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刘远志,你疯了吧!”卡布拍案而起,指着刘远志骂道。

    刘远志不慌不忙的笑了笑,这时候,卡布的侍从送来酒肉,帘子刚刚拉开,那人还没来得及禀报,见帐内刘远志和卡布气氛有些尴尬,顿时愣住了。

    “东西放下!出去!”卡布不耐烦的吩咐道。

    那人一声不吭,连忙将东西送进来,便匆匆退了出去。

    刘远志不慌不忙的倒了一碗酒,对卡布说道:“万户,稍安勿躁!在下觉得,这个非常要求合乎情理。”

    “合乎情理?且不说首领和我有没有意见,就是羌族各大小氏族也不会同意!把我们未来的首领送到你们赵国去当质子?这么没头没脑的想法,刘大人还是快些烂在肚子里吧!”

    卡布说着,有些不悦的坐了下来。

    “刚刚万户说,那是你们未来的首领!那在下敢问万户大人,这个未来的首领与你何干?”刘远志反问道。

    卡布一愣,没有说话。

    “据我所知,当初把他扶上位的是桑铎,不是万户大人你!虽说桑铎有心篡位,但是对于这小子来说,桑铎还算是他的恩人。而万户你就不一样了,你与他往日无恩今日无情,一旦他做了首领,岂会容你独大?所谓树大招风,万户今日可能还名利加身,明日可就说不定了!”

    “我手握重兵,他能耐我何?刘大人就不要危言耸听了。”卡布板着脸说道。

    “你手握重兵又如何?说到底,万户你虽然身居高位,但也只是外戚,你若想取而代之,则名不正言不顺,民心悖逆,你就算赢了又如何?无人做你的部众,你是要做一个光杆首领吗?”

    “当然不是!”卡布说道。【】

    “以在下的拙见,万户不如仿效曹孟德,一样可以号令天下,何乐而不为?只是这首领之位,怕是不能让木都的长子库里台去坐了!”

    “此事非同小可,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说动首领,就算首领同意,还有各家氏族的反对!刘大人,你给的这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计策!”

    “非也非也!万户,此事有人可成!”

    “谁?”

    “您的胞妹,胭脂夫人!”

    “她?”卡布疑惑的问道:“她凭什么冒着被群臣针对的风险,去做这件事?”

    “就凭库里台做了质子,她的儿子可以成为继承人!这个理由,够不够?”

    卡布沉默不语,刘远志自然看得出他心中正在反复权衡。

    “万户,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您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得多为自己考虑考虑!若是你的外甥将来做了首领,你这个做舅舅的,一样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何乐而不为?”

    “刘大人,此事说来轻巧,要办成却是难如登天,我想听听大人有何见解!”

    “库里台虽然是长子,但是他的生母早已去世,桑铎也已倒台,剩下的他的那些舅父,如今也难以和万户你抗衡!想要达成此事,需做两件事!”

    “哪两件事?”

    “这第一件,是堵住众人之口,大人需对他们恩威并施,只要多数人点头,那事情就成了一半!第二件事嘛,便是看胭脂夫人的枕边功夫如何了!”

    “大人以为,此事有几成把握?”

    “六成。”刘远志说道。

    “只有六成?别无他法?”卡布有些担忧。

    “万户大人,咱们有共同的目标,但凡有其他方法,在下自然坦然相告,而眼下,唯有这样行事。这两件事,论难度,自然是第一件更加难办,不过胭脂夫人若是能说服木都首领,那库里台去赵国为质子一事,便有七成把握!”

    卡布对于刘远志的话,自然是要心中掂量一番,他眼神狡黠的问道:“刘大人,你机关算尽,难道就真的只是为了回到赵国好交差?”

    “当然。”刘远志神色镇定,一脸真诚。

    “素闻刘大人思维敏捷,辩才无双,今日细谈一番,果然是名不虚传!”卡布故意奉承道。

    刘远志淡然一笑,说道:“万户过奖了,你我各为其主罢了。你的妹妹是首领夫人,我的妹妹是赵国贵妃,所以万户大人的处境,刘某深有体会!你我可算是同病相怜啊!”

    “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今日我得和刘大人你多喝几碗酒!”卡布说着,举起了酒碗。

    “哈哈哈,万户大人客气了!今日咱们这个朋友算是交下了,他日万户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在下义不容辞!”刘远志也爽快的举起酒碗。

    酒过三巡,卡布看似微醉,他的眼神却很是清醒,刘远志倒也有些迷糊了,话开始多了起来。

    “刘大人,今日的酒还可以吗?”卡布醉醺醺的问道。

    刘远志满脸通红,又抿了一口,喊道:“痛快!今日与万户聊的痛快,这酒也喝的痛快!”

    说完,刘远志又一副迷迷糊糊地样子,端起酒碗,喊道:“来!万户大人!干了!”

    卡布笑了笑,自然是不会拒绝,因为他的目的,就是让刘远志酒后吐真言。

    眼看着刘远志倒酒都倒不到碗里,卡布便缓缓起身,端着酒碗坐到了刘远志的身边,顺手给他的碗里倒满酒,然后勾着他的肩膀,问道:“刘大人,让库里台去做质子,是你的主意还是那石闵的主意?”

    “当然是我的主意!”刘远志拍着胸脯说道:“石闵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岂能和我比?”

    “那是自然!刘大人谋略过人,我十分佩服!”卡布笑着说道。

    刘远志两眼迷离,指着卡布,微笑着含糊其辞的说道:“万户大人才是真的英明!来!干!”

    卡布端起酒碗,却没有喝,刘远志却很实在,一饮而尽,然后有些粗鲁的用袖子擦了擦嘴,说道:“万户啊!伴君如伴虎啊!”

    “刘大人何出此言呐?您在赵国可是风生水起,六部大臣,就数刘大人你最年轻有为!”

    刘远志摆摆手,说道:“万户有所不知!这次出使河西,石闵这小子风头出尽,我身为户部尚书,岂能将头功让给他?所以若是能把库里台带回赵国做质子,陛下那边,我可是大功一件!但若是没有这件功劳,陛下那里,我这脸面没地方搁啊!万户,你可明白我的难处?”

    刘远志一身酒气,满脸通红,看上去甚是兴奋。

    “原来刘大人是这个打算!”卡布微微一笑,心中却暗暗想着,原来刘远志和石闵这两个人,是面和心不和。

    而卡布一直担心刘远志突然给他出这样的主意,是另有阴谋,现在见他已经喝的稀里糊涂,所以刚刚刘远志的那番话,卡布自然不会再有怀疑。

    忽然,刘远志一把抓着卡布的胳膊,整个人都靠了上来,说道:“万户!这可是对你对我都有好处的事情,你可一定要尽心尽力去促成此事啊!”

    卡布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刘大人放心!咱们的交情,都在酒里!这件事,我一定想办法办成!”

    “好!”刘远志神神叨叨的直起身,晃晃悠悠的端起酒碗,疯疯癫癫的喊道:“那还得喝!交情不够深!”

    话音刚落,刘远志手一抖,酒碗打翻在地,人也瘫坐下来,接着便一动不动了。

    “刘大人?”卡布推了推他,轻声喊道。

    刘远志摆了摆手,稀里糊涂的喊了一句:“喝!我要......继续......”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便耷拉下去,又没动静了,看来是真的醉了。

    卡布放下酒碗,看着烂醉如泥的刘远志,冷笑了一下,然后对帐外的侍从吩咐道:“来人!”

    “在!”

    “把他送回去!”卡布将酒碗丢到一边,起身走开。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