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二殿下,现如今赵国定然知道,鲜卑与匈奴已经同气连枝,恐怕早晚要与我等开战!二殿下不如早日回鲜卑,助你父王。【】”大单于说道。

    慕容儁点点头,说道:“回鲜卑之前,在下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做!”

    大单于微微皱眉,问道:“何事?”

    “石闵不除,我寝食难安!”

    大单于问道:“寝食难安?你又有什么办法能除掉他?”

    “眼下石闵应该还在没回到赵国,这样我们还有机会!一旦他回了赵国,那等于放虎归山!将来必定是我们谋取天下的阻碍!”

    “石闵虽说只有区区四五百人,但是那毕竟是在羌族人的地盘,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大单于有些犹豫道。

    “大单于!这可是抓住石闵的大好机会!前次我已经错过!这次您不能再错过了!”慕容儁有些激动。

    “二殿下!我当然知道石闵这小子以后肯定是块难啃的硬骨头!但是想要抓住石闵,定要数千人马,而现在南下入河西,势必很快就会被发现!你如何去抓石闵?”

    “不一定要活捉他!实在不行,杀了他也好!总之不能留着这个祸患!”

    “杀了他?你有什么计策?”大单于皱着眉头问道。

    “想要伏击他,那几乎是不可能了,以他手下那几百人的战斗力,没有数千人是根本没有胜算的!但是如果要用大批人马去围剿,又如大单于所说,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这一时间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好点的办法。”

    “刺杀他不就好了?”一直默默坐在角落的慕容恪忽然说道。

    “刺杀?他武力过人,身边又全是高手,如何刺杀?”慕容儁问道。

    “刀剑不行,我们还有弓箭!剪头淬以毒药,只要射中,就必死无疑!”慕容恪说道。

    慕容儁想了想,对大单于说道:“大单于,我四弟这个主意,似乎可行!”

    大单于想了想,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慕容恪答道:“只要有合适的时机和地点,九成把握吧!”

    “你的意思是你去?”大单于又问道。

    “当然!”慕容恪毫不犹豫的答道。

    大单于闻言,笑着对慕容儁说道:“二殿下,你的四弟,可真是勇气可嘉啊!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胆魄,不简单!”

    “大单于过奖了!”慕容儁说着,瞪了一眼慕容恪,显然是怪他多嘴了。

    “不过勇气归勇气,不知四殿下箭法如何,这刺杀石闵,可只有一次机会!”

    慕容恪看了看慕容儁,没敢直接接话。慕容儁则说道:“你那不入流的箭法,还是不要在大单于面前卖弄了吧?”

    慕容恪没有答话,大单于却又说道:“诶?老夫也只是想看看四殿下的本事,二殿下不必担忧!”

    大单于说完,立马起身,然后对身边的随从吩咐道:“把我的弓拿来!”

    “是!”

    “走,咱们去外面,让四殿下露一手!”大单于微笑着说道。

    见匈奴单于丝毫不给自己推脱的机会,慕容儁也只好硬着头皮笑了笑,说道:“大单于请!”

    大单于点点头,便走出了大帐,慕容氏两兄弟紧随其后,慕容儁又狠狠的瞪了慕容恪一眼,但是慕容恪一脸茫然,他根本不知道慕容儁是什么意思。

    三人来到一处空地,这时候,刚刚那个随从也把弓箭送了过来。

    大单于接过那张弓,不由得爱抚了几下,然后扔给了慕容恪,说道:“看看,这弓顺不顺手?”

    慕容恪仔细看了看,又试着拉了拉弓弦,然后松开,只听到“嘭”的一声清脆之声,慕容恪忙抬起头,连连赞叹:“大单于,这可是一张好弓啊!”

    “弓自然是好弓,就是不知道你用不用得了,更不知道你的箭术如何!”大单于说道。

    “试试便知!”慕容恪说着,从大单于的随从手里抽出一支箭,便准备开弓。

    “慢着!”大单于拦住了慕容恪,说道:“四殿下准备射什么?”

    慕容恪四下看了看,指着百步外的一根木桩,说道:“就射那木桩如何?”

    大单于笑了笑,说道:“那是死物,射中又如何?”

    慕容恪不由得松开拉着弓弦的手,问道:“那射什么?”

    就在这时候,天上飞过一只鸟,大单于随口说道:“就射空中飞鸟吧!”

    话音刚落,慕容恪果断大力拉弓,稍稍瞄准,然后立马松手。

    只见那支箭“嗖”的一下飞了出去,大单于和慕容儁连忙抬头望去,那支箭已经不偏不倚的射中了天上的飞鸟,而那飞鸟中箭之后,如同,流星一般,从空中坠落下来。

    见此情形,大单于忍不住笑着鼓掌称赞:“好箭法!真是好箭法!如此看来,这刺杀石闵的重任,恐怕就真的得交给你了!”

    这时候,一旁的慕容儁说道:“大单于,要我说,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让我四弟去吧?他年轻气盛,恐怕会出乱子!匈奴人个个能骑擅射,找个箭法好的,应该不难吧?”

    慕容儁这样说,自然是抱着私心的,明面上他是担心慕容恪刺杀失败,而实际上,他担心的,远不止如此。

    在慕容儁的计划里,他只想鼓动大单于去做这件事,因为如果刺杀失败,至少成功与否,和他鲜卑无关。甚至就算被赵国知晓是何人所为,也不会牵连到鲜卑人头上,最多只会认定是匈奴人干的。

    而慕容恪,显然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然后大单于也是绝顶聪明之人,见慕容儁一直在推脱,当然会对慕容儁的反应有所怀疑,于是说道:“二殿下说的不错,老夫的手下之中,确实也有箭法出众之人,但是要刺杀石闵,不但要箭法厉害,更要有过人的胆气。依我看,我的那些手下,都不如你四弟!所以……”

    “大单于,他一个小毛孩子,哪有什么胆气?都没正儿八经的上过几次战场,我看,这事儿他干不了!”慕容儁说着,又看了慕容恪一眼。

    慕容恪虽然不知道他的兄长是何用意,但是也看得出来,慕容儁很不希望他去,所以只能识趣的站在旁边,不敢再说一句话。

    “二殿下何必一再推辞,这主意是你们兄弟俩想的,功劳岂能让我们匈奴人抢了?”大单于笑着拍了拍慕容儁的肩膀,说道:“放心吧,需要什么支持,尽管开口,只要合情合理,老夫绝不吝啬!”

    话说到这个份上,慕容儁知道,这位匈奴单于明显是想让他们兄弟俩去冒这个险,而他已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再拒绝,于是慕容儁只能强颜欢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与四弟商量一下,需要什么稍后告知大单于。”

    大单于笑了笑,说道:“英雄出少年!你们两兄弟将来定能为鲜卑开疆拓土!”

    “大单于过奖了……”

    大单于回头看了看慕容恪,指着他手里的那张弓,说道:“这张弓,四殿下就暂且拿着,等杀了石闵,再还给老夫不迟。”

    “这恐怕有些不妥吧……”慕容儁连忙说道。

    “诶?无妨无妨!这张强弓,除了老夫,能拉开的没几个人,既然你四弟能拉开,那就让他用几天,也算是老夫为这次刺杀出了一份力,如何?哈哈哈哈哈!”大单于说着,又拍了拍慕容儁的肩膀,然后便走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