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几十个战死的狼骑尉,被安葬在一处空地上,几十个坟包整齐的排列,犹如他们生前列阵对敌一般。此时已是深夜,坟包旁边,点着两堆火,石闵和所有部下,都聚集在坟包前。

    石闵一手抓着一壶酒,一手握着佩刀,笔直的站着,说道:“诸位弟兄,今生能与你们并肩作战,是我石闵的荣幸。”

    说完,只见他拧开水囊的塞子,然后从左往右洒了一道,神色严峻的又说道:“今日以水代酒,敬诸位!他日,定用贼寇的鲜血和头颅来祭拜!”

    石闵说着,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一旁的朱松有些吃惊,连忙想要去搀扶他,却被张沐风一把拽住,示意他不要过去。

    朱松将信将疑的看了看张沐风,终究还是乖乖的站在原地。众人见石闵朝着阵亡弟兄的坟头重重的磕了一个头,于是所有人也不约而同的跪了下来,一齐磕头。

    就在这时候,一阵马蹄声从烟夜中传了过来,出于警惕,狼骑尉所有人立马警觉起来。就在众人还在想来人是谁的时候,那人便喊道:“少将军!刘远志大人带着人来接应咱们了。”

    一听是自己人,而且带来了刘远志前来接应的消息,石闵喜出望外,连忙朝着那人跑了过去。

    “情况如何!”石闵喊道。

    此时回来报信的人还没到跟前,大声答道:“刘大人带来的人已经快到了,最多十里路!”

    话音刚落,那人已经到了跟前,连忙翻身下马,说道:“少将军,弟兄们终于有救了!”

    在焦急中等了几天,终于等来了车马和救命药,石闵心中如释重负,长长的舒了口气。

    众人望穿秋水一般等了一会儿,终于听到了“隆隆”的马蹄声,紧接着,远处的烟夜中,看到了点点火光。

    “少将军,他们来了!”张沐风首先喊道。

    石闵心中一喜,说道:“走!跟我去迎接刘大人!”

    石闵说完,便跨上朱龙马,朝着刘远志策马而去,张沐风连忙举着火把,带着两个人追上去。

    “刘大人!”石闵首先呐喊道。

    一听是石闵的声音,刘远志连忙大声回话:“让公子久候了!远志来迟了!”

    话音刚落,石闵已到跟前,车夫连忙勒马停下,刘远志还没等车停稳,便天下马车,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石闵连忙跳下马,走上前便双手紧握着刘远志的手,满是感激的说道:“刘大人雪中送炭,真是救我弟兄于水火!请受石闵一拜!”

    石闵说着,便要对刘远志行礼,吓得刘远志连忙拽着他,说道:“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就不必拘礼了!救人要紧!”

    刘远志说着,指着一个年纪稍长的羌族人说道:“此人是卡布派来的,懂得如何治伤!”

    石闵打量了一下那人,胡子拉碴其貌不扬,看似普普通通,出乎意料的拱手行礼说道:“有劳阁下,请速替我的弟兄治伤!”

    那人也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便提着一个包袱朝石闵的营地去了。

    没走几步,便回过头,有些木讷的问了一句:“人在哪里?”

    “这边请!”张沐风连忙指路。

    那人瞥了张沐风一眼,也没说话,便朝着张沐风手指的方向去了。

    看到此人性情似乎有些古怪,石闵便问道:“刘大人,这个人靠不靠谱?怎么看起来神神叨叨的?”

    “应该靠谱,是卡布安排的!”

    “卡布?”石闵觉得有些奇怪,心中不放心,于是对刘远志说道:“走,过去看看。”

    待石闵赶到,那人已经忙活开了。只见他蹲在地上,点了一盏羊脂灯,然后指了指担架上的人,对张沐风说道:“把他衣服脱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怪人到底想怎么做,但是张沐风还是乖乖的照做了。

    由于天气炎热,这人身上又有伤,所以锁子甲早已卸下,只套了一件粗布衣服。而张沐风生怕弄伤他,所幸用刀划破衣服,将伤口袒露出来。

    怪人用举着羊脂灯仔细了一下伤口,石闵也凑上去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伤口已经呈暗红色,虽然已经不流血,但是肿胀的厉害,隐约还是白黄色的脓水流出。

    那怪人皱皱眉头,不知嘟哝了一句什么,其他人也没听清,只见他打开身后的包袱,找到一个小木盒,然后打开,里面是一个被兽皮包着的什么东西。

    怪人将东西取出,打开兽皮,这才发现,原来里面包着的,是十几把造型奇特的小刀,而且只有手指一般长短,借着微弱的羊脂灯,依然可以看得到刃口非常锋利。

    他看了看伤口,再看了看那十几把小刀,终于挑了一把,捏在手里,然后将刀刃微微烤火,再对张沐风说道:“帮我举着灯!”

    “这是要做什么?”石闵忍不住问道。

    那人头也没抬,随口答了一句:“救人!”

    石闵虽然不明白这个人会怎么做,但是也猜得到似乎是要在他的人身上动刀子。石闵生怕出问题,蹲下问道:“既然是救人,用这刀做什么?”

    怪人白了石闵一眼,没有搭理,转过头对张沐风有些不耐烦的喊道:“还要不要我救人了?把灯拿过来!”

    张沐风有些迟疑,看了看石闵,石闵也只得点了点头,示意照做。

    张沐风双手小心的将羊脂灯捧到怪人旁边,结果那怪人还不满意,责怪他:“靠近点!看不清!”

    张沐风撇了撇嘴,依然照做了。

    怪人仔细看了看伤口,然后用手指在伤口周围轻轻按了几下,便有红白色的血水流了出来,而那个伤员也一脸痛苦的样子。

    石闵刚想阻止,只见那怪人用极快的速度再次划开伤口,受伤的那人再次疼痛难忍,闷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你干什么!”石闵见人都晕了,便有些怒了。

    “救人!”怪人头也不抬,将小刀放回,然后手法利落的揉着伤口四周。

    石闵看着怪人着干净利落的指法,眼睛都要看花了,他再仔细一看,这时候伤口就出了粘稠的脓水,接着又是红白相间,直到流出鲜血,怪人这才停下。

    这时候,众人再仔细一看,原本暗红肿胀管的伤口,已经平复了不少,而伤口旁边,则是一大摊污秽之物,看着令人作呕。

    只见那怪人又从包袱里取出一个胳膊粗细的竹筒,然后打开,从里面捏出一根竹片,又在竹筒里捣了捣,最后剜了一块出来烟色的什么东西,呈粘稠状,猜测应该是什么草药。

    “把灯举好了!”怪人又对张沐风说道。

    张沐风悻悻的没有说话,依然照做。

    怪人有些不耐烦的了,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用左手轻轻扒开伤口,右手再将那竹片上的药膏均匀的涂抹在伤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