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真要向羯族人低头不成?”胭脂夫人有些不悦。

    木都看着卡布,指了指,似乎是想听听卡布的想法。

    卡布叹了口气,想了好一会儿,缓缓说道:“依我看,咱们不如暂时向赵国俯首称臣......”

    “不行!”胭脂夫人还没等卡布说完,便一口回绝。

    “哎呀我的好妹妹,你倒是听我说完啊!”

    木都扯了扯胭脂的衣服,微微皱眉,示意她先不要急。

    胭脂板着脸,乖乖的坐在那里不再说话,于是卡布接着说道:“现在天下大势,实乃群雄争霸,咱们羌族地少人稀,暂时没有逐鹿中原的能力和机会。现在咱们夹在赵国和匈奴之间,一味掺和,只会两头都捞不着好。与其这样,倒不如置身事外,石闵不是要一纸文书来证明咱们向赵国称臣纳贡吗?给他便是,说到底,这一纸文书也就是一张纸而已!只要咱们心里记得自己是羌族人,不是羯族人的门户奴隶即可。匈奴和赵国早晚要大战,咱们就坐山观虎斗,谁都不帮,暗地里却要养精蓄锐,待他们两败俱伤,那咱们的机会就来了!”

    “大哥,口头约定算是无凭无据,这白纸烟字的写下来,若是再反悔,可就落人话柄了!到时候你让我夫君被天下人耻笑?”

    “世道这么乱,哪还讲那么多信义?当年春秋时代,他们汉人争霸天下的时候,不也是今天和你结盟,明天便翻脸无情吗?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汉人总说兵不厌诈,既然他们可以这样阳奉阴违,那我们为何要那么坦诚?”

    胭脂夫人听了卡布的话,倒也觉得有些道理,于是问木都:“夫君,你以为如何?”

    木都显然是没有什么主张,连连点头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这么办吧!”

    “至于氐族人那里,首领,您看要不要派人先去通个气?”

    “######”木都又点点头。

    “大哥,我看这就没必要了吧?氐族人那里,让石闵和刘远志自己去操心就好,我们替他们出这个力干嘛?”胭脂夫人阻拦道。

    “既然是演戏,那就干脆假戏真做,单凭一纸文书,他们不一定会对我们放心,若是我们主动出力帮他们,那石闵和刘远志肯定会更加信任我们,将来赵国势必对我们放松警惕,这样一来,我们就更安全了。”

    胭脂夫人和木都对视了一下,对卡布的话一时间拿捏不准。

    “首领,您觉得如何?”卡布问道。

    “大哥,我怎么觉得你的想法,越来越没骨气了?”胭脂夫人瞥了他一眼。

    卡布一听,倒有些不乐意了,反问道:“妹妹,那我问你,你是要命还是要名?”

    “当然是要命!”胭脂毫不犹豫的回答。

    “既然是要命,那咱就暂时低个头!又不是跟着他们去赵国为奴为婢,等他们一走,咱们羌族人照样过咱们的自在日子,这有何不可?”

    “反正我觉得,咱们要是这么做,就太过于卑微了!”胭脂夫人还是有些犹豫。

    “那你说,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卡布又反问道。

    胭脂夫人撇了撇嘴,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了两个字:“没有。”

    “那不就行了?”卡布叹了口气,又问木都:“首领,此事您以为是否妥当?”

    木都点了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既然如此,那我就派人去一趟氐族人那里,早日把石闵他们打发走,咱们也好松一口气。”卡布自顾自的说道。

    “大哥,桑铎的那些余孽,都处理的怎么样了?”胭脂夫人忽然问道。

    “这些人还不是墙头草?桑铎倒了,萨鲁他们也死了,他们的那些手下,也就成了一盘散沙。我把几个关键的人给杀了,算是敲山震虎,给他们一些警告。”

    “那就好!”胭脂夫人看着木都,埋怨道:“当初劝你对你这个兄弟提防一点,你偏不听!现在看看,最后靠得住的还是我的娘家人!”

    听到胭脂的这些话,木都的脸色是红一阵白一阵,甚是尴尬。

    一旁的卡布看着,连忙责备胭脂夫人:“妹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首领是你的夫君,你应该辅佐,而不是这样指责!”

    “我……”胭脂夫人有些不服气。

    卡布瞪了她一眼,然后朝她使使眼色,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胭脂夫人识趣的把话咽了回去,木都却笑着拍了拍卡布的肩膀,然后端起酒碗,向他示意。

    卡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木都是表示对他忠心的赞许,于是连忙端起面前的酒碗,低头微微行礼,然后一饮而尽。

    走出大帐,已是太阳当头,卡布的心情却丝毫没有受到炎热天气的影响。现在桑铎已经是阶下囚,再无人可与卡布争高下,此时此刻,整个羌族,他卡布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想到这里,卡布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笑,而且还几乎笑出了声,他隐约觉得,自己已经几乎是羌族的主宰。

    如张沐风所说,连续几天的高温,那些阵亡将士的尸身,已经开始有异味,有些将士开始忍不住反胃想吐。

    朱松等人再次劝石闵:“少将军!还是让这些弟兄早日入土为安吧!咱们连棺木都没有,再这样下去,这活着的人也受不了啊!”

    石闵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他转头看了看马背上的那些尸身,空气中确实开始弥漫着一些不寻常的味道。石闵的内心十分矛盾,狼骑尉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心血,任何一个人的损失,都会另他心痛不已。

    “还记得吗?你们正式成为狼骑尉的那一天,曾经说过什么?”

    “同进同退,生死与共!”朱松毫不迟疑的答道。

    “那你说,咱们能把这些弟兄就这样扔下不管吗?若是就地埋了,那很简单!可是清明寒食,这些弟兄连一炷香一杯酒都没有!这叫我们心里如何过意的去?”

    “可是少将军……”

    “少将军,卑职有话要说。”一旁的张沐风忽然插话道。

    石闵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见石闵没有发话,张沐风便说道:“这些弟兄,都是咱们的生死兄弟,把他们留在这里,实属无奈,他们必定不会埋怨我们。此外,咱们汉人讲究入土为安,逝者已矣,咱们带着他们在烈日下暴晒,也是让这些弟兄无法安宁啊!”

    石闵听了这些话,嘴角微微抽动,但是依旧没有说话。

    张沐风知道石闵已经在犹豫,于是接着说道:“少将军刚刚说的也对,这些弟兄若是留在这里,清明寒食,连个祭拜的人都没有,可是末将以为,咱们早晚会饮马河西,踏平诸胡,到时候,咱们带着更多的弟兄前来祭拜,岂不是更好?”

    一旁的朱松听着张沐风的话,不禁悄悄竖起了大拇指,暗自佩服,张沐风则朝他皱皱眉头,示意他收敛一点。

    石闵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说道:“你们说的,我都明白!可是……”

    张沐风也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时候,石闵忽然又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这些弟兄入土为安吧!”

    见石闵松了口,朱松和张沐风等人也松了口气,连忙应道:“末将这就去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