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自古以来,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所谓成王败寇,最终万劫不复的又岂止是燕王或者庆王?

    对于刘远志和石闵来说,他们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也不过是这场赌局中的一枚棋子,仅此而已,无论如何,他们都跳不出这个棋盘,这便是他们的宿命。【】

    刘远志在大帐提出的要求,成了积郁在木都心中的一个心病。尽管他怀疑库里台的生世,但是他也明白,将库里台拱手送给赵国,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胭脂夫人是个聪明绝顶的女人,她也非常了解自己夫君的性情,软弱无能却又生性多疑,这个时候,她一定不能劝他把库里台送去赵国做质子,否则只会激怒他。

    所以在后来的时间里,胭脂夫人在木都面前,对此事只字不提,只是一如既往的侍奉着。而正是胭脂夫人这一看似识大体的举动,让木都不知不觉中,动了改立继承人的念头。

    “妹子,首领考虑的怎么样了?”卡布问道。

    胭脂夫人皱着眉头,答道:“不太确定,这个时候,我又不能多嘴,免得让他反感。”

    “这夜长梦多,我怕拖下去,会有变数!”

    “怀疑的种子已经深埋在他的心里,发芽只是早晚的事情!据我这几天的观察,首领似乎已经动摇了!”

    卡布皱着眉头,说道:“他都动摇了好几天了!这不还是没拿定主意吗!”

    “再耐心等待!”胭脂夫人劝道。

    忽然,卡布低声问道:“妹妹,你说......首领该不会发现这个传闻,是我们散布的吧?”

    胭脂夫人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卡布,说道:“兄长,你怎么胆子这么小?”

    “我这哪是胆子小?我这是谨慎一点!”

    胭脂夫人叹了口气,问道:“氐族人那里怎么说了?”

    “氐族人?呵呵,他们就是墙头草,听说了石闵以五百人打败三千匈奴人,还有年初的时候石闵孤军深入,千里奔袭了匈奴单于和我们的人马,便没多考虑,答应归顺。”

    “氐族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软骨头!”胭脂夫人暗暗骂道。

    “如果所料不差,没几天时间,氐族首领派来的使臣也该到了。”卡布说道。

    “还有一事,兄长不可大意!”胭脂夫人忽然说道。

    卡布疑惑,问道:“何事?”

    “库里台近来和霍格氏族的人整日待在一起,为了以防万一,兄长还需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卡布有些不屑的笑道:“就他们那点人马,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兄长不要掉以轻心,越是到这样的关键时刻,越要小心。”

    “妹妹放心,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霍格氏族那里,我早就安排好了,现在我的人马,就扎营在他们的左右两翼和背后,已经呈现合围之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原来大哥早有先见之明。”

    卡布得意的笑了笑,说道:“那是自然,霍格人不自量力,想以卵击石,那我就干脆不给他们任何机会!”

    “不!兄长,霍格人不能动!至少现在还不能动!”胭脂夫人连忙劝道。

    “我知道!时机还不成熟。”

    胭脂夫人点点头,说道:“首领正值壮年,还没到传位的时候,我们若是贸然对霍格人动武,那便等于逼夫君让位。如此一来,我们不但会成了众矢之的,还要背上和桑铎一样的骂名。”

    “你放心,他们不先动手,我的人肯定不会招惹他们!但是压力还是要给他们的!”

    就在这时候,胭脂夫人的婢女突然走了进来,行礼说道:“夫人!有情况!”

    胭脂夫人连忙起身,问道:“什么情况?”

    “刚刚得到的消息,今日一早,库里台去见了首领,过了许久才出来,据说库里台自己主动要求去赵国!”

    “什么?”胭脂夫人和卡布异口同声,两人都愣了。

    那婢女被两人吓了一跳,咽了咽口水,又说了一遍:“库里台主动向首领提出,要去赵国学习几年!”

    毫无疑问,库里台的这个举动,完全出乎了卡布和胭脂夫人的预料。两人不禁纳闷,这库里台到底是怎么想的。

    “兄长,我没有听错吧?”胭脂夫人在怀疑自己的耳朵。

    卡布皱着眉头,捏着胡渣,幽幽的说道:“这小兔崽子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霍格人有什么阴谋?”

    胭脂夫人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明白!刘远志的话说的冠冕堂皇,实际上根本就是去做人质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按道理说,库里台肯定是不可能愿意去赵国的!可是他偏偏愿意了!而且是他主动去找首领求来的!”

    “我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你还听说了什么?”胭脂夫人连忙又问那婢女。

    婢女想了想,摇摇头,说道:“听说首领好像同意了,至于其他的……奴婢就没听说了……”

    胭脂夫人眉头紧锁,说道:“虽然库里台去赵国对于我们是有好处的,但是这事情的进展有些出乎意料,兄长,你还是需要派人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这样贸然的结果,我心里终究有些不踏实!”

    卡布也是一脸严肃的样子,说道:“别说你了,我也想搞明白!行了!我先走了!必须把这事儿给弄清楚了!否则肯定是寝食难安。”

    “有劳兄长!”

    卡布点点头,也没说什么,便走了。

    原本看似简单的事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胭脂夫人和卡布陷入了莫名的担忧之中。

    “万户大人。”

    卡布远远的看着霍格氏族的营地,问道:“怎么样?克拉尔他们有什么动静?”

    “克拉尔和达班两兄弟,似乎是闹的不可开交,两人都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这两个老小子,向来是一致对外,关系好的很,他们怎么会打起来了?”卡布觉得有些意外。

    “听说是为了库里台的事情,两人意见不同!”

    “怎么个意见不同?说说看!”

    “克拉尔好像不同意库里台去赵国,意思是说,大不了鱼死网破……”

    “哼!就凭他?”卡布冷笑一声。

    “达班的意思,是认清现实,让库里台去,免得霍格氏族遭受灾难。两人僵持不下,便打起来了。”

    “看来达班还是有些头脑的!”卡布微微点头,又问道:“库里台呢?他在哪里?”

    “听说今早从首领的大帐离开后,便骑马往西南边去了。属下刚刚派人去找,发现库里台一个人坐在梅花夫人的坟前,一动也不动。”

    “这小子,难不成已经认命了不成?”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这么回事!他在梅花夫人的坟前待了几个时辰,还哭哭啼啼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就放心了,怕就怕,他们有其他阴谋!”

    “属下以为,如果库里台是真的认命了,霍格氏族一定会有人主动来找大人!您不如静观其变,看看霍格人到底想干什么!毕竟您的刀已经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就算他们想玩什么花样,也是没有机会的!”

    卡布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就这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