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见石闵吩咐张沐风送信到燕王府,刘远志心中多少有些想法,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石闵则问道:“刘大人,你看这样安排,可有不妥之处?”

    刘远志笑了笑,说道:“没有!就这么办即可!”

    石闵微笑着点点头,没有再回答,便走开了。

    看着石闵离去的背影,刘远志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一条腿踏进了庆王府,想再回到以前,是不可能了。

    刘远志那无奈的叹息,是感慨身不由己,感慨命运捉弄,他看不到未来的方向在哪里,一切都只能凭着感觉,有多远,走多远。

    第二天一早,石闵和他的人马便准备离去,原本按照羌族的规矩,有客离去,无论男女老少,都该欢送才是。可是当石闵和狼骑尉整装待发的时候,前来送行的,不过零星的几个人而已。

    “刘大人,闵公子,我们的大公子可就拜托二位照料了!他可是我们羌族未来的首领,万不可有半点差池!”卡布假惺惺的对石闵等人说道。

    库里台站在石闵身后,没有出声,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对卡布深深的憎恨。

    “万户放心!这是我等分内之事!赵国与羌族的盟约,全系于大公子一人之身,我等丝毫不敢大意!”

    “如此便好!”

    “万户,敢问木都首领和胭脂夫人怎么没来?”刘远志笑着问道。

    “首领身体抱恙,夫人自然是要侍奉左右,所以就让在下来送送二位!此去赵国路途遥远,我就不耽误二位赶路了!”卡布说着,向二人行礼。

    石闵和刘远志对卡布此人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两人也只是是微微行了半礼,象征性的客气了一下,便转身上马了。

    众人带着所谓的贡品,踏上了回邺城的路。没走多远,队伍便到了一处山坡,库里台回头看看,不由得勒马停下,朝远处望去。

    骑马走在旁边的石闵看到库里台停下,眼睛死死的看着远方,不由得也放眼望去,原来一大群羌族人正赶着牛羊马匹和家当,朝西北方向转移。

    “看来这是霍格氏族的人要去加洛山了!”刘远志对石闵说道。

    “嗯。”石闵点点头,又看看旁边的库里台,见他眼睛有些湿润,于是说道:“你的舅父和霍格人,是为了成全你才去那蛮荒之地,这笔账,你可不能忘了。”

    库里台擦了擦眼睛,看了一眼石闵,说道:“怪只怪我生错了地方!也怪我母亲跟错了男人!”

    “逝者已矣,就不用埋怨你的母亲了。”石闵安抚了一下胯下的朱龙马,然后又对库里台说道:“好好体会你和你的舅父受到的屈辱,那会是你将来争夺首领之位所需要的勇气和决心的来源!”

    石闵说完,调转马头便走了,一旁的刘远志则劝了一句:“库里台公子,我们该走了!”

    库里台心有不甘的点了点头,也跟着众人走了。看着库里台那尚且有些稚嫩的背影,刘远志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在刘远志看来,库里台说的一点没错,他确实是生错了地方!他一切的无可奈何,都是因为他的出生。

    可是在命运面前,谁又不是无可奈何呢?

    话说慕容氏两兄弟,带着仅剩的三百余人,狼狈的逃回了匈奴大营,而匈奴单于对于石闵以区区五百人大败他的三千直属近卫,也深感震惊,而且还是在有慕容氏两兄弟相助的情况下,居然如此惨败。

    “大单于,对于此次作战失利,折损了两千多匈奴勇士,我们兄弟俩深表惭愧……”慕容儁坐在匈奴单于的右手边,缓缓说道。

    大单于神情严肃,他瞥了慕容儁一眼,看到他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也不好意思过分责怪,于是淡淡的说道:“二位定然是尽了全力,既然如此,我怪你们也没用了。”

    慕容儁抬头看了一眼大单于,说道:“这样的结果,也实在是没有料想到。”

    “主要问题不在你,而是桑铎那个废物!他占尽优势,却输的一败涂地!真是废物!”大单于骂道。

    “大单于,恕我直言,这次桑铎夺权失败,我们也大败而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石闵那小子!”

    “石闵。”大单于默默念叨,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显然,之前与石闵的那次交手,险些让他丧命,他便因此记住了石闵。

    “没错!若非石闵从中作梗,桑铎就算再没用,也不至于输的这么惨!而我也不至于被桑铎的那个随从蒙骗,然后上了石闵的当!”慕容儁也愤恨的说道。

    “当日与石闵这小子两次交手,便觉得此人难缠,没想到他的智谋如此出众,甚至在当年的石瞻之上!”

    “这小子,将来定是阻碍我们大业的劲敌!本想借此机会将他活捉,没想到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折了大单于数千部下。”

    “不过我好奇的是,他单凭五百人,在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是如何将战局完全扭转的!”

    “先说说他的五百名手下,或许是在下见识浅薄,我从未见过战斗力如此强悍的人马,这些人一个个无不以一当百,能骑擅射,凶狠勇猛!至于石闵,那更不用说了,听闻大单于曾与之一战,也只不过二十余回合便落败,而在下与四弟两人联手,都远不是他的对手!此人之勇悍,实在是百年难得一见!”慕容儁说着,停顿了一下,喝了一碗酒,继续说道:“此外,便是他善用骑兵,能够克敌先机,出其不意,对于时间,地点,敌我双方的心理揣摩的异常透彻,如此谋略,也属当世罕见!”

    “当日与二殿下一番畅谈,原以为二殿下是英雄出少年,年纪轻轻便深谙用兵之道。现在听二殿下对石闵如此评价,看来二殿下对这个石闵是非常佩服的!”

    “尽管心中一万个不服气,但是也不能否认石闵这小子,实在是太难缠了!”

    “不过好就好在,整个赵国,除了他们父子俩堪称良将之外,其余的将帅便没有什么值得老夫多看一眼的了!”

    “大单于说的是!前不久我奉命出使赵国,一路所见,赵国的文臣武将,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石虎诸子之中,也就一个石遵勉强拿得出手。”

    “石遵?呵呵,废物一个而已!此人守着边境多年,都不敢主动出击,每次都是凭借地利竭力防守,才没让我们匈奴人顺利南下,跟石瞻比,他差远了!”

    “当年石瞻险些死在大单于手上,他不过是您的手下败将,大单于为何还如此夸赞他?”慕容儁有些不解。

    “呵呵,实不相瞒,当年我之所以能打败他,是因为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个绝密的情报,情报里是石瞻详细的谋划!如此情况下,我也仅仅是重创他,却依然没有抓住他!你说,这样的对手不比石遵那小子强?”

    “情报?据我所知,石瞻的部下都是好人,且对他忠心耿耿,会是谁给大单于送来这样的情报?”慕容儁问道。

    大单于笑了笑,说道:“这个,二殿下就不必知晓了!”

    慕容儁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大单于说的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