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石遵的车马进城以后,没有回庆王府,也没有第一时间进宫,而是意外的绕道去了燕王府。

    马车忽然停下,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殿下,燕王府到了。”

    石遵缓缓睁开眼,伸手拉开帘子,看了看外面,只见燕王府外站着一队禁军,点着两支火把,原本挂在门口的两盏灯笼,现在也是烟漆漆的。夜风拂过,吹的几片枯叶沙沙作响,昔日灯火辉煌的燕王府,现在看起来却显得有几分阴森,又有几分破败。

    看到眼前的景象,石遵的心里满是得意,在李城忍耐了那么久,他终于扳倒了燕王府。其实石遵的心里清楚的很,石虎此时此刻召他回邺城,那就意味着立储一事基本已经尘埃落定,最终的赢家,将会是他庆王府。

    “走吧!进宫!”石遵放下帘子,对下人吩咐道。

    石遵的马车,不紧不慢的离开了燕王府,守在门口的禁军听到动静,也只是探着脑袋看了一眼。他们都认识,那是庆王石遵的马车,自然不会有人敢去盘查。

    梁郡主孤零零的坐在梳妆镜前,她身形瘦削,两眼无神,一脸的抑郁之色。忽然,外面的珠帘被人拉开,随即便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梁郡主知道是谁来了,但是她没有起身,甚至没有回头,依旧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听说你今日又一整天没吃东西。”石虎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梁郡主坐在那一动不动,苦笑道:“吃与不吃,又有什么区别呢?吃了,也不过是多苟活几日而已。”

    石虎一脸严肃,走到梁郡主旁边,坐了下来,说道:“燕王府谋逆,朕开恩接你入宫,已经是网开一面,你还不知足?”

    梁郡主转过身,对石虎说道:“陛下,燕王殿下是您的亲生儿子,这么多年,他的一言一行您都看在眼里,这分明就是别人栽赃陷害!您为何......”

    石虎摆摆手,打断了梁郡主的话,说道:“哼!栽赃陷害?他一向表现出仁德之心,拉拢朝中大臣,敢说自己没有称帝之心?”

    “陛下诸子,试问谁甘愿为臣?哪个没有野心?庆王难道就没有吗?”

    “行巫蛊之术的布偶在燕王府被发现?这难道是禁军带进去陷害老二的不成?”

    “燕王府上上下下数百人,说不定是有人存心要害燕王殿下呢?”

    “人赃俱获,还有何可抵赖的!他身边那么多精明能干的人辅佐,岂会被人有这样的可趁之机?”石虎看着梁郡主,又说道:“朕听闻,燕王府一直在拉拢西华侯府,若非他有异心,为何要拉拢瞻儿为他效力?”

    “燕王殿下与西华候向来只有兄弟之情,何来拉拢勾结之说?”

    “是吗?”石虎冷笑道:“当日小闵北征匈奴凯旋,老二假借邀请赴宴之名,灌醉了小闵,上演了一场酒后乱事的好戏,这分明是想让西华侯府心甘情愿的与燕王府结亲!这件事,是真的吧!”

    梁郡主苦笑道:“陛下,赐婚一事都是您下的旨意!不知道是哪个小人向您进了谗言,颠倒是非,污蔑燕王殿下!”

    “好了!是与不是,朕心中自有分寸!”石虎不耐烦的摆摆手,站了起来,说道:“朕有意留你,还望你不要辜负朕的一番心意!”

    梁郡主留下的无助的眼泪,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哭泣道:“若是陛下执意要处死燕王府上下,侄女生无可恋,您就连我一并杀了吧!”

    “混账!朕有心留你在宫里,你却如此不识好歹!”石虎气的暴跳如雷。

    “留我一人在这世上又有何用?您不如......”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石虎瞪了一眼趴在地上哭泣的梁郡主,甩袖而去。

    “看好她!”石虎一边大步往外走,一边对几个婢女们吩咐道。

    “是……”

    石虎走到门口,守门的两个太监连忙打开门,一阵风吹来,吹的殿内珠帘哗哗作响,石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烛光摇曳下的梁郡主,依旧在那伤心流泪。

    石虎冷哼一声,气急败坏的走了出去。

    这时候,陆安走上前,恭敬的行礼,小声说道:“启禀陛下,庆王殿下到了……”

    “人在哪里?”石虎板着脸问道。

    “在宏光阁侯着呢……”

    “他来的倒是挺快!”石虎嘀咕了一句,对陆安吩咐道:“起驾,去宏光阁!”

    “陛下,已经入夜了,您操劳了一天,要不要先歇着,让庆王殿下明日再来?”陆安跟在石虎身后,小声问道。

    “不必!朕叫他回来就是有事,别废话!起驾吧!”石虎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步撵上。

    陆安连忙对那几个抬步撵的小太监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起驾!”

    那几个小太监不敢磨叽,连忙抬起步撵,石虎则闭着眼,安逸的躺着。

    宏光阁外,石遵安静的站着等候石虎,不知何时,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衣服有些褶皱,甚至显得有些粗糙。头发也有些乱,看着有些狼狈。

    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陛下驾到~”

    石遵连忙转过身,回头一看,隐约看到了石虎的步撵,他匆匆忙忙的迎了上去,磕头行礼喊道:“儿臣拜见父皇!”

    步撵落地,石虎缓缓起身,看了一眼石遵,抬抬手,吩咐道:“起来吧。”

    “谢父皇。”

    石虎打量着石遵,微微皱眉,问道:“怎么这副模样?灰头土脸的。”

    “父皇急召儿臣,儿臣在李城收到父皇的旨意,一刻不敢耽搁,马不停蹄的就赶回来了,刚刚才进城,没来得及收拾……请父皇责罚……”

    石虎瞥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吩咐了一句:“进来说话!”

    石遵连忙应道:“是……”

    进了宏光阁,石虎坐了下来,石遵则远远的站着,等候石虎吩咐。

    “这段时间,在李城都做些什么?”石虎问道。

    “儿臣戴罪之身,每日带着将士们耕地劳作,闲暇之余,与将士们一起操练,大致就是这样……”

    “哦?那今年李城一带,你估计收成如何?”

    “我羯族将士不擅耕种,今年一切都是尝试,收成恐怕勉强自给自足……不过来年若是再耕种,儿臣有信心提高收成!”

    石虎微微点头,说道:“你说的倒是实话!”

    “儿臣在父皇面前,不敢有一句虚言。”

    “知不知道朕召你回来所为何事?”石虎问道。

    石遵摇摇头,说道:“儿臣不知……是不是儿臣又做错了什么?”

    石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吩咐道:“朕看你这段时间在李城,也算踏实,从今以后,李城你就不必去了,至于那里的军队,还是交给你节制!”

    石遵一听,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一脸感动的对石虎说道:“谢父皇!”

    “不过朕要提醒你,虽然准许你回邺城,但是之前的过错,不要明日就抛诸脑后!朕的眼睛,可是随时都盯着你的!”

    石遵连忙点点头,说道:“儿臣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