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药膏涂抹完毕,怪人又从另外一个竹筒里,取出一支绣花针和一团线,针线事先已经不知道是被石闵东西浸泡过。

    穿好线,那怪人又开始缝合伤口,速度极快,看得出非常老练,一旁的石闵等人是目瞪口呆。

    “巴力大叔?”嘎多站在人群中,忽然喊了一句。

    那人似乎是听到了有人喊他,抬头看了看,发现喊他的人是嘎多,愣是石闵反应也没有,继续低头干他的事情。

    看到巴力理都不理他,嘎多甚是尴尬,石闵的部下也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嘎多只能悻悻的撇了撇嘴,乖乖的退到其他人后面去了。

    不一会儿,伤口缝合完毕,巴力又在伤口上涂了点东西,便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腿脚。

    见四周有人围观,巴力倒也丝毫不慌张,他不紧不慢的提着自己的包袱,往前走了几步,其他人连忙给他让路,于是巴力走到下一个担架旁,又开始忙活他手里的事情了。

    “灯拿来!”巴力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东西,一边头也不抬的喊了一句。

    看的巴力古怪的样子,石闵实在是觉得有些奇怪,于是朝嘎多招招手,叫他过来。

    “公子有何吩咐?”嘎多连忙跑过来问道。

    “这个人叫巴力?”石闵低声问道。

    嘎多点点头。

    “这个人似乎有点奇怪,所有的人他都当看不到,说话也不理,这是怎么回事?”

    “回公子的话,他就这脾气,古怪的很,平日里跟谁都不说话,只管做自己的事情。【】”

    “看他的样子,治伤似乎很有经验,就是不知道靠不靠谱,能不能救我的人。”石闵又问道。

    嘎多还没来得及回答,蹲在地上的巴力却忽然开口了:“你要是不相信我,就另请高明吧!”

    此言一出,把所有人吓了一跳,石闵压根儿没想到,他故意压低嗓门,这巴力还能听得到,而嘎多等人吃惊的,则是巴力居然会如此直接顶撞石闵。

    石闵愣了一下,那巴力依然背对着他,蹲在地上,只是停下了手里的活,微微侧脸,等候石闵的回话。

    嘎多见气氛有些尴尬,连忙笑着圆场:“巴力大叔,少将军他不是这个意思!在咱们羌族,还能有谁的本事能跟......”

    “给老子闭嘴,没跟你说!”巴力丝毫不留颜面的打断了嘎多的话。

    “你......”嘎多也有些恼羞成怒,可是又不能说什么过激的话,只能生生的憋回了肚子里。

    “大叔见谅,我年轻气盛,没见过世面,还望大叔不要计较,尽快救治我的弟兄。”石闵象征性的拱了拱手,还算客气的说道。

    见石闵松口,巴力什么话都没说,继续干他的事情了。

    看的巴力似乎很有把握,石闵也松了口气,便拉着刘远志转身离去。

    “公子见谅,这一路上在下也没跟他说几句话,不知道此人原来脾气这么古怪。”刘远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管他古怪还是不古怪,能把人救了就好!”石闵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声答道。

    “恭喜公子此次大破匈奴。”刘远志说着,回头看了看四周,又问道:“为何不见慕容氏两兄弟?”

    石闵忽然停下脚步,有些遗憾的说道:“没有抓住!让这两人给跑了!”

    刘远志愣了一下,问道:“跑了?怎么会让他们跑了呢?”

    石闵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就五百来人,而匈奴有三千,双方激战,这两人趁乱逃脱!我带人去追,但是他们逃入深山,而我恐有埋伏,所以没有再追。”

    “哎!真是功败垂成!”刘远志有些懊恼的拍着大腿说道。

    石闵心中本来也有些不悦,听到刘远志这么说,以为刘远志是在责备他,脸色更加难看。

    见石闵板着脸不说话,刘远志似乎觉得自己失言,连忙解释道:“公子不要误会,我并非责怪公司,只是觉得煮熟的鸭子飞了,有些可惜。”

    石闵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懊恼也无济于事!”

    “说的也是!”刘远志微微点头,又说道:“不过现在匈奴和鲜卑定然是狼狈为奸,铁了心要与我赵国作对,恕我直言,公子,咱们肩上的担子很重啊!”

    石闵默默的点点头,问道:“这些日子,羌族人那边有何动向?”

    “不瞒公子说,这些日子你浴血奋战,我也日日去找木都和卡布,生怕他们再生什么事端。一开始还能见到木都,后来这厮干脆躲着不见我了!就连那卡布也是一样!”

    “我觉得这里面恐怕还有变数!”石闵有些担忧的说道。

    刘远志吸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正是有此担忧,我才日夜睡不安宁啊!”

    “刘大人,依我看,这事儿咱们还得做两手准备。”

    “两手准备?若是羌族人再耍无赖,咱们还真开战不成?”刘远志有些纳闷。

    石闵摆摆手,说道:“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策。羌族人皆是无信无意之徒,就算他们暂时俯首称臣,也只是一纸文书,他日翻脸不认,我们也奈何不得。眼下赵国处境不妙,没有必要与之开战,既然这样,想办法削弱他们,让他们内讧,或许更好。”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只是不知道从何处入手更为妥当?公子可有打算?”

    “刘大人,你以为卡布此人如何?”石闵问道。

    “卡布?”刘远志想了想,说道:“此人看似对木都忠心耿耿,但是为人圆滑的很,其他的,便不知道了。”

    “桑铎倒台,卡布是大功臣,自此以后,在整个羌族,他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人,你觉得他到了这个地步,会不会有二心?”

    刘远志愣了一下,缓缓说道:“按常理来说,木都胸无大志又软弱无能,这卡布或许会有谋逆之心!”

    “但是他毕竟是外戚,光明正大的杀了木都,恐怕不可能,但是如果架空首领,他虽然名义上不是首领,但是已经与之无异了!”石闵想了想,又说道:“我听嘎多说,木都的长子,是他的第一个夫人所生,五年前便被定为继承人,不知是不是这么回事。”

    “没错!这个消息属实,胭脂夫人恰好也有一个儿子,今年四岁!”

    刘远志说着,看了看石闵,两人相视而笑,刘远志说道:“公子高明!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

    石闵微微一笑,说道:“当年立木都长子,听闻是桑铎带头支持,现在想来,应该是桑铎为了压制卡布而故意为之,现在桑铎倒了,那以胭脂夫人的性情,她定会动这方面的心思!”

    “看来,咱们应该私下见见卡布和这位胭脂夫人,好好聊聊此事。”

    “大人说的不错。”石闵点点头。

    “只是单凭这一点,恐怕掀不起大的风浪吧?”刘远志有些担忧。

    “若是以木都的长子为赵国质子,大人以为会是怎样的结果!”

    “妙哉!此乃一石二鸟之计!若是这样,那羌族必定内乱!”

    “没错!”石闵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