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就在这时候,帐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并非没有机会!”

    舅甥三人不禁抬头望去,克拉尔大声问道:“外面何人!”

    这时候,帐外的护卫走了进来,行礼答道:“大人,刘远志来了!”

    克拉尔一脸疑惑,看着达班,低声问道:“他怎么来了?”

    达班摇摇头,答道:“不清楚,看看再说!”

    说完,达班便对手下吩咐道:“请刘大人进来吧!”

    “是!”

    “一会儿你们俩都别说话,我来看看他想来做什么!”达班低声对二人叮嘱道。

    克拉尔和库里台点点头,表示认同。与此同时,刘远志拉开帘子走了进来,嘴里说道:“恭喜诸位!”

    “刘大人,不知喜从何来啊?”达班问道。

    刘远志站在几步之外,冲三人笑了笑,没有回答,达班也是够机敏,立马起身说道:“刘大人!请坐!”

    刘远志笑了笑,走上前,坐了下来。达班问道:“刘大人,方才你所说的恭喜,是何意思?”

    “霍格氏族即将去往加洛山,难道不该庆贺?”刘远志反问道。

    “刘大人消息倒是灵通!”达班看了看克拉尔和库里台,心中不免有些吃惊,他从卡布那里回来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刘远志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消息,于是问道:“但不知刘大人是从何处得知的这个消息?莫非是卡布告诉你的不成?”

    “当然不是!”刘远志扫视这舅甥三人,说道:“难不成诸位以为我与卡布有勾结?”

    “我们怎会怀疑刘大人,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刘远志笑了笑,说道:“桑铎原来的随从,名叫嘎多,现在在为闵公子办事,有他在,这消息当然很快就能到在下这里!”

    “原来是这样!”达班点点头,说道:“刘大人,那请说一说,这喜从何来?加洛山乃偏远蛮荒之地,两百多年前,羌族人就已迁离那里,来到河西,这......”

    “千户,请容在下跟诸位说一个故事!”刘远志摆摆手,打断了达班的话,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五百多年前,西楚霸王项羽推翻秦朝暴政,分封诸侯,其中沛公刘邦被赐封汉中,在当时看来,汉中也是一个不毛之地,而刘邦当时的反应,和诸位一样!”

    刘远志说着,停了下来,看看三人的反应,达班微微点头,说道:“刘大人接着说。”

    “加洛山和汉中一样,都是偏远之地,但是换个角度想想,山高皇帝远,卡布也不会过多的监视你们。这也正是休养生息,积蓄实力的好去处!”

    “加洛山苦寒,不同汉中,休养生息?呵呵,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否则当年先人们也不用迁徙至此!刘大人,你把情况想的太理想了!”达班反驳道。

    “非也!”刘远志说着,一脸自信的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摊开在三人面前,指着一处说道:“你们看,加洛山虽然地势高,气候相对严寒,虽然往北是沙漠戈壁,但是南边有牧草水源,虽不足以让数十万人生存,但是养活整个霍格氏族,还是不成问题的!”

    “刘大人,你知道我们霍格氏族要的不是苟活!”

    “我明白!”

    “可是你刚刚的那番说辞,又是什么意思?”

    “达班千户,你不用着急!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日方长……”

    “姓刘的!我看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克拉尔忽然拍案骂道。

    “我?”刘远志冷笑一声,瞥了克拉尔一眼,说道:“克拉尔千户,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刘大人!我兄长心直口快,你不必介意!”达班说着,扯了扯克拉尔的衣袖,又说道:“只是如今我们按照你的建议行事,却落得如此地步!这恐怕......”

    “达班千户,话不能这么说!起码去加洛山,你们整个霍格氏族尚有生机,若是留在这里,怕是早晚要血流成河吧?如今若是非要将这罪名扣到我刘远志的头上,似乎对我有些不公平吧?说到底,霍格氏族将来如何,与我何干?我不过是寻求一个于我赵国有利,又能保住你们的方法!”刘远志一脸严肃的看着达班和克拉尔,然后说道:“加洛山不同河西草原,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你们去了那里,一来不用受拘束,二来若是哪天卡布想动手,你们凭借地利,也无需忌惮,这有何不妥?难不成要把整个河西草场都留给你们,让木都首领带着其他部众去加洛山不成?”

    “这等天方夜谭的想法,我们自然不敢妄想!刘大人又何必说这样的话。”

    “达班千户,我一直以为你是霍格氏族头脑最清醒的人,没想到你的眼光也不够长远!”刘远志毫不客气的说道。

    达班有些不悦,问道:“刘大人什么意思?”

    “东西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眼下能让整个霍格氏族全身而退才是最主要的!静候时局的变化,等待时机,才是成大事者该有的心性!想当年吴越之争时,越王勾践曾败于吴王夫差之手,他当时遭遇的境地,可谓山穷水尽九死一生!恐怕比起你们去加洛山,要艰难万倍吧?国破家亡,自己都沦为敌人的奴仆!可是勾践他又是怎么做的?是一死了之还是逞匹夫之勇?都不是!他忍辱偷生,卧薪尝胆,直到多年以后,终于时机成熟,一样反败为胜!”

    刘远志慷慨激昂,义正言辞,说的舅甥三人面面相觑,竟也无言反驳。

    于是刘远志放慢语速,又说道:“二位千户,库里台公子,成大事者,最要紧的是耐的住性子!这人一旦急于求成,就容易出错!尔等所谋之事,不成功便成仁。不要想着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所以还是稳妥一些为好!”

    达班沉默了好一会儿,缓缓说道:“刘大人,我们舅甥三人都是粗人,不如刘大人能言会道!现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等都无退路!今日,我想再问刘大人一句话。”

    “千户但说无妨!”

    “当时你答应我,可保库里台无恙!这句话是否真靠得住!”

    “当然!”

    “若刘大人有意外情况,又该如何?”

    “就算没有我,还有闵公子在!千户不必担忧!这个承诺,不是在下个人的承诺,是赵国对霍格氏族许下的诺言!”

    “既然是这样,刘大人敢否对天起誓?”达班严肃的问道。

    “呵呵,有何不可?”刘远志一口应道。

    在刘远志的心里,他不信鬼神,不信因果,所以所谓的毒誓,不过是几句戏言。

    “这发誓要说什么,千户需不需要给些建议?”刘远志笑着问道。

    达班想了想,说道:“刘大人自己看着办吧,意思对了就行!”

    刘远志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我刘远志对天起誓,赵国定要保库里台之安危,时机成熟,便助库里台夺回首领之位,若有虚言,乱箭穿心而死!”

    达班看着刘远志,微微点头,然后将面前的碗倒上酒,又抽出一把匕首,划破指尖,滴了几滴血在碗里。

    “千户,这是做什么?”刘远志有些疑惑。

    “刘大人!劳烦你吃点苦头,请把你的手伸出来!”达班说着,朝刘远志伸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