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夜深人静时分,一个偏僻的营帐内,两个人被五花大绑在两个架子上,身上已经事伤痕累累。旁边烧着一个炭盆,里面烧着几块烙铁。

    这两个人看着火红的烙铁,心中不免有些害怕,这时候,卡布走了进来,两人一看,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喊道:“万户!卡布万户!您可是答应我们的!这怎么......”

    “闭嘴!”卡布低声呵斥道。

    那两个人被卡布给镇住了,立马乖乖的闭了嘴,不敢说话,卡布则又看了看外面,然后转过头对两人吩咐道:“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去做,我保你们没事,你们的家人也不会受到牵连!”

    “可是......”

    “可是什么?吃点苦头,总比掉脑袋强吧!”卡布瞪了两人一眼。

    就在这时候,守在门口的一个随从忽然探进脑袋,低声提醒道:“万户,首领过来了!”

    卡布一听,连忙对两人呵斥道:“别乱说话!”

    两人咽了咽口水,有些慌乱的点了点头。

    卡布见着两人点头,便转身准备出去迎木都,刚刚转身,帘子已经被人拉开,来人正是木都。

    “首领!”卡布连忙行礼。

    木都点了点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便走到了那两个人面前。

    见到木都,其中一个人故作镇定的喊了一声:“首领。”

    听到他这一句首领,木都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就是这群混账,跟着桑铎造反,于是木都抬手就是一鞭子,狠狠抽在他的脸上。

    那人咬咬牙,没有喊叫一声。

    木都扭头看了一眼卡布,卡布会意,连忙说道:“首领,这两个人还是一口咬定,库里台是桑铎的儿子。”

    听到卡布这样说,木都又看着眼前被绑的严严实实的两人,眼神甚是毒辣,让人不敢直视。

    “首领,我们说的都是实话!”另外一个人说道。

    “你们俩论罪当死,现在趁着首领还给你们说话的机会,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若是有一丝隐瞒,把你们剁碎了喂狼。”卡布声色俱厉的对二人说道。

    二人对视了一下,默默的点点头。

    由于卡布早已计划的天衣无缝,所以两人所供述的,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环环相接,滴水不漏。

    木都并非绝顶聪明之人,面对这样完美编织的骗局,木都毫无判断的能力。所有的供述,除了不断刺激着木都愤怒的神经,再无其他的作用。

    看着木都越来越阴沉的面孔,一旁的卡布对两人的表现甚是满意。

    “首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就是这样。”卡布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对木都说道。

    此时的木都,不再是一脸的怒气,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茫然,开始变得忧郁。木都有些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便缓缓走了出去。

    对于木都来说,他太在乎事情的真相,他自私而又懦弱的性格,决定了他极度内心缺少安全感。梅花夫人已经过世多年,这样关于库里台生世的捕风捉影之谣言,勾起了他多疑的本性,并且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尽管他没有足够的理由,让他相信这仅仅是一个谣言,但是他一样不能说服自己,这不是一个谣言。

    永远无法说服自己,又永远无法打破心中的怀疑,这或许便是卡布的精明之处。

    至少,这个心结,是永远都解不开了。

    看着木都有些蹒跚的背影,卡布的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得意而又阴冷的笑容,他和胭脂夫人的阴谋,已经奏效。

    两天之后的一个傍晚,石闵的人马,终于出现在羌族人的视线里。数百名狼骑尉,衣衫褴褛,却依旧精神抖擞,跟随着石闵,带着他们的荣耀,站在了羌族人的面前。

    得知石闵归来,刘远志欣喜万分,急匆匆的前去迎接,而木都等人,却是一脸的惆怅,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最不愿意面对的结局,即将到来。

    “木都首领!”石闵坐在马背上,笑了笑,微微抬手行礼。

    木都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如你我约定,我五百人马,大破三千匈奴,如今凯旋,敢问你的文书何在?”石闵直奔主题。

    “公子,你说你打败了匈奴人,我们不曾亲眼看到,可有凭证?”胭脂夫人问道。

    石闵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然后向身后的部下抬手示意。

    石闵的两个部下从马背上摘下四个布袋,扔到了众人面前。石闵指着那四个布袋,对木都和胭脂夫人说道:“袋中所装,是我们所杀匈奴人的右耳,一共两千六百多只,请木都首领和夫人过目。”

    “才两千六百多个?”胭脂夫人看也没多看一眼地上的东西,说道:“事先约定,要斩杀三千个匈奴人,才算你赢,现在不足三千,这赌局,似乎公子并没有赢吧?”

    “夫人,混战之时难免有漏网之鱼,更何况闵公子不过区区四五百人,匈奴人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不敌,又岂会坐以待毙?自然是想尽办法逃命,试问怎么可能将三千匈奴人斩杀干净?”

    “不不不,刘大人此言差矣,赌约就是赌约,当时可没说可以少几个。更何况少的不是一个两个,足足有三四百号人,这……”

    “胭脂夫人!”石闵冷冷的喊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胭脂夫人看到石闵已经眼露凶光,不禁有些怯懦,乖乖的闭上了嘴。

    “若是这等差异也要细算,倒不如我们先算算之前木都首领的承诺该作何解释!”石闵不慌不忙的说道。

    卡布见状,连忙站出来圆场,说道:“闵公子,一路辛苦!我家首领与你所约之事,事关重大,此处此景,怕不是说话的地方吧?”

    胭脂夫人悻悻的站在木都身边,没有说话。而木都则向卡布微微点头示意,卡布心领意会,对石闵说道:“公子,不妨大帐一叙,如何?”

    石闵微微一笑,没有拒绝,翻身下马,对木都说道:“木都首领,请!”

    木都看了石闵一眼,也没有回应,转身便走开了。

    待木都等人离去,刘远志连忙低声问石闵:“公子,我派人……”

    “大人放心,消息我都已经知道!”石闵微微一笑,说道:“大人神机妙算,干得漂亮!”

    “公子过奖!依我看,如今时机已然成熟,质子一事,今日便可提出来!”

    石闵点点头,说道:“大人说的有理,一会儿,咱们见机行事,如何?”

    “好!就这么说定了!”

    这时候,卡布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二位,请吧!”

    两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卡布正站在二十步外看着他们,便不再交谈,一起跟着卡布朝大帐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