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刘大人,听你的意思,是要与我们霍格人做交易?”

    “与其说是交易,不如说是交个朋友。”

    “刘大人八面玲珑,不知这话有几分真假。”达班对刘远志的话自然不会轻易相信。

    这时候帐外忽然传来了石闵的声音:“达班千户,不知除此以外,你还有何更好的选择?”

    达班闻声望去,见石闵已经走了进来,微微皱眉,说道:“素闻闵公子行事光明磊落,没想到也喜欢听墙根。”

    达班出口便言辞犀利,刘远志顿时有些担忧,石闵倒是不恼不怒,淡然一笑,坐在了刘远志的旁边。

    看到石闵镇定自若,达班只是撇了撇嘴,也没有再说什么。

    “千户,我们赵国一言九鼎,你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我们?”

    “人嘴两张皮,真要让库里台去了赵国,到时候哪还有我们说话的份?”

    “那我倒要反问千户一句,杀了库里台对我们有什么好处?难不成就为了省一个人的口粮?”石闵反问道。

    达班沉默不语,坐在那看着刘远志和石闵二人。

    “如千户所知,赵国真正的敌人是鲜卑人和匈奴人,说到底,我们要的是羌族和赵国的和平相处。千户应该知道,卡布和木都并无诚心归顺之意......”

    “那敢问二位,你们又如何确定我们霍格人愿意归顺?”达班打断了石闵的话。

    “呵呵,我想问千户一个问题,若无赵国做你们的后盾,霍格人还能在羌族存在多久?”

    “这不需要二位操心!”

    “不不不,千户大人,这正是你操心的,否则你何必大晚上的来刘大人这里长谈?总不至于为了喝一碗刘大人给你倒的水吧?”石闵笑着,看了一眼刘远志。

    刘远志接过话继续说道:“达班千户,现在卡布得势,库里台若是留在河西,你们霍格氏族遭殃只是早晚的事情。但是如果库里台随我们回了赵国,你们霍格氏族在卡布的眼里,便是如同草芥一般,在他看来,霍格人定无出头之日。如此一来,你们便可卧薪尝胆,暗地里积蓄实力,等待时机成熟,便可推翻卡布,届时才是库里台回到河西的最佳时机!千户,你觉得我分析的如何?”

    达班轻轻搓着自己的胡须,眼神镇定,反复思量着石闵和刘远志二人的话。

    对于达班和整个霍格氏族来说,卡布的毒手伸到他们这里,只是早晚的事情,只要库里台活着一天,两大氏族之间便不可能安宁。达班对此,心中是明明白白,他甚至已经准备鼓动克拉尔,做好与卡布决一死战的准备。

    但是,达班知道,以霍格氏族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卡布兄妹相提并论,硬碰硬,无异于自寻死路。可达班更清楚的是,这样的结局,或许只是早晚的问题。

    刘远志和石闵的方案,对达班并非没有触动,甚至可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在达班的心里,都有着这样一个想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面对这两个绝顶聪明之人,达班实在不敢轻易相信,于是沉默良久,他缓缓起身,说道:“二位,此事容我与兄长斟酌一下。”

    刘远志看了看石闵,见石闵微微点头,于是对达班说道:“时间紧迫,我们是无所谓,就看达班千户与克拉尔千户的态度了。”

    达班看了二人一眼,说了一句:“告辞。”

    待达班走后,刘远志问石闵:“公子怎么突然来了?”

    石闵笑了笑,答道:“在下是想看看大人是如何将羌族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哈哈哈哈哈,公子说笑了,这个计谋,最早可是公子想出来的,在下不过是借了公子的光而已。”

    “不管霍格人如何选择,这羌族人内部的火,已经被我们点燃了,咱们就安心的看着这把火会烧的多旺吧!”

    “原本只是想挑起羌族内部的一些争端,没想到卡布会将事情做的如此决绝。”

    石闵冷笑一声,说道:“这等乱臣贼子,祸害无穷,他对付库里台和霍格氏族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是更早的将他的野心暴露出来而已!”

    刘远志点点头说道:“卡布此人心眼太多,有他在,羌族对赵国便只会阳奉阴违!河西地区始终都是赵国的隐患!”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羌族这个隐患,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消除的。最坚固的城池,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破,所以现在卡布和霍格氏族的这把火烧的越旺,那我们摧毁他们,所需要的花费的力气也就越小。”

    “确实,内斗的祸患,远胜过强悍的外敌。”

    “哪里都会有这样的事情。”石闵叹了口气,又说道:“咱们赵国,现在不也一样吗?燕王府和庆王府斗的如火如荼,刘大人就没什么感慨吗?”

    石闵的话,戳中了刘远志一直无法释怀也无法面对的那个问题,一时间,刘远志不知说些什么。

    这时候,石闵又说道:“刘大人,有一件事,在下一直想不明白。”

    刘远志轻轻叹了口气,问道:“何事?”

    “听闻当初刘大人常出入燕王府,是燕王殿下的座上客,与燕王殿下私交甚好,后来为何又投入庆王麾下效力?以大人的政治见解,似乎与庆王的行事风格并不相合……”

    “公子,此事以后还是不要再问了吧……”刘远志打断了石闵的话。

    刘远志对这个话题的敏感程度,显然是超出了石闵的预料,见他不愿多说,石闵也只能不再多问。

    刘远志似乎情绪有些低落,又说道:“在下实在有难言之隐,将来若有机会,自当如实告诉公子。”

    “刘大人相助庆王,似乎是有难言之隐,在下也就不问了。”

    “令尊深得陛下信任,手握数万精兵,将来必定是赵国的中流砥柱!现在外面都传闻,西华侯府已经是燕王府的强大后盾。说来也是造化弄人,我对令尊和公子深感钦佩,以后却要各为其主,不知道将来我们这些做臣子的,都会是什么下场。”

    “家父无心参与党争,只愿保家卫国,征战沙场!至少在西华侯府这里,不存在大人所说的各为其主。”

    “西华侯淡泊名利,一心为国,实乃难得一遇的贤臣良将!只是在下有一言相劝,不知公子能否代为转达。”

    “大人请说!”

    “西华侯虽未封王,但已拜侯,已陛下对令尊的宠爱和信任,加上你们父子手上的数万精兵,夺嫡之争,西华侯府想要置身事外,那是断然不可能的。眼下的形势,无非燕王府和庆王府两大阵营。若是西华侯府执意观望,谁都不相助,那无论将来谁荣登九五,西华侯府都不会有好下场,所以闵公子,令尊还需看清现实,尽早作出选择。”

    石闵点点头,试探性的问道:“那以大人的看法,西华侯府倒向哪一边才算稳妥?”

    刘远志自然知道石闵是在试探他,于是笑了笑,说道:“如何抉择,在下不好给任何意见,就看令尊的意思了!”

    刘远志说完,站了起来,踱步到营帐门口,背着手,又说了一句:“今生入仕,一为光宗耀祖,二为天下黎民。功过是非,留与后人说道,只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