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待到大单于走远,慕容恪这才敢抬起头,正想开口问慕容儁刚刚是怎么回事,慕容儁便出乎意料的给了他一个耳光。

    从小到大,慕容儁很少打他,这一计耳光对于慕容恪来说,无疑是把他打懵了。

    “二哥……”慕容恪一脸茫然的摸了摸脸,然后看着慕容儁。

    慕容儁脸色铁青,压低嗓门,呵斥道:“你个有勇无谋的混账!刚刚我那样给你暗示,你为何还非要出彩!”

    “我……”慕容恪根本就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刺杀石闵这等凶险之事,我们鲜卑明明可以置身事外,让匈奴人去蹚浑水!你倒好,尽会逞英雄!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很厉害了!你个混账东西!”慕容儁毫不留情的责骂道。

    慕容恪不解,问道:“二哥,我不明白,主意是我想出来的,为何不能我们自己去?更何况咱们鲜卑和匈奴已经结盟,石闵又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干嘛……”

    “你懂什么!”慕容儁几乎咆哮道:“你把我的计划完全打乱了!”

    “虽然小弟不知道兄长的意思,但是兄长既然说我错了,那我就是错了……”慕容恪倒是识趣,自觉的低头认错。

    慕容儁气愤的说道:“你以为匈奴人和我们结盟,就会完完全全与鲜卑一条心?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这些不过都是权术上的诡诈!根本不会有永远可靠的朋友!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逞强,坏了多少事情!”

    慕容恪摇摇头,也不敢看慕容儁,答道:“小弟不知……请兄长明示……”

    慕容儁此时此刻,真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慕容儁说完,便走开了,而慕容恪则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走!”慕容儁忽然回过头,对正在发愣的慕容恪喊道。

    慕容恪看了一眼慕容儁,不敢直视,连忙跟了上去。

    由于不清楚石闵目前的动向和具体位置,慕容儁一时间难以制定具体的刺杀方案,只是在心中大致构思了一个计划,虽然此事确有风险,但是相比之下,留着石闵,才是更大的祸患。

    鉴于时间紧迫,慕容儁便仓促的准备了一下,问匈奴单于要了四个干练的手下,作为探马刺探情况,同时,要了足够的干粮和水,以及至关重要的东西,那便是毒箭。

    一路上慕容儁都没怎么说话,这让慕容恪倍感压抑,他对慕容儁,从来都是又敬又畏,所以面对此种情况,慕容恪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由于带着伤员,还有几车的贡品,所以石闵的队伍一路上也是走走停停,一日不过百十里路。

    “闵公子,按照咱们这行军速度,恐怕还需要几天才能到达老鸦山吧?”刘远志骑在马背上问道。

    石闵懒得看地图,便问身边的嘎多:“此处离老鸦山还有几天路程?”

    嘎多想了想,又掰着指头算了算,然后答道:“大概还有三天的路程!”

    石闵点点头,对刘远志说道:“还有七八个弟兄有伤在身,这路又不是太好走,咱们只能走慢一点,免得过于颠簸,让受伤的弟兄更加痛苦。”

    “公子说的有理!”刘远志说着,看了看不远处正无精打采的库里台,然后低声说道:“反正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回赵国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石闵笑了笑,然后对朱松吩咐道:“朱大哥,传令下去,让弟兄们下马休息!”

    朱松立马应道:“是!”

    由于天气炎热,又恰逢正午时分,所以众人下马之后,便将马匹牵入旁边的一片林子里,一起纳凉。

    “天气这么热,我看咱们还是等会儿再赶路吧!”刘远志说着,找了树荫下的一块空地,然后便躺了下来。

    石闵看了看四周,又对手下吩咐道:“派几个弟兄,到暗处看着,以免有人偷袭!”

    “卑职领命!”

    刘远志睁开眼,说道:“公子,你也太小心了,这大白天的,在羌族人的地盘上,谁会来偷袭,更何况这是你闵公子的人马,偷袭?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石闵笑了笑,说道:“刘大人有所不知,行军打仗之人,必须时刻有这个警惕心,尤其是做统领的!”

    石闵说着,在刘远志旁边坐了下来,又说道:“很多时候,死亡就潜伏在风平浪静的背后!所以我不敢大意!”

    刘远志又坐了起来,说道:“公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精通用兵之道,真是奇才!”

    “刘大人过奖了!”石闵摆摆手,忽然看到库里台正独自一人坐在不远处,既不说话,也不喝水吃东西,只是靠着一棵树,两眼无神,不知是在发什么呆。

    见石闵正盯着什么东西看,刘远志也不自然的顺着石闵看的方向望去,原来石闵看的是库里台。

    “这现在,从离开羌族大营开始,便是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真是让人无奈!”刘远志不由得摇了摇头说道。

    “对于他这样一个十来岁的小子来说,近日来发生的事情,也确实够他琢磨一段时间了。”

    “想来也是好笑,达班担心我们另有打算,还非要与我互发毒誓,甚至歃血为盟!真是天真!”

    “歃血为盟?还发毒誓?”石闵有些惊讶。

    刘远志不屑的笑了笑,伸出自己尚未完全愈合的指尖,给石闵看了看,说道:“公子你看,呵呵,他们羌族人原本就是一群反口复舌之小人,居然还用这样的方法立盟约,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石闵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刘大人但是够坦然。”

    “呵呵,在下从不信鬼神,只要对得起黎民百姓,对得起陛下的江山社稷,那就算万箭穿心,在下也无所谓了!”

    “刘大人忠君爱国,石闵甚是佩服,不过库里台这小子,将来还是有用处的,他一直这样颓废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这一点,在下明白,卡布和胭脂夫人这两兄妹,是绝对不会真的向咱们赵国低头的!将来若是胭脂夫人的儿子做了首领,那羌族这个隐患,便会彻底沦为一个祸害。相比之下,库里台做首领,咱们便不会有这些顾虑。”

    “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刘大人考虑过没有?”

    “什么问题?”

    “库里台到了赵国,该如何安排?大人心中可有谋划?”

    刘远志想了想,说道:“这个,倒真没细想过,不知公子有没有什么想法?”

    “依我看,这小子定会在邺城待个好几年,尽管他将来能不能当上羌族的首领,还要看陛下给他几分助力,但是我们对他,也不可不提防!”

    “此话怎讲?”刘远志问道。

    “这库里台说到底,终究不是我们赵国人,就算他将来做了羌族首领,还会听命于我们,但是他在赵国的这段时间里,还是不要让他对赵国的事情知晓的太多比较好!免得将来成为赵国的祸患。”

    “公子的意思是要陛下软禁他?”

    石闵点点头,说道:“至少不能让他太自由!赵国的所有情况,他知道的越少越好!”

    “公子说的有理,不过这件事,咱们还是听陛下安排,咱们只需要把所有情况分析给陛下听即可。”

    “刘大人说的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