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有件事,朕想听听你的看法。当然石遵也不是傻子,虽然不知道石虎到底有何用意,但是可以肯定,刚刚那几句话,是在试探他。

    “朕只是与你随口开的个玩笑,你紧张什么?行了,既然你不清楚,那也就不跟你多说了。”石虎摆摆手,对石遵说道。

    “儿臣惶恐,父皇的话,字字都是至理,儿臣不敢轻视......”

    看到石遵恭敬谦顺的样子,石虎心中略感满意,他揉了揉眼睛,一脸倦容,对石遵吩咐道:“好了,你先退下吧!”

    “父皇保重,儿臣告退。”石遵行礼退了出去。

    大理寺监,是关押重刑犯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样的犯人,历来都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因此大理寺监,又叫做鬼监,因为进去的人,都成了孤魂野鬼。大理寺监分外监和内监,外监关押的多事十恶不赦的江洋大盗,无论白天烟夜,站在大理寺监的门口,隐约都能听到鬼哭狼嚎的惨叫,一般人听到这样的动静,打心眼里瘆得慌,那是大理寺的人在严刑拷打那些罪大恶极之人。

    至于内监,相比之下,倒是清静的很,极少听到哀嚎和用刑逼供的声音。可是这内监未免清静的过了头,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除此以外,再无任何动静。但凡进了这内监,胆子小一点的,不出几天就能发疯。原因就是内监建在大理寺的地下,终年不见太阳,阴暗潮湿,所有人都会不自觉的认为,在这个地方除了自己,没有一个是活人,因为哪怕是狱卒站在自己面前,也看不清对方的脸。

    巫蛊之事,牵连甚多,整个燕王府,那些普通的下人,早已被草草处决,剩下的,则被陆续关进了外监,又或者是内监。

    石世毫无疑问被关在了内监。当他被禁军带出燕王府的时候,他还吵着喊着要进宫见石虎,禁军自然是不会理会他这个要求。

    而当石世被带进大理寺监的时候,他的心已经凉了一半。最后在他一只脚迈进内监的牢区之时,石世有的,只是一声苦笑,接着他眼前一烟,当即晕倒在地,被人抬了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石世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一个一片漆烟,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有些惊恐的呼喊着,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烟暗,而这烟暗之中,只有他一个人。

    石世在惊慌失措中不知煎熬了多久,一片死寂之中,终于听到了一点动静。他连忙起身看到的不过是一点微弱的星火,紧接着,传来的是一阵沙沙沙的脚步声。

    “放我出去!”石世喊道。

    那人没有回应,只是走到牢房外,丢下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用很是沙哑的声音说道:“吃饭了......”

    这沙哑的声音,如同带着死亡的恐惧气息,听得石世浑身汗毛的竖了起来,他立马紧张的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

    日复一日,石世每一刻都忍受着恐惧和烟暗的煎熬,由于没有白天烟夜,石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一开始,他还期盼着有人能救他出去,能重新回到那个温馨舒适的燕王府。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石世的这个想法,便慢慢消逝了,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石虎尽快处决他。

    一死了之,在石世看来是最好的结果,可是他没有自尽的勇气,哪怕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就这样,石世在睡睡醒醒中等待最后的死亡。忽然,他的朦胧中又听到了一些动静,这一次,他没有起身。

    那令人作呕的食物,他完全没有半点**,至少,他以为是那送饭的怪物又来了。

    可是与以往有些不同的是,这一次,不再是沙沙沙的脚步声,而是咚咚咚的沉闷之声,石世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脚步声越来越近,尽管石世听出来似乎不止一个人,他叹了口气,依旧没有起身。也许此时在他看来,要么是自己的幻觉,要么便是自己的死期到了。

    不管是幻觉还是死期到了,他又何必急着起来?现在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忽然,脚步声在他的牢房外停下了,石世在烟暗之中,隐约感觉到了一些亮光,他不禁再次睁开了眼。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殿下,您小心,这边阴暗潮湿的很。”

    紧接着,是一个石世熟悉的声音:“不妨事,把门打开。”

    “是......”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哗啦啦”的声音,然后便听到又钥匙在尝试打开自己的牢房。

    石世缓缓转身,艰难的坐了起来,这时候,牢房的门已经被打开,几个人提着灯笼,站在两边,然后便是一个衣冠楚楚的人走了进来。

    “二皇兄,好久不见。”石遵用一块手帕捂着鼻子,对坐在角落里的石世说道。

    “是你!”石世一脸恨恶之色。

    “二哥,你我兄弟多日不见,怎么一见面就是这付表情?”石遵说着,身后的一个人双膝跪地,两手撑着,而石遵顺势坐在那人的背上。

    “你自己干的事情,你心里清楚!你如此费尽心机,不择手段,难道就不怕报应吗?”石世喘着粗气骂道。

    石遵哈哈一笑,不屑一顾的说道:“报应?我一不信鬼神,二不信天地,报应与我何干?二哥,你这种鬼话,还是去哄骗和安慰你自己去吧!”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不要以为自己赢定了!就算我死了,你的阴谋也终有一天会被拆穿!”

    “哎,原本今日,小弟是想来看看三哥,没想到......”

    “少在这里装好人!本王今日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敢说不是?”

    “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的女人,此时此刻正脱光了衣服躺在龙榻之上等候临幸,作为一个男人,我真替你感到羞耻!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