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克拉尔和达班灰头土脸的面对面坐着,克拉尔一边擦着脸一边埋怨道:“老三,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达班瞥了他一眼,答道:“你下手也不轻!”

    “库里台呢?”

    “应该在大姐的坟前坐着。”

    “这么久还不回来,不会有什么事吧?”

    达班摇摇头,抬了抬自己的胳膊,似乎是有些吃痛,然后说道:“不会,是我让他待到天烟后再回来。”

    “为什么那么晚!”克拉尔不解。

    “如刘远志所说,既然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那就要装的真实一点,不然怎么骗过卡布那只狐狸!”

    “我一直担心,刘远志的话到底靠不靠谱!”

    “尽管我心中也有疑虑,但是就算库里台不去,他和咱们霍格氏族也一样要遭受卡布算计和杀戮,所以相比之下,唯有这样赌一把,才有可能改变最终的结果!”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当年我们霍格人远比现在的卡布威风,没想到短短十年!就沦落到看人家脸色的境地!”

    “行了二哥,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达班说着,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克拉尔看到达班似乎有些疼痛难忍,尴尬的问了一句:“没事吧?”

    达班扭了扭脖子,答道:“没事,休养几天就好了!”

    达班说着,便朝帐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克拉尔问道。

    “去找卡布!”达班也没回头,只是站住脚回了一句。

    “找他做什么?”

    达班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事情还没结束,卡布一定在怀疑我们,所以我必须要去打消他的顾虑!”

    克拉尔连忙起身,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达班连忙劝道:“我的亲哥,你还是别去了,你那臭脾气肯定要把事情办砸了!”

    “万一卡布要害你,那可怎么办?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得带些人过去!”克拉尔执意要一同前往。

    “行了行了,又不是去赴宴或者打仗,带人去做什么?”达班宽慰道:“兄长放心,现在卡布虽然权势滔天,但是也不敢贸然把我怎样!霍格氏族即使风光不再,却也不是轻易能动的!这一点,卡布心里明白的很,他不是傻子!”

    “你就这么确定?”克拉尔还是不放心。

    “当然确定!”达班笑了笑,拍了拍克拉尔的肩膀,说道:“我岂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克拉尔想了想,说道:“一个人去总归不安全,你带三四个随从去!这总没问题吧?”

    达班知道克拉尔心中担忧,便不再推辞,满口答应:“好!”

    就当霍格氏族和卡布兄妹双方彼此算计的时候,石闵和刘远志也没有闲着。嘎多利用他在羌族的关系,详细了解了双方的所有动向,并且全部上报给了石闵。

    入夜,卡布的营地进入了戒备森严的状态,达班带着几个随从,来到了卡布的帐外。

    “来者何人!”卡布的护卫远远的喊道。

    “我!”达班骑在马背上,应了一句。

    护卫举着火把,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看清,假装客气道:“原来是达班千户,不知来此处有何贵干?”

    “你去通报一声,我要见你们万户大人。”

    “万户有事正在与几位千户商量,还请达班千户稍候!”

    “稍候?需要多久?”

    “小人不知!”那人抬头看了一眼达班,说道:“大人还是在此侯着吧!”

    达班看了看卡布的营帐,里面灯火通明,隐约传来饮酒作乐之声,不由得心中有些怒火,他清楚的知道卡布其实并不是在有事。

    但是达班没有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所以当着这个喽喽的面,他并没有拆穿,也没有发怒,极其平静的翻身下马,然后走到旁边,席地而坐。

    达班的随从有些看不下去,低声问道:“千户,卡布明明就是故意让您等着,您……”

    达班低声呵斥道:“闭嘴!你们只管安静的等着就是,不要说话。”

    听到达班这样吩咐,几个随从也不敢再有异议,乖乖的坐在了他们主人的旁边。

    看到达班如此顺从,卡布的护卫不由得暗自冷笑一声,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便再也不管他们了。

    夜晚的河西草原,虽然还算凉快,蚊虫却也不少,主仆几人在烟暗中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卡布的大帐之内才有人走出来。

    听到那边传来动静,达班不由自主的起身望去,然后问道:“差不多可以去向万户通传一声了吧?”

    那个护卫大概也觉得不太好再让他们就这样干坐着,于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千户大人稍候,小人去看看,万户若是愿意见您,小人便来知会您一声,若是万户没空,那小人也无能为力。”

    达班是真心想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砍了,换成克拉尔来,恐怕早就动手了,可是达班按捺住内心的冲动,微微一笑,说道:“那就有劳了!”

    那人也没行礼,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达班一眼,便转身走了。

    此时卡布正与自己的手下在帐内喝酒,那个护卫前来禀报道:“启禀万户,达班求见。”

    卡布放下酒杯,对手下说道:“他果然来了。”

    坐在卡布右手边的一个人说道:“万户,达班既然来了,咱们不妨听听他说什么。”

    卡布点点头,问那护卫:“我且问你,你让他在外面等多久了?”

    那人想了想,答道:“大概一个多时辰。”

    “他可曾抱怨或者说些什么?”卡布又问道。

    那人摇摇头:“并没有,只是一直安稳的待着,不曾多说一句话,也未曾抱怨什么。”

    “看来达班这小子终于夹起尾巴做人了!”卡布笑着对手下说道。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有人奉承道:“万户面前,谁敢放肆?”

    卡布心满意足的对那护卫吩咐道:“行了,你去让他进来吧!”

    “小人遵命!”

    “慢着!”卡布的一个手下忽然喊道。

    卡布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他连忙解释道:“以防万一,把达班和他手下的随身兵刃都下了!”

    卡布一听,觉得有理,便吩咐道:“就这么办!去吧!”

    “是!”

    达班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去通报的人终于出来了,待他走到跟前,达班问道:“如何?万户可有空见我?”

    那人看了达班一眼,冷淡的说道:“万户本没空见千户大人,不过听说您在这里等了许久,让您就这么回去,我们万户有些于心不忍,所以叫小人来带千户进去。”

    “如此,那就有劳带路了!”达班说着,迈开腿就往前走。

    “且慢!”那人拦住了达班。

    “怎么?万户还有何话传达?”达班问道。

    “还请千户大人将您和您手下的兵刃全部交出来,稍后离开的时候,自会交还给你们。”

    羌族是游牧部族,常与猛兽遭遇,除了在求见首领,他们的兵刃向来不离身。现在卡布要求他们交出兵刃,本就不合规矩,显然是故意刁难他们。

    但是达班并没有说什么,异常平静的解下腰间的佩刀,交到那人手中,用力往下压了压,郑重的说道:“替我好好保管!”

    那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咽了咽口水,答道:“千户放心!”

    见达班交出兵刃,他的那些手下自然也不敢抗命,乖乖的交出了佩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