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刘远志和石闵走后,大帐之内立马炸开了锅,众人议论纷纷,不少人自然是坚决反对,尤其是库里台的两个舅父。

    刘远志和石闵尚未走远,听到帐内的吵闹声,两人会心一笑。刘远志说道:“公子,看来咱们的计策奏效了!”

    石闵一边走一边低声说道:“此事大人居功至伟,都是大人的绝佳演技,骗过了卡布。”

    刘远志笑道:“公子过奖。这一路颠簸,将士们可好?”

    “谢大人惦记,弟兄们总算是伤情都稳定了!还有十几个人,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没事,咱们的事情还没办完,大战结束,刚好借着这段时间让弟兄们休息。”

    “刘大人,走,咱们帐内一叙!”石闵说着,拍了拍刘远志的肩。

    “公子请!”

    木都对众人争论感到非常的烦躁,他一方面纠结库里台的生世之谜,一方面又下不了决心让库里台去做质子,所以一时间实在是难以决断。

    正当卡布与库里台的舅父等人争的面红耳赤之时,木都径直起身离开了大帐,随众人去争论去了。

    “首领!”库里台的舅父克拉尔见木都要走,连忙起身喊道。

    此时此刻的木都只想安静的待会儿,所以尽管克拉尔大声呼唤他,他也未曾停下,更未曾回头。

    看到木都决然的背影,克拉尔火冒三丈,质问道:“卡布!你什么意思!赵国人什么意图你看不出来吗!”

    “克拉尔,老子还真没看出来赵国人有什么企图了,我只看到你胡言乱语,唯恐天下不乱!”卡布反唇相讥道。

    “别以为你打的鬼主意我们心里不清楚!库里台一旦去了赵国,你就会唆使首领改立戈隆为继承人!然后还施展你的野心!”

    面对克拉尔**裸的指责,卡布不紧不慢的冷笑着说道:“克拉尔,说你胡言乱语,你还不承认!我卡布忠于首领忠于羌族!何曾唆使过首领废长立幼!”

    卡布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又说道:“克拉尔!我看,你们弟兄俩八成和桑铎的谋反有牵连,所以一心想制造混乱!”

    “放你娘的屁!卡布!你不要太嚣张!说我们哥俩谋反?我看你就是下一个桑铎!羌族早晚毁在你这个权奸手里!”克拉尔骂道。

    卡布终于按捺不住,拍案而起,拔刀相向,嘴里还喊道:“老子要你的命!”

    克拉尔两兄弟自然不甘示弱,立马拔出腰间的刀,准备与卡布拼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胭脂夫人大声呵斥道:“住手!”

    不知为何,这几个刀尖上滚过的大老爷们儿,听到胭脂夫人这一句呵斥,居然都乖乖住手了。

    只见胭脂夫人缓缓起身,说道:“你们都是首领的得力部下,你们腰间的马刀,不是用来自相残杀的!而是用来对付外敌的!”

    胭脂夫人与卡布是一奶同胞的兄妹,在任何人看来,他俩都肯定是一伙的。所以尽管胭脂夫人的话听起来大公无私,但是克拉尔等人并不买账,只是瞥了她一眼,手里的刀却依然指着卡布。

    “克拉尔千户,你们把刀放下吧!”胭脂夫人说道。

    克拉尔冷哼一声,质问道:“是卡布先拔的刀,凭什么让我们先放下!”

    “卡布好歹是万户,而你只是千户,下面的话,不必我再说了吧?”

    “胳膊肘果然不会忘外拐!”克拉尔显然已经对胭脂夫人也极为不满,于是埋怨了一句,便对其他几个人说道:“收起来!”

    看到克拉尔的人收刀回鞘,胭脂夫人也朝卡布使了一个眼色,尽管卡布有些不痛快,但还是从了胭脂夫人的意思。

    “对于刘远志提出的要求,我有几句话想说说!”

    “胭脂夫人,如果是那套蹩脚的说辞,想要把库里台送去赵国,我看还是免开尊口了吧!”克拉尔忍不住说道。

    卡布听到这里,实在是按耐不住,骂道:“克拉尔!你小子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首领夫人说话!”

    “行了!都闭嘴!”胭脂夫人有些恼怒道:“你们好歹是堂堂七尺男儿,有本事战场上见真章!躲在大帐之内大呼小叫算什么本事!”

    要说这句话,说出来还确实有些分量,卡布和克拉尔都悻悻的撇了撇嘴,不再争吵。尽管眼神里依旧是怒火中烧。

    “请你们记住!对于这件事,我不发表任何意见!如何定夺,全凭首领做主!免得你们到时候再有说不完的闲言碎语加到我们母子头上!”

    “胭脂夫人!你认为这件事是你不表态就能置身事外的吗?”克拉尔反问道。

    “那克拉尔千户有何高见?”胭脂夫人显然已经有些不悦。

    “你身为首领的大夫人!库里台的后娘!你岂能把你的儿子送到狼窝里去!”

    “我何时说过要把库里台送给赵国人?”

    “你是没说过,但是你也未曾阻拦!”克拉尔开始纠缠不清。

    胭脂夫人有些恼怒了,脸色铁青的说道:“克拉尔千户!请你搞明白!咱们羌族当家做主的是首领大人!不是我!军政大事最终如何决断,都全由首领说了算!岂是我能左右的!”

    胭脂夫人声色俱厉,说的克拉尔等人无言以对,于是又说道:“克拉尔千户,如果我没记错,当时桑铎意图夺位的那个夜晚,萨鲁唆使所有人投票之时,你扔的似乎是烟豆吧!”

    克拉尔顿时脸色有些尴尬,吞吞吐吐的说道:“你休要胡言!”

    “呵呵,我胡言乱语?”胭脂夫人讥诮道:“当时你们这几个能活下来的,不过是因为没有当众表态!而我给你们留了一个面子罢了!首领不知道,我心里却和明镜一般!”

    听到胭脂夫人这么说,克拉尔的脸色更加尴尬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言语。

    “克拉尔千户,你给我记着!考虑到你是梅花姐姐的胞弟,我看在姐姐的份上,给你留足了面子!而你却如同疯狗一般!若是再如此胡言乱语,休怪我不留情面!”

    “胭脂夫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克拉尔和我们几个当初扔的是烟豆而不是红豆?”克拉尔身边一个人忽然说道,此人正是是克拉尔的兄长达班。

    胭脂夫人原本还信心十足,没想到达班还有这么一出。于是胭脂夫人故作镇定,说道:“我自然是亲眼看到了!”

    “呵呵,就凭你一句亲眼看到,恐怕还不够吧?”达班不依不饶道。

    胭脂夫人冷笑道:“那依你看,首领是相信我的话还是你的话?”

    听到这里,达班和克拉尔等人只能暗自咬牙切齿,却也无话可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