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卡布与霍格氏族拔刀相向几乎动手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刘远志和石闵的耳朵里。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张沐风说道。

    石闵满意的点点头,对张沐风吩咐道:“你先退下吧。”

    “是。”

    见张沐风退下,刘远志笑着说道:“闵公子,看来事情的进展,比咱们想象中要顺利啊!”

    石闵点点头,说道:“咱们的这个计策,恰好戳中了霍格氏族和卡布家族的利益点,所以才会激发他们的矛盾。”

    “只是这件事还需要收场才是,虽然明面上羌族人已经答应归顺,可库里台充当质子一事,咱们还没着落。虽说咱们的目的是挑起羌族内部矛盾,但是如果能把木都的儿子握在手里,岂不是更好?”刘远志说道。

    “刘大人说的极是!不过依我看,这件事不必过于担忧!”

    “为何?”刘远志不解。

    “现在支持库里台的霍格氏族和卡布,必定是挑明了要争夺继承人的位子,大人,你说是不是?”

    “这是自然!”

    “库里台的那些舅父,只要有一个不是蠢货,就肯定会把这些事情与我们赵国关联起来!”石闵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刚刚大人已经说了,前几日开始,已经有人散播谣言,说库里台不是木都的儿子,现在我们又问木都要库里台做质子。所以霍格氏族一定认为我们与卡布串通好了,想夺走库里台继承人的位子。”

    “所以,霍格氏族的人一定会来找我们!”

    “没错!”石闵笑了笑,说道:“刘大人,看来你可能还得再演一场戏。”

    刘远志点点头,说道:“依我看,这场戏可以这么演……”

    刘远志说着,朝石闵招了招手。

    ……

    夜深人静之时,刘远志独自坐在帐内,他一手摇着蒲扇,一手拿着一卷书,旁边的桌案上则点着一盏羊脂灯。

    忽然,刘远志隐约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然后抬起头,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已经出现在帐外。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刘远志不慌不忙的说了一句。

    那人迟疑了一下,还是掀开了帘子,走了进来。

    “达班千户。”刘远志笑了笑,放下了手里的书。

    来人正是达班,见刘远志一眼就认出了他,达班倒是有些吃惊。

    “刘大人居然认得我。”达班镇定的说道。

    “请坐!”刘远志抬手示意,说道:“在下恭候多时了!”

    达班缓缓坐了下来,一脸的疑惑。

    看到达班的表情,刘远志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达班千户和克拉尔千户,是大公子库里台的舅父,霍格氏族的头领,在下认识你们,并不奇怪。”

    “刘大人方才说等候多时,莫非知道我要来找你?”达班问道。

    刘远志笑了笑,答道:“在下只是猜到霍格氏族会有人来找我,没想到会是达班千户。”

    “既然是这样,那我来的目的,刘大人也应该清楚吧?”达班又问道。

    刘远志依旧一副淡定从容的笑脸,说道:“大概知道!”

    “刘大人既然知道,那我也不绕弯子了,在下有一事请教,敢问让库里台去赵国,是大人突发奇想还是早有计划?”

    “千户心中已有答案,还要再问我,看来是想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刘远志说着,给达班倒了一碗水,推到他的面前,然后又说道:“不瞒千户说,是突发奇想。”

    “那如果现在在下想请大人收回这个要求,不知大人是否会答应?”

    “在下也是受人之托,既然答应了别人,反口复舌恐怕会落人话柄。”

    达班微微皱眉,随即恢复成笑脸,说道:“刘大人气度不凡,一诺千金,让人佩服!不过刘大人执意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好处?卡布能给的,我们霍格人一样能给!”

    “钱财?非我刘远志所好。名利?羌族人给不了。那请问达班千户,你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来说服我?”

    “那我倒是很好奇,卡布给了一个什么理由,能劳烦刘大人来助他一臂之力?”

    刘远志没有直接回答达班的问题,只是笑了笑,喝了一口水。

    “刘大人以为,库里台去赵国做了人质,实际上,你们带走的只是一个吃干饭的普通人,仅此而已!”

    “哦?千户有何高见?刘某愿闻其详!”刘远志故意装作不明白。

    “库里台的生母,是在下的长姐,已过世多年,现在外面有人谣传,库里台不是首领的儿子,这个,刘大人应该听说了吧?”

    “听说了。”

    “首领是什么样的人,刘大人心里也很清楚,所以库里台如果真去了赵国,那就意味着首领已经放弃他了,所以刘大人,你觉得库里台做质子,有什么意义吗?”

    “有。”刘远志答道。

    “恐怕也就是对赵国的皇帝陛下可以有个交代吧?”

    刘远志笑了笑,问道:“千户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在木都首领面前收回这句话,我说的没错吧?”

    “正是。”

    “那我想问千户一句话,就算库里台留在羌族,你们有何打算?”

    “这个……”达班神色严峻,迟疑了一下,说道:“在下还没想好。”

    “不是没有想好,而是你根本想不到,对吗?”刘远志镇定的看着达班,又说道:“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把握可以保住库里台,你的最坏打算,无非是与卡布来个鱼死网破!若是成功,所幸拥立库里台做新首领,若是失败,便是万劫不复。”

    达班对于刘远志的话,深为震撼,他没有想到,貌不惊人的刘远志,有如此缜密的心思和出色的推断能力,只是寥寥数语,却字字戳中要点。

    “刘大人不愧是赵国的顶梁柱,这般精明,非常人能及!”达班说道。

    “达班千户,如此,你还想把库里台留在羌族吗?就算库里台想要做个普通人,恐怕卡布和胭脂夫人也不会答应吧?”

    达班沉默不语,他来回搓动的手指,意味着他此时焦躁不安的内心。

    “千户大人其实说的很对!库里台如果去了赵国,实际上没有任何益处!可是千户有没有想过,库里台留在河西,才是真的危险!所以与其这样,为何不让他随我回赵国?”

    “刘大人,在下想知道的是,你明知道库里台做不了你们的棋子,却为何还要带走他?”

    “达班千户,有时候考虑问题,不妨换一个角度,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论。”

    “请刘大人赐教……”

    “眼下,唯有让库里台去赵国,无论对库里台还是你们霍格氏族,都是最佳的选择。至少,卡布兄妹的手再长,也伸不到赵国。”

    “刘大人可保库里台无恙?”达班疑惑的问道。

    “当然。”刘远志微微一笑。

    “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羌族可以真正归顺我们赵国!”

    “首领已经答应了归顺……”

    “不不不,千户大人,以你对木都首领和卡布兄妹的了解,你觉得羌羯两族之间,这个所谓的太平,能维持几天?”

    “刘大人的意思,是想让库里台……”

    达班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有说,因为他觉得,刘远志不可能这么好心,可是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

    “没错!相比卡布和胭脂夫人,我更愿意相信霍格氏族和库里台公子!”刘远志说着,向达班举起了碗,又说道:“以茶代酒,来。”

    达班一脸疑惑的端起碗,看着刘远志,然后和他干了一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