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刘大人!”石闵抓紧他的胳膊喊道。

    “少将军......刘大人他死了......”旁边的手下小声说道。

    虽然和刘远志平日里交流不是很多,但是这几个月的经历,令石闵对刘远志颇为尊重。这是一个忠臣,无论他在为谁效力,他都是忠于国家,心系百姓!

    石闵心里清楚的很,刘远志中的这一箭,根本就是冲着他来的,若非他命大,现在死的便是他了,而刘远志,莫名其妙的做了他的替死鬼。

    想到这里,石闵的内心有一丝不安,更多的则是愤怒,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这个地方等着他,就为了一箭要他的命!而想要杀他的人,可能就是慕容氏两兄弟。

    石闵等了许久,朱松终于带着人回来了,而且是两手空空的回来了。

    “少将军......”朱松有些悔恨,低声喊了一句。

    “人呢?”石闵低头看着刘远志,头也没抬问道。

    “卑职无能,没有追到!”

    “有没有看清到底是谁?”石闵说着,站了起来。

    “没有!但是卑职确定,肯定有人逃脱了,西南面的山坡上,有一些蛛丝马迹,肯定有人从那里走过!但是等卑职带人赶到的时候,早已没有一个人影。”

    石闵想要责怪朱松事先探路没有发现有人埋伏,可是刚刚若非他及时拽了他一把,恐怕死的就是他了,所以石闵也不好再说什么。

    “把那张弓拿来!”石闵吩咐道。

    片刻之后,匈奴单于的那张弓,被递了过来。石闵接过,再次拉了拉弓弦,又掂了掂分量,便将那张强弓扔给了朱松,吩咐道:“朱大哥,你们几个试一试,看能不能拉开!”

    朱松看了看其他人,说道:“我先来!”

    其他的人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给朱松腾出地方,只见他两腿扎稳,右手拉弦,双臂发力,却只是勉强将弓拉开,还尚未拉满。

    朱松心有不甘,抖了抖手臂,活动了一下手指,大喊一声:“开!”

    尽管朱松拼尽全力,脸也涨的通红,却依然和第一次尝试一样。朱松摇摇头,自知拉不开,便将弓递给了其他人。

    经过几个什长的尝试,基本无人能拉开,这时候,石闵吩咐道:“行了,不用试了!既然你们都拉不开,那几个匈奴人也不会有这个本事!我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了!”

    “刚刚那个匈奴人说是鲜卑慕容氏两兄弟干的!”有人说道。

    “原本我还觉得那个匈奴人在骗我,现在想想,出了慕容恪那小子,一般人用不了这张弓!”石闵说着,又握紧了拳头,至少从此时开始,石闵和慕容氏的仇怨,再也不可能解开。

    “少将军,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刘大人他......咱们回去后,您如何向陛下交差?”朱松颇为担忧的说道。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刘大人也不可能起死回生,陛下若是怪罪,我一人顶着!”

    “可是这件事是慕容恪干的,与您有什么关系?”

    “话是这样说,但是刘大人却是因我而死,更何况陛下让我们一起来河西,原本也有意让我保刘大人周全,现在却出了这样的情况,我难辞其咎。【】”石闵说着,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刘远志,又说道:“那刘贵妃是刘大人的胞妹,她一定会借此大做文章,西华侯府想要置身事外,那是不可能的!”

    “这……”

    “先回赵国再说!”石闵对众人吩咐道。

    “少将军,要不要先派人回去报信?”朱松又问道。

    “不必!”石闵断然拒绝道:“若是刘大人的死讯过早传到陛下那里,而我又不在邺城,指不定刘贵妃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让我们防不胜防!还是等回去了,再由我亲自向陛下禀报更为妥当。”

    “少将军说得有理!”

    “朱大哥!”

    “卑职在!”

    “今日你带人探路,却没有发现有埋伏,按军法,你可知该如何惩戒!”石闵颇为严厉的说道。

    朱松一听这话,连忙单膝下跪,低头说道:“卑职死罪!请少将军责罚!”

    “责罚你也已经于事无补!念你往日功劳,打你一百军棍!但现在又是非常时期!今日之过我暂且记着!等回到邺城,再行惩罚一事!”

    “是……”

    “先把刘大人的尸身安置好!”石闵又吩咐道。

    “卑职领命!”

    慕容氏两兄弟疯狂逃窜,一直跑到天烟,总算是没有被石闵的人马抓住,这才停下,而此时,他们的马也已经累的几乎活活跑死。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看来石闵今日是命不该绝!”慕容儁愤恨的骂道。

    “没想到他和他的人警惕性那么高!咱们藏的那么隐秘,还是被发现了!”慕容恪也应和道。

    “看来这就是天意!”

    “二哥,有件事我不明白,为何你要把那几个匈奴人留下?”

    慕容儁看了他一眼,说道:“若是不让那几个废物做替死鬼,那死的就是我们俩了!”

    “可是那几个匈奴人万一告诉石闵,那一箭是我射的……岂不是咱们鲜卑成了罪魁祸首?”

    “不会!”慕容儁摆摆手,说道:“按照石闵的习惯,那几个匈奴人根本不会有说话的机会!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以泄他心头之恨!”

    慕容恪点点头,说道:“二哥说的有道理!”

    兄弟俩就这样坐在烟漆漆的夜幕里,过了许久,慕容恪又问道:“二哥,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还回匈奴人那里吗?”

    慕容儁摇摇头,说道:“再回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是时候回辽东了!”

    “可是匈奴单于应该还在等着咱们的消息!咱们就这样不告而别?是不是有些不妥?”

    “那老东西比狐狸都狡猾,若是我们不回去,他必定猜到我们失手了!又何必再多此一举!更何况眼下各地局势不稳,指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发生战乱,我们还是早些回去,也好让父王安心!”

    “那就听二哥的吧……”慕容恪点点头。

    “如果我所料不差,以后,鲜卑最大的敌人,定是石闵!”

    “那匈奴呢?那大单于可不是省油的灯!”

    “匈奴单于再老谋深算,毕竟到了这把年纪,就算他是一头狼,那也是一头老狼。这北方现在是三足鼎立,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就一统,那老单于怕是熬不到那个时候!咱们在匈奴待的这段时间,据我观察,老单于的几个儿子没有一个是雄才大略之人,将来的匈奴人,不足为惧!”

    “小弟有个想法,或许可以除掉石闵!”

    “你能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二哥可还记得赵国的那个什么宁王?”

    “他?当然记得!”

    “我觉得,这家伙才是真的老谋深算,或许他有办法杀了石闵!”

    “你指望他?呵呵,这可是一个十足的奸诈之人!除非石闵是他的障碍!否则他肯定不会冒险替我们做这样的事!行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尽早回鲜卑!”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