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大约未时三刻,石闵带着数百狼骑尉和贡品,出现在老鸦山的山谷之内。进入山口,没走多远,拐了几个湾,整个路线便成南北之势。不知为何,原本还有徐徐清风,自打进了老鸦山,便是如同空气停止了流动一般。太阳高挂在天上,令人汗流浃背,炎热开始让人内心有些躁动。

    石闵和刘远志以及朱松等人骑马走在最前面,由于对地形不是很熟悉,石闵一直警惕的环顾四周,他眉头紧锁,不敢有一丝大意。

    “都小心点!有些不对劲!”石闵神情严肃的说道。

    “我也感觉到了!”朱松说着,手已经握在了刀柄上。

    刘远志一脸茫然,看了看四周的高山树丛,问道:“哪里不对劲了?我看挺正常的啊!”

    “太安静了!”石闵握着手里的长戟,缓缓前行。

    “少将军,要不要再派人在前面看看!”朱松低声问道。

    石闵摆摆手,说道:“不必!可能只是些毛贼!让弟兄们都小心点。”

    “是!”朱松点点头,然后对身边的几个人都吩咐下去。

    刘远志虽然没有察觉到一丝异样,但是看到石闵等人都一脸严肃,他不免也紧张起来,连忙拉了拉马缰绳,驱马紧靠在了石闵的左边。

    “刘大人不必紧张!我们只是小心行事而已!此处地势复杂,是个可以作伏兵偷袭的绝佳之处!”

    刘远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有闵公子在,我有什么可紧张的!”

    石闵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刘远志。

    与此同时,离他们不远处,一支毒箭已经瞄准了石闵的胸口,而石闵等人却浑然不知。

    朱松骑马走在石闵的右手边,不敢远离半步,保护石闵,是他的职责所在。

    由于久经沙场,朱松对于伏击偷袭异常敏感,出于本能,他察觉到这种过分安静的环境,令人有些压抑和不安,所以他不停的环顾四周,时刻保持警惕。

    忽然,百步之外的树丛惊鸟飞起,朱松定睛一看,隐约看到树丛之中有个人影,他大喊一声:“将军小心!”

    同时,朱松一把拽住石闵,拉向自己这一边,两人一同滚下马。

    石闵也已经察觉到情况不对,翻身下马的同时,已经顺势抓住了自己的弓箭。

    一支冷箭几乎擦着石闵的面门飞过,他算是躲过一劫。只是旁边的刘远志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那支原本射向石闵的毒箭射中右腹,惨叫一声,跌落下马。而狼骑尉不亏是最精锐的人马,听到这个冬季,原本整齐的队伍,立马散开,呈防御之状。

    石闵听到刘远志的惨叫,知道有人偷袭,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便搭弓拉弦,全凭感觉,果断放出一箭。

    此时躲在暗处的慕容氏两兄弟,根本没有想到,石闵能够躲过这一箭,看到第一次出手已经落空,慕容恪立马又抽出一支箭想要再次瞄准,却被慕容儁大力拽倒,只听到慕容儁喊了一声:“小心!”

    话音刚落,石闵射出的那支箭,居然刚好从慕容恪的头顶飞过,慕容恪不禁失色,心中骇然。

    “快走!我们没机会了!”慕容儁喊道。

    这时候,山下也传来石闵的声音:“把人给我掏出来!”

    “是!”

    慕容氏两兄弟连忙撤退,那几个一直躲在暗处的匈奴人,看到慕容氏两兄弟准备逃跑,连忙起身,准备逃命去了。

    就在慕容氏两兄弟跑到那几个匈奴人面前的时候,趁匈奴人不备,兄弟俩突然出手,那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打倒在地,然后慕容氏两兄弟拔腿就跑,而慕容恪还不忘将弓箭扔到了那几个匈奴人身边。

    “该死的!这两个鲜卑人算计我们!”一个匈奴人挣扎着爬起来想要跑。

    谁知道他刚刚起身,还没跑出几步,一支箭便“嗖”的一下飞了过来,正中他的后背,将他射穿。

    剩下的几个匈奴人将此情形,连忙慌乱的逃命,无奈狼骑尉已经追了上来,匈奴人逃无可逃,只是眨眼之间,就被杀的差不多了。

    “留个活口!”石闵喊道。

    朱松原本打算将最后一个匈奴人射死,听到石闵的吩咐,他便微微放低箭头,一下射中那人的小腿,那人一声惨叫,栽倒在地。

    最后这个被射中的人,正是之前那个尿裤子的,他有些惊恐的挣扎着还想跑,却被追上来的狼骑尉团团围住,十几把刀指着他的面门。

    “匈奴人?是你们大单于派你们来的?”石闵冷冷的问道。

    那个匈奴人咬牙切齿的看着石闵,没有回答。

    见他不答话,朱松走上前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啪”的一声,然后骂道:“兔崽子!快说!”

    “不是我们干的!是慕容氏两兄弟!”匈奴人被抽了一耳光后,毫不犹豫的把真相供了出来。

    “少将军!我带人去追!”朱松立马请命追击。

    石闵微微点头。

    这时候,一个石闵的部下拿着几支箭和一张弓,送到了石闵的面前。

    “少将军,这是在地上捡到的!”

    石闵拿起那张弓,然后拉了拉,说道:“这张強弓,不是一般人能够用的了的!”

    “这件事跟我们没关系!刚刚那一箭,不是我们放的!”匈奴人解释道。

    石闵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我......”匈奴人不知如何答话。

    “杀了。”石闵对身边的手下随口吩咐了一句,转身便走。

    那匈奴人刚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一刀砍下脑袋,身首异处。

    石闵匆忙回去找刘远志,负责照顾他的狼骑尉满头大汗,远远看到石闵过来,便大声喊道::“少......少将军,刘大人他不行了......”

    石闵一听,便觉得情况不妙,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刘远志身边,这才发现,刘远志嘴唇已经发紫,脸色发暗,身体开始微微抽搐,石闵一看便知,这箭上有毒。

    “刘大人!”石闵喊了一声。

    刘远志缓缓睁开眼,此时他已经极度虚弱,嗫嚅着双唇想要说些什么。

    “还有药吗?拿来!”石闵对手下吩咐道。

    “没用的......”刘远志动了动手,轻轻抓住石闵的手,说道:“公子,这箭头有......有毒......”

    “别担心,你只是受了点轻伤!”石闵安慰道。

    “我知......知道......今天......是熬不过去.....”刘远志说的断断续续,他勉强咽了一口水,继续说道:“我有一事......要拜托公子......”

    “大人请说!”

    “若......若是有机会,请......转告燕王殿......殿下......刘远志下.....下辈子......再辅佐他......”

    “好!”石闵郑重的点点头。

    刘远志忽然睁大双眼,似乎是突然来了精神,但是石闵等人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刘远志是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公子......”刘远志两眼空洞,看着天上,两手颤颤巍巍的摸索着。

    “大人,我在这里!”石闵连忙双手抓住他的手,看得出,刘远志现在已经看不见了。

    “若是将来......燕王殿下继承大统......请公子想办法保全在下.....在下的......家人和......胞妹.....”

    “好!我答应你!”

    “拜......拜托......了......”刘远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便脖子一歪,手都耷拉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