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克拉尔,达班,请你们不要忘了你们现在的身份!身为首领的部下,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们心里没底吗!”胭脂夫人强悍的性格再次表现出来,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群道貌岸然之徒,当日我不把事情揭穿,是看在梅花姐姐的份上,看着库里台的份上,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们所有人都扔的烟豆,当我不知道是吗?现在跑来对我指手画脚!当日桑铎谋逆,你们怎么屁都没有一个!”

    克拉尔和达班等人被说的面红耳赤,心中千般不服,却无话可说。

    “我们走!”克拉尔对其他人喊道。

    听到克拉尔的吩咐,几个人也不与卡布等人纠缠,跟着克拉尔往外走。

    忽然克拉尔停下脚步,一脸坚定,眼露凶光,对卡布和胭脂夫人说道:“库里台绝不能被送去赵国!谁要是执意这么做!那就是与我们整个霍格氏族为敌!”

    卡布心中不服,想再教训一下这几个人,被胭脂夫人拦住。而克拉尔等人也一脸怒气的离开了。

    “霍格氏族的人太嚣张了!”卡布愤恨的说道。

    “库里台的身上,有霍格氏族一半的血脉,若是将来库里台当了首领,他们自然是鸡犬升天!又怎么可能同意把库里台送去赵国!”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克拉尔这老小子,还以为他们霍格氏族如当年一样强盛!现在想要......”

    “大哥!不要有这样的想法!”胭脂夫人打断了卡布的话。

    “为何?你没看到他们刚刚嚣张的样子?”卡布问道。

    “尽管我们是想让库里台去做人质,但是明面上不能做的太出格,否则他们必定会散布谣言,煽动民心,把矛头都对准我!羌族的百姓会以为,是我这个做后娘的要坑害库里台!”

    “但是......”

    “你不必担忧,首领对库里台的身世已经陷入了怀疑,而真实的情况,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以他的性格,这种怀疑永远不可能被抹灭!而且会像种子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生根发芽,最终会爆发!”

    卡布叹了口气,默默的点点头,说道:“妹妹说的对,咱们没必要去背这个烟锅!”

    “走!去看看首领如何了!”胭脂夫人对卡布说道。

    话说克拉尔回到自己的营地,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卡布这个混账东西!太不把我们霍格人放在眼里了!”

    达班冷哼一声,说道:“他现在官封万户,是首领面前的红人,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日是趾高气昂目中无人了!”

    “那又如何!我们霍格氏族也不是绵羊!不是好惹的!”克拉尔拍案骂道。

    “二哥!不要冲动!咱们现在不能和卡布硬碰硬!”达班说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刚刚首领的态度你已经看到了!他明明就是在犹豫不决!既然是犹豫,就说明他在考虑要不要把库里台送给赵国人!”

    达班皱着眉头,缓缓说道:“我认为,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库里台去不区做质子!”

    “那是什么?别卖关子!”克拉尔不耐烦的问道。【】

    “近几天,我听到有人传闻,说库里台是大姐和桑铎的私生子!昨日库里台还来找过我,说是去找过首领,却被赶了出来!”

    克拉尔一听,怒火中烧,骂道:“放他娘的屁!哪个王八蛋这样胡说八道!老子非活剥了他!”

    “据说是桑铎的两个部下招供的,只是现在桑铎一死,这件事便死无对证!根据今日首领的反应,基本可以确定,首领已经开始产生怀疑了!”

    “木都这个没用的东西!大姐嫁给他真是瞎了眼了!早知道......”

    “二哥!不要口无遮拦!”达班连忙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对手下吩咐道:“去外面看着!”

    “是!”

    “你怕什么!这是在我们自己的地盘!”克拉尔满不在乎的说道。

    达班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二哥,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件事有限奇怪吗?”

    “当然有问题!”克拉尔抬头问道:“既然你早就听说这个谣言,为何不早些告诉我?”

    “二哥,你今日一早才到,我哪有时间和机会告诉你?”

    “这肯定是卡布和胭脂那个臭女人的主意!他们就是想让戈隆那个毛孩子代替库里台!”

    “无风不起浪,这个阴谋,恐怕不止这么简单!”达班说着,缓缓坐了下来。

    “什么意思?”克拉尔不解。

    “先是传出谣言,说库里台不是首领的儿子,紧接着,赵国人便开口问我们要人!这两件事放到一起,细细一想,分明就是有关联的......”

    就在这时候,达班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口的守卫便禀报道:“大人!库里台大公子来了!”

    二人一听,连忙起身,还未来得及出去,库里台已经走了进来,喊道:“二位舅父!”

    “你来的正好!我有话跟你说!”克拉尔一把将库里台拉到自己身边,坐了下来。

    “二舅,我也有事要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想必今日大帐之内发生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克拉尔问道。

    库里台点点头,说道:“听说了!我就是为这个事情来找二位舅父帮忙的!”

    一旁的达班想了想,说道:“依我看,这件事八成和刘远志也有关系!”

    “当然和他有关系,叫库里台去做质子,就是这狗娘养的提出来的!”克拉尔骂道。

    “不不不!不是这么回事!”达班摆摆手说道:“我的意思是,刘远志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一定是已经和卡布以及胭脂达成了共识!先是有人散布谣言,以此令首领心生疑窦,紧接着,刘远志便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卡布等人便可借此机会,利用首领的疑心,将库里台送入狼窝!这应该就是卡布喝胭脂的计谋!否则事情不会发展的如此顺理成章!”

    “这两兄妹真是比豺狼还恶毒!”克拉尔骂道。

    库里台有些焦急无助,问道:“二位舅父,那现在可有什么办法?前几日我去找父亲,他却对我异常冷淡,把我赶了出来,照这样下去,他一定会让我去赵国做人质的!”

    “先别慌!”达班拍了拍库里台,安慰道:“事情还没到毫无余地的份上!咱们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克拉尔连忙问道。

    “去找刘远志!”达班说道。

    “找他?找他有什么用!”克拉尔有些疑惑。

    达班想了想,说道:“刘远志之所以会提出这个要求,一定是卡布去找了他,给了他什么好处,刘远志才会当着首领的面这样说。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可以去找刘远志,只要他能松口,那库里台便可以留在河西,不必去赵国。”

    “就算留在河西又如何?父亲已经不相信我了!”库里台一脸沮丧的说道。

    “只有先留下来,我们才有机会!你要是去了赵国,那不但你做不了首领,就连我们霍格氏族,都将走到尽头!”

    “舅父......”

    “听我的!先想办法留下来!就算要和卡布拼个你死我活,我们霍格氏族的男人也绝不投降!”达班郑重的说道。

    “话虽如此,刘远志那老小子能答应吗?”克拉尔有些怀疑。

    达班摇摇头,说道:“我不确定,但是见一见他,探探他的口风,还是有必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