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达班被带进了大帐,见卡布一脸惬意的半躺着,两脚岔开翘在桌案上,不停的晃悠着。

    “见过万户!”达班低头行礼喊道。

    “达班千户!”卡布微微睁眼,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这大晚上的,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话音刚落,达班出人意料的“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然后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说道:“向万户请罪!”

    对于达班的这个反应,卡布等人是始料未及的,其他的人不免面露惊愕之色,卡布却依然镇定,再次睁开眼,微微侧脸,问道:“请罪?你何罪之有啊?再说了,你算你有罪,你是首领封的千户,我虽高你一阶,也无权治你得罪,所以达班,你请罪请走错地方了吧?”

    达班直起身,答道:“回万户大人的话,下官并没有走错地方。”

    卡布也起身盘膝而坐,冷笑道:“哦?那我倒是纳闷儿了,你今日来我这里请什么罪!”

    “日前我等对万户不敬,此其罪一也。悖逆万户的决策,混淆视听,此其罪二也......”

    “停!”卡布忽然打断了达班的话,装模作样的说道:“达班,你我都是为首领办事,最多就是意见不合,哪来你说的这些事情?今天你的话,我好像有些听不明白啊。”

    卡布的这几句话,显然是在试探达班,也是想羞辱他。达班是个聪明人,他自然明白卡布这套假仁假义的说辞,是何用意。于是又说道:“先前......”

    “等一下!”卡布又打断了他的话。

    达班愣了一下,看着卡布,只见卡布抬抬手,指了指最末位的那个位子,说道:“起来,坐下说。”

    达班犹豫了一下,看到卡布的眼神,深如浩海,冷若冰霜,也只能乖乖从命,起身坐到了那个位置上。

    “今日下官前来,特为前几日在大帐议事之时,我们兄弟二人对万户大人的鲁莽而请求降罪!请万户海涵!”

    “呵呵,原来是因为这个。”卡布似笑非笑的看着达班,说道:“你倒是没干什么,不过你的兄长克拉尔,好像对我意见很大!”

    “他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达班低头答道。

    “哦?代价?什么代价?”卡布问道。

    “他现在已经卧床不起,一身伤痛。”

    “克拉尔是你们霍格氏族的第一勇士,怎么好端端的伤着了?”卡布明知故问道。

    “说来惭愧,是下官带人干的!”

    “你?”卡布戏谑道:“你俩关系好到就差睡同一个女人了,你会对他动手?”

    卡布说完这等下流污秽之言,其他的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达班镇定自若,不顾他人耻笑之声,说道:“手足之情再好,下官也要为整个霍格氏族的将来考虑!”

    “你们霍格人兵强马壮,你有什么好担忧的!”卡布的一个手下笑着说道。

    达班看了那人一眼,没有辩驳,对卡布再次行礼说道:“今时不同往日,将来的霍格氏族,该以卡布万户马首是瞻,这才是最正确。【】”

    卡布假意推脱道:“呵呵,达班千户真是谦虚了,霍格氏族是我羌族中最古老的部族之一,曾为历代首领建立过汗马功劳。我卡布何德何能,能让你们马首是瞻?”

    “万户过谦了,您......”

    “达班千户!”卡布再次打断了达班的话,目光阴冷的笑道:“我看,今日你是来试探我的吧?”

    “试探?”达班装作一副糊涂的样子。

    “难道不是吗?”卡布缓缓起身,不紧不慢的走向达班,又说道:“你们霍格人向来自视甚高,岂会轻易向其他氏族低头?”

    “我刚刚已经说了,今时不同往日,我达班和兄长没有先祖的本事,没法将霍格氏族壮大,但是也不想做千古罪人,让霍格氏族就此没落,所以......”

    这时候,卡布走到达班身边,手轻轻的拍在达班的肩头,说道:“所以你们兄弟俩上演了这场苦肉计,好让我相信你们真心实意的服我!是吗!”

    “万户,你的话只说对了一半!”达班镇定的说道。

    “哦?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

    “我们兄弟俩动手并非是苦肉计,不过我们心中确实不服!”

    达班的话,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有人立马站起来责问道:“不服?那你刚刚对万户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是什么意思!”

    达班站起身,朝那人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对卡布说道:“万户说的没错,霍格人轻易不向人低头!今日我来,原本是想让万户大人放过霍格氏族!不过现在看来,以万户的聪明才智,达班这点心思,是蒙混不过去了!”

    听到达班的这些话,卡布倒不禁来了兴趣,笑了笑,一边走回自己的位子,一边抬手吩咐道:“你接着说!”

    “我刚刚说了,我与兄长不想做千古罪人,只想保住霍格氏族,其他的任何事情,不做非分只想!”

    卡布端起酒碗,饮了一口,问道:“库里台可以算是半个霍格人,他现在还是继承人,你们就不想赌一把?”

    “想!”达班毫不犹豫的答道。

    听到这个字眼,卡布不由得脸色微变,眉头紧锁。这时候,达班立马又说道:“换成谁不想赌一把?万户你不想吗?还是你们几个不想?”

    达班指了指众人,众人相互看了看,都冷漠的看着达班,没有接话。于是达班接着说道:“但是明知没有胜算,为什么还要去赌?”

    “男人有时候,就算明知前面没有路,也应该有勇气继续面对!达班千户,你说是不是?”卡布继续试探道。

    达班神色严峻,说道:“我若是孑然一身,冒死一拼也就罢了!可我身后还有万千族人!死我达班一人不要紧!可是我的族人怎么办!霍格人若是就此消失了,我死后有何颜面去见先祖?”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什么?说清楚!”卡布显然对达班的话越来越感兴趣。

    这时候,达班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奴颜婢膝,颤颤巍巍,而是义正言辞的说道:“下官的意思,很简单,求万户给霍格人已条生路!”

    “达班千户,你我虽然不是同一个氏族,但都是羌族人,我卡布何曾为难过你们霍格人?这个罪名,你可不要乱扣啊!”

    “是下官失言!”达班一本正经的行礼说道。

    卡布笑了笑,说道:“相比克拉尔那个莽汉,你的脑子倒确实更清醒一些!”

    卡布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达班,而达班也镇定的与他对视,两人的目光都没有躲开。

    忽然,卡布又说道:“今日听闻库里台去了首领那里,说是主动要求去赵国,这个,想必是你的主意吧?”

    “正是!也就是因为这个,兄长与我大打出手。”

    “你可知道库里台去赵国,意味着什么?”卡布问道。

    “知道!明白的很!”

    “那你说,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为什么还要答应你今日的请求呢?”

    达班微微皱眉,说道:“我听说,群狼攻击敌人的时候,哪怕是最弱的老狼,也敢于露出它的狼牙!因为它要生存!霍格人也是一样!我们要的只是生存!”

    “呵呵呵呵,达班千户的话很有意思!”卡布居然一边鼓掌一边称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