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达班话,耿直却不失风骨,意思也已非常明朗。卡布一脸的笑意,扫视众人,心中却早已反复思量权衡的许多遍。

    在座的几个卡布的手下,对于达班的话也是各有想法,有人朝卡布微微皱眉,脸色凝重,似乎是在暗示卡布不要答应。也有人眼珠子转了半天,沉默许久,朝卡布微微点头。

    一时间,卡布也难以抉择。

    用汉人的话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霍格氏族绝对不是一直兔子,至少也是一条瘸了腿的老狼,可就算如此,想要这条老狼的命,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当然,卡布并不想做千夫所指的罪人,背上残害同族的骂名,所以从心底里讲,他并不打算真的与霍格氏族开战,

    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想,霍格人对于卡布来说,也是如鲠在喉,虽不致命,却也是个隐患。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放过他们,那就意味着要提防着他们,那对于卡布来说,这是一个持久的噩梦。

    见卡布半天没有想好对策,忽然,卡布的一个手下开口说道:“万户,卑职以为,霍格氏族是咱们羌族最古老的氏族之一,他们是先祖拣选的氏族,历代首领都不敢将他们遗忘!到了咱们这里,自然也不能抛弃他们!”

    话说道这里,有人似乎觉得这个人在帮霍格氏族说话,脸色立马变了,瞪着眼睛看着他。

    那人看到同伴的表情,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又说道:“如今咱们羌族繁衍生息至今,虽未没落,却也未曾壮大,看来并没有得到先祖们的保佑。以卑职愚见,不如向首领建议,让霍格氏族去守先祖们埋骨的圣地,定能替咱们羌族祈得先祖们的庇佑,让我们羌族强盛起来!”

    听到这句话,卡布豁然开朗,这几句话,明面上是保住了霍格人,给了他们生存的空间和机会,实际上,却也把他们与世隔绝,断绝了他们其他的念想,而这对卡布来说,机会可以认为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达班没有说话,他不是傻子,听得出这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将霍格人流放了。

    “达班千户,你我都是羌族人,咱们都听命于首领!你刚刚的话,说的有些过了,你可知道?”卡布并没有理会那个人,而是直接装模作样的对达班说道。

    “万户教训的是。”达班点点头。

    “你我都是首领的近亲,还是多费些心思在咱们的族人身上吧!你担忧的那些事情,实在是杞人忧天了!”

    达班看了看卡布,他知道,卡布正在盘算着如何将厚颜无耻变得理所当然。

    “库里台的去留,你我也不必再争了,一切交给首领决断,再争下去,难免会有不必要的矛盾,你觉得呢?”卡布问道。

    “听凭万户吩咐。”

    “还有!”卡布咂咂嘴,说道:“刚刚他说的话,也有些道理,先祖们的埋骨之处,一直无人守护,不如以后就交给你们霍格氏族去负责,日夜有人跪拜,也好让先祖们施恩庇护。大伙儿都是羌族人,各司其事吧!”

    说到这里,卡布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霍格人可以继续存在,他不会对霍格人动手,但是将要把他们赶去偏远苦寒之处,这个举措,与抛弃他们无异。

    但是,起码可以让族人们活着。

    “明日,我便去见首领,尽早带着族人们出发。”达班镇定的答道。

    卡布满意的点点头,抬手示意道:“好了!时候不早!达班千户可以回去了!”

    达班默默行礼说道:“那就不打扰万户和诸位的雅兴了!属下告退。”

    走出大帐,达班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嬉笑嘲讽的声音。他停下脚步,微微侧脸看了看身后,只能把心中的仇恨深深埋藏,一言不发的走了。

    达班在随从的搀扶下上了马,一路上,他始终在想着整件事情。刚刚卡布给出的结果,无论他愿不愿意接受,他也只能接受了。而他现在所想的,无非是如何与克拉尔带着霍格氏族走以后的路。

    克拉尔与库里台安静的坐着,羊脂灯昏黄的灯光,映照在两人脸上,显得有些颓废沮丧。

    “二舅,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库里台说着,居然有些哽咽。

    克拉尔情绪也不高,他瞥了库里台一眼,说道:“把你那几滴狗尿擦了!丢人现眼!”

    库里台低着头,用手抹了抹眼角。

    克拉尔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记着!你是羌族首领的嫡系后裔,你身上还流血一半霍格氏族的血!无论将来遇到什么情况,把你的腰杆挺直了!霍格人不做孬种!”

    “我记住了!”库里台郑重的点点头。

    克拉尔看着库里台故作坚强的样子,心中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可是现如今,一切事情都已经不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中。

    克拉尔长叹一口气,缓缓说道:“也不知道你三舅那边怎么样了!”

    “三舅去了多久了?”库里台抬头问道。

    “大概有三个时辰了吧,这人怎么还没回来……”克拉尔嘴里念叨着站了起来,打算出去看看。

    还没来得及走出去,帘子便被人拉开,一个人猛然闯了进来,差点与克拉尔撞个满怀。

    克拉尔差点大骂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达班,又惊又喜的喊了一声:“老三?”

    达班显然也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见站在面前的是克拉尔,也没多说什么,径直坐到了库里台的旁边。

    库里台见达班脸色不好,低声喊了一句:“三舅……”

    克拉尔则连忙坐在达班旁边,问道:“怎么样!卡布那老小子说什么了!”

    达班嘴唇嗫嚅了几下,始终没有说话。

    见达班不说话,克拉尔急眼了,拽了他一下,催促道:“你倒是说啊!哪怕是要拼命,咱也绝不低头!你怕什么!”

    达班摇摇头,说道:“不需要咱们拼命,却比拼命还磨人。”

    “什么意思?你说明白点!”克拉尔是急性子,越听越没耐心。

    达班叹了口气,抬起头看了看克拉尔和库里台,说道:“卡布承诺,不会动我们的人,但是,整个霍格氏族要去加洛山给先祖们守灵!”

    “什么!要我们去那里?”克拉尔“蹭”的站了起来,大骂道:“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谁会愿意去!卡布这混账东西,分明就是想把我们流放到那里去!”

    “二哥说的没错!卡布就是这个打算,让我们霍格人去那偏远之处,远离大部落,久而久之,便不会有多少人还记得我们!而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机会卷土重来!”

    库里台狠狠的捶了一下桌子,险些把羊脂灯都震倒了,口中大骂诅咒道:“卡布这个狐狸与狼杂交生下的不足月的贱种!他这是要把我们霍格人往绝路上逼!”

    “加洛山水草远不如河西丰茂,养不了大批的马,没有马,我们便没有战士!便不会有强大的军队,也就不会对他们再造成威胁!卡布这一招,算是掐住了我们的脖子!够狠!”达班愤恨的说道。

    “难道我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库里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