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慢着!”慕容儁忽然喊住了那几个匈奴人。

    那几个匈奴人连忙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慕容儁。

    “你们稍稍休息片刻,然后往西边去,石闵的人马距此地十里之外,我便要知道消息!”慕容儁吩咐道。

    那几个匈奴人点点头,撇了撇嘴,便离开了。

    “不知道石闵那小子什么时候才会经过这里!”慕容恪说道。

    慕容儁继续往前走,同时说道:“回赵国,这是最近的一条路,那老鸦山便是必经之地,据我的估计,今天天烟之前,他们一定会经过这里!时间不多了,咱们要赶紧找到最佳的伏击点!”

    “二哥,你看那个地方如何!”慕容恪忽然喊道。

    慕容儁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慕容恪,然后顺着他手指的位置看去,只见在半山腰上,树丛之间,有几块半人多高的巨石,恰好围成一个半圆。

    “走!过去看看!”慕容儁连忙说道。

    两兄弟走到近前,站在那几块巨石后面,恰好可以探出半个身子,茂密的枝叶,给他们提供了绝佳的掩护。

    “站在此处,恰好可以看到下面过路的人马,距离大概就一百二十多步!若是午后他们路过此地,当他们抬头往两边半山看的时候,这个方向,恰好太阳光比较刺眼,咱们更加容易藏身而不被发现。”慕容恪吩咐道。

    慕容儁点点头,终于微微一笑,说道:“你终于脑子灵光了一次!”

    慕容恪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他也不知道他是该开心还是难过了。

    按照正常的行军习惯,午时前后,石闵的人马是不会赶路的,眼看着太阳当头,老鸦山也就在不远处的时候,石闵对手下吩咐道:“传令下去,让大伙儿都下马休息!”

    “是!”朱松点点头。

    “终于到老鸦山了!”刘远志看着不远处的老鸦山,微微点头,然后伸了个懒腰,从马背上翻身下来。

    “看到这老鸦山,就想起了不久前,桑铎还在此处设伏,想要杀了我们!”

    “没想到咱们即将活着从这里回赵国,他却死了!”刘远志笑着对石闵说道。

    “刘大人!或许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石闵笑道。

    刘远志点点头,却又叹息道:“只可惜,在下带出来的那一两百号人,都命丧于此!”

    “成大事总有牺牲!我的这些弟兄,也死了七十多个!说道这个,我比大人更加心痛!”石闵说着,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好了好了!公子,咱们就不说这些了!过了老鸦山!没几天路程便到赵国了!好歹咱们没有辜负陛下的期望!”

    “说的没错啊!时间过的可真快!咱们离开邺城的时候,还是春末时节,现在都已经初秋了!这一眨眼,马上又是冬天!”

    “也不知道今年的屯田会有何成效!若是各地办的好,今年的冬天,百姓们应该会好过一些!”刘远志坐在石闵旁边,喃喃说道。

    “但愿吧!农耕乃国之根本!粮足则民富,民富则国强,国强则兵强!赵国想要统一天下,还需多积累一些国力才是!”

    刘远志听到这话,不禁赞叹道:“好一个粮足则民富,民富这国强,国强则兵强!公子不仅能领兵打仗,治国论证也是说的头头是道!见解深刻!”

    “大人过奖了!跟大人比起来,这些见解实在是太肤浅了。”石闵摆摆手,笑着说道。

    这时候,朱松走了过来,默默的站在旁边。

    石闵问道:“怎么了朱大哥?”

    朱松行礼说道:“少将军!前面就是老鸦山,听说老鸦山是个山谷,两边高地,咱们对这里不熟悉,是不是先派几个弟兄前去探探路?”

    石闵想了想,微微点头,说的:“是我疏忽了,朱大哥提醒的是!那就劳烦朱大哥亲自带几个弟兄,去前面看看情况!”

    “卑职领命!”朱松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闵公子,我发现这一路上,你和你的弟兄都这么小心翼翼!没必要吧?”刘远志打趣道。

    石闵笑了笑,答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哈哈哈,理解理解!”刘远志说着,躺了下来,自顾自的说道:“回到赵国,这舒坦日子恐怕就过不了了,还是趁着有这时间,好好睡一觉吧!”

    刘远志说完,便翻了一个身,自顾自的睡觉去了,石闵却没心思入睡,离赵国越近,他就越惦记在赵国的那些牵挂的人。秦婉的音容笑貌,近日来夜夜都出现在他的梦里,还有王冲,石闵不知道他的伤恢复的如何了,西华侯府的徐三叔,顾妈妈,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甚至还有......庆王府和燕王府的争斗,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了。

    这一切,石闵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开始越来越担心,担心所有的事情!

    连日的赶路,让慕容恪等人累的够呛,恰好又是正午,烈日当空,慕容氏两兄弟便靠着那几块石头稍作休息。忽然,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慕容恪立马睁开眼爬了起来,慕容儁听到动静,也睁开了眼。

    “二位殿下!”一个匈奴人一边猫着腰快速走过来,一边压低嗓门喊道。

    “什么情况!”慕容恪问道。

    “有人过来了!”那人指了指远处,小声说道。

    慕容氏两兄弟连忙轻轻拨开眼前的树枝,朝远处望去,果然,几个人骑着马不紧不慢的朝这边走过来。

    “是石闵的人马!他们的衣服我认得!”慕容恪转过脸,对慕容儁低声说道。

    “果然来了!”慕容儁咬咬牙,然后说道:“吩咐下去!都藏好,不要发出任何动静!这些只是石闵派出的斥候,来探路而已!千万不要被他们发现!快去!”慕容儁低声吩咐道。

    “是!”

    “石闵这小子果然谨慎,一路上走的这么顺当,居然还派人来探路!”慕容恪说道。

    “这小子心思缜密,很难对付!不然何必要冒这个险!”慕容儁说着,身子缩回到巨石后面,对慕容恪说道:“别看了,躲好!”

    听到慕容儁的吩咐,慕容恪连忙躲到了巨石的后面,居然有些激动的说道:“二哥真是料事如神!石闵的每一步都在二哥的预料之中!”

    “行了,等我们得手了再说这些夸赞的话吧!先别说话!”慕容儁看了一眼慕容恪,低声吩咐道。

    慕容恪点点头,不再说话,只是有些按耐不住,探出了半个脑袋,盯着路上的情况。

    朱松带着几个人,一字排开,放慢速度,所有人一边走一边看着两边山上的情况,甚至一草一木,都看的仔仔细细,不敢有一丝大意。

    “都睁大眼睛看仔细一点!此处易于伏击!不是一个好地方!”朱松手握长刀,对手下吩咐道。

    “是!”众人应道。

    当朱松等人从眼皮子底下过去的时候,慕容氏两兄弟几乎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大口喘气,生怕被发现他们的踪迹。而朱松等人经过一番探查,似乎也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便策马扬鞭而去,慕容氏两兄弟和那几个匈奴人总算松了口气。

    “都做好准备,过不了一个时辰,石闵就要带着他的人过来了!”慕容儁对躲在不远处的几个匈奴人也喊道。

    那几个匈奴人点点头,没有回话。

    慕容儁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对慕容恪招招手,凑到他耳边压低嗓门悄悄的说了几句话,而慕容恪听着他的话,渐渐的脸色也变了。

    “听明白了没有!”慕容恪说完,问道。

    慕容恪点点头,想要回头看看那几个匈奴人,却被慕容儁低声呵斥道:“不许看他们!做好你该做的事情!”

    慕容恪咽了咽口水,悻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