不必这么小心翼翼。”

    张沐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卑职建议,这些战死弟兄的尸身,还是就地安葬吧,好让他们早些入土为安。”

    “不行!”石闵一口回绝:“这些弟兄,我一定要带他们回赵国!”

    “可是……”

    “此事不容商量!”石闵坚定的说道:“我把他们带上战场,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埋骨他乡!将来连个祭拜的人都没有!”

    张沐风见石闵主意已定,也不再进言,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药还有多少?”石闵问道。

    张沐风摇摇头,答道:“已经用完了!伤重的弟兄都没够用,至于那些还能动弹的,就更不用说了。”

    “这是我考虑不周!若是准备充分,弟兄们哪里要受这样的苦?”石闵自责道。

    “只能希望车马和药能及时送到!”张沐风也无奈至极。

    “这次让慕容氏两兄弟跑了,算是放虎归山,实在是功亏一篑!现在匈奴人和鲜卑人狼狈为奸,以后咱们赵国,恐怕要腹背受敌了!”

    “若是把羌氐两族收服,咱们不就多了两个帮手了吗?”张沐风说道。

    “哼!这两个跳梁小丑,只要他们不趁火打劫就谢天谢地了,指望他们?呵呵,我还不如指望路边的一条野狗!”

    “那咱们要他们向赵国俯首称臣,又有何意义呢?”张沐风不解。

    “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石闵摇摇头,叹了口气。

    “请少将军指点一二。”

    “我刚刚已经说了,只要羌氐两族在关键时刻不趁火打劫就好!将来的局势,必定是匈奴和鲜卑两头牵制我们赵国,若是羌氐两族再来凑热闹,那赵国真的是四面楚歌了!所以在这种时候,一定要让羌氐两族不敢对我们动手!所以与其说是收服,不如说是威慑!”

    “如此一来,以咱们赵国现在的兵力,同时应付鲜卑和匈奴,实在是有些吃力!”

    “现在屯田已经开始实施,只要三五年时间,赵国便可得到喘息,届时兵源充足,粮草充足,就不必再担心两线作战!更何况鲜卑现在也不敢兴兵来犯,去年雪狼谷一战,全歼了独孤南信的六万大军,算是伤到了他们的元气,所以鲜卑至少会安稳个三五年而不敢入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