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卡布一声令下,他的那些部下连忙七手八脚的把桑铎放了下来。【】

    木都走近蹲下一看,桑铎蓬头垢面,半截舌头伸了出来,面目狰狞,让人看了有些不寒而栗。脖子上有一条深深的勒痕,显然这就是致命伤。

    木都脸色凝重,缓缓站起身,一旁的卡布连忙谢罪:“首领恕罪!臣没有看好桑铎,请首领恕罪!”

    木都冷哼一声,瞪了卡布一眼,然后转身就走,卡布又连忙追了上去。

    “首领!”卡布一边追一边喊道。

    木都也不理睬,径直去了胭脂夫人那里,一进去,便狠狠的把手里的皮鞭摔在了地上,着实把胭脂夫人吓了一跳。

    “今天这是怎么了?不是出去狩猎了吗?怎么气冲冲的回来了?”胭脂夫人连忙上前问道。

    话音刚落,卡布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一进来,胭脂夫人便故作吃惊的样子,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卡布朝她眨了眨眼睛,胭脂夫人心领意会,对木都又说道:“夫君,若是我兄长有什么过失,您别顾及我,该如何惩罚就如何惩罚!”

    木都抬头看了胭脂夫人一眼,又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把兄妹俩都吓了一跳。

    胭脂夫人连忙指着卡布骂道:“大哥,你做了什么事让我夫君这么生气!你快说实话!”

    卡布一脸“无辜”的说道:“我……我没做什么啊……”

    这时候,木都忽然抬起头瞪着他,卡布连忙改口说道:“桑铎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不是一直关着吗?”胭脂夫人有些吃惊,放下手里的东西问道。

    “是......是畏罪自杀......”卡布看了看木都,又说道:“应该是畏罪自杀!”

    “畏罪自杀?”胭脂夫人纳闷道:“这该死的本就不该留他性命!首领对他百般信任,他却恩将仇报!现在既然死了,那就随他去便是......”

    胭脂夫人话还没有说完,木都连连拍着桌子,吓的胭脂夫人连忙识趣的闭上了嘴。兄妹俩都看得出来,一向软弱无能的木都,这次是真的怒了,所以他俩自然不会去触这个霉头。

    木都抬头看着卡布,比划了几下。卡布连忙答道:“首领放心,这件事,除了桑铎的两个部下,没有其他人知道!事关重大,臣不敢向他人透露半个字!”

    木都点点头,脸色依然凝重。

    这时候,胭脂夫人终于忍不住,故意问道:“夫君,到底是什么事?你别这么愁眉苦脸的,身体要紧!”

    木都不说话,只是板着脸。于是胭脂夫人又朝卡布投去了目光,卡布有些为难的说道:“桑铎的两个部下招供,大公子库里台,实际上是桑铎和梅花夫人的私生子……”

    “胡说八道!”胭脂夫人斥责道:“大哥,你怎么能听信这种鬼话?”

    卡布辩解道:“妹妹,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我奉命清算桑铎的所有事情,既然有这样的流言传出,我自然是要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夫君,梅花姐姐不是这样的人!她一生清白,她的儿子库里台,也颇有您当年的风范,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居心不良,想要离间你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妹妹!这件事不能轻易下定论!那两个人跟随桑铎几十年,为何会突然说出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想将功赎罪,求首领饶他们一命!若是单单他俩的招供,恐怕还不足为据,但是为何桑铎突然要寻短见?这不是说明他做贼心虚吗!”卡布坚持说道。

    “大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梅花姐姐不是这样的人!”胭脂夫人说着,又对木都说道:“夫君!此事还是要调查清楚的好!必须还梅花姐姐一个清白!”

    “怎么查?桑铎已经死了,现在是死无对证!还能……”

    “这话是谁说出来的,就查谁!”胭脂夫人打断了卡布的话。

    卡布看着一声不吭的木都,想探探他的口风,却发现木都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胭脂夫人识趣的朝卡布摆摆手,示意他先出去,卡布点点头,向木都恭敬的行礼,低声说了一句:“臣告退。”

    木都没有回应,卡布只能悻悻的退了出去。

    待卡布走后,胭脂夫人蹲下来,抓着木都的手深情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木都的眼神满是气愤和哀怨,他看了看胭脂夫人,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库里台是你的继承人,你要相信他!”胭脂夫人劝慰道。

    “##########!”木都一边比划着一边咿咿呀呀的说道。

    “我知道!但是现在既然有了这样的谣言,我们也该查清楚,至少给梅花姐姐也有一个交代!当然,我肯定是不相信这个荒唐的说法的!”

    “#############”木都又说道。

    “桑铎突然自杀,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而畏罪自杀!但是不能因此就断定库里台不是您的亲生儿子!”

    木都深深的叹了口气,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不过,将来首领之位的继承人,其出生和血统一定要是先祖一脉相承的!不容有半点差池!这也关系到咱们羌族未来的命运,所以……”

    “###############”

    “但是在此之前,您还是要相信库里台!如果连您都不相信他,那咱们的族人怎么办?此事必须妥善处理,否则将会引起轩然大波!”

    木都点点头,忽然,又将胭脂夫人一把搂在怀里,久久不愿松手。

    “放心吧!我永远都陪在你身边!还有我们的儿子戈隆!他也会一直陪着你!”

    木都微微点头,没有作声。此刻他的内心,如同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孤独的漂泊无依。而胭脂夫人的一席话,给了莫大的安慰和归属感。

    接下来的几天里,整个羌族陷入了莫名的恐慌之中,尽管谁都没有把这件事到处传播,但是卡布紧锣密鼓的调查,却也让不少人人心惶惶。

    库里台终于按耐不住,直接跑去找木都,想要说明什么。

    “大公子!首领正在与大人们议事,您不能进去!”木都的侍从们将库里台拦在了帐外。

    “让开!我要见首领!”库里台呵斥道。

    “大公子请见谅,首领吩咐过,议事期间任何人不得进去打扰!您还是晚些时候再来吧!”

    “我是首领的嫡长子!也是你们将来的首领!谁给你们的胆子拦住我的去路!”库里台说着,拔出腰间的佩刀,指着那几个侍从。

    那几个人自然是不敢与库里台动武,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却依然没有让开,只是又说道:“大公子,我等职责所在,请不要为难我们!”

    这时候,胭脂夫人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众人闻声望去,连忙行礼:“夫人。”

    库里台不慌不忙的收回兵刃,微微行礼,眼神里却是对胭脂夫人有一些仇视。

    胭脂夫人淡然一笑,没有与之计较,而是对那几个侍从们说道:“大公子不是外人,你们为何拦着他?”

    “可是首领吩咐过……”

    “不要可是了!让大公子进去!首领若是怪罪下来,有我顶着!”胭脂夫人吩咐道。

    那几个侍从面露难色,相互看了看,谁也不敢轻易点头。

    “怎么?我说的话也不管用吗?”胭脂夫人责问道。

    “不是……”

    “那就给大公子让路!”

    几个侍从迫于无奈,只能乖乖的站到一边,低着头说道:“公子请!”

    库里台冷哼一声,瞥了胭脂夫人一眼,也没有说一声谢谢,便径直走向大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