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谭渊轻轻放下酒杯,再次说道:“谢殿下。”

    石遵微微点头,问道:“这几个月,宁王有没有什么动静?可还安分?”

    “回殿下的话,宁王倒是安份,和巡防营的那伙人打的火热。”

    “打的火热?巡防营那群人都是一些市井之徒,他虽然顶着一个亲王的头衔,也不过是个虚名。本王倒是有些好奇,这位向来说话都不敢大声的三皇兄,是怎么让巡防营这些人对他服服帖帖的。”

    “好像也没用什么手段,和刘荣在时差不多,该玩的照样玩,该喝的照样喝。不过每日的操练,好像也不曾荒废。”

    石遵手指轻轻叩这桌案,缓缓说道:“不用什么手段,却能让那群散兵游勇听话,谭渊,你有没有想过,这才是宁王的高明之处!”

    “这个......”

    石遵的话,立马让谭渊陷入了沉思。

    “殿下说的有道理,小人还确实从未考虑到这个方面。”

    “记得当日他来求本王之时,说是想谋个一官半职,捞点钱财,那这几个月,你可曾知道他是否敛了多少钱财?”

    “根据巡防营内线的消息,这几个月里,巡防营里但凡有赌局,都要上缴一些钱财给他。”

    “这些人就心甘情愿?”

    “似乎并没有什么意见。”

    石遵觉得甚是奇怪,问道:“这是为何?巡防营的那群废物,要么嗜酒如命,要么嗜钱如命,会心甘情愿的上缴给他?”

    “这宁王所得的钱财只有一部分进了自己的口袋,多数都拿出来换做酒食,分给部下。那些人都是些酒囊饭袋,胸无大志之人,日日有酒有肉,便对宁王服服帖帖了。”

    “看来,本王是一直小看这位三皇兄了!他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做他的太平王爷,低调到没有几个人还记得他的存在。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有手段的一个人!”

    “殿下,既然是这样,这宁王还是不要用了吧?早日除去,免留后患。”谭渊试探性的问道。

    “不,得留着他!”石遵摆摆手,说道:“有郑妃在,石鉴不敢有任何作为,难得巡防营来了一个有些本事的统领,倒不如留着,替本王训好这群狗。”

    “那小人还是派人继续盯着宁王的一举一动。”

    “嗯~”石遵点点头,抬手吩咐道:“行了,你下去吧!”

    “是......”

    “等一下!”石遵忽然喊道。

    “殿下还有何吩咐?”谭渊连忙站住脚步。

    “燕王被关进大理寺后,石瞻的人马一直留在邯郸?”石遵皱着眉头问道。

    “根据眼线的消息,石瞻早就知道了消息,但是他寸步没有离开过邯郸,似乎是有些反常。”

    “知道了。”石遵摆摆手命谭渊退下,自己便陷入了沉思。

    石遵对于石虎的性情,可谓了解的非常清楚,燕王府这次垮塌,绝对不会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样一来,对于石遵来说,能影响他争夺皇位的人,已经几乎不存在了。

    但是还有一个人,是他不得不顾虑的,那便是西华侯石瞻。

    石遵心里清楚的很,就算燕王石世倒了,在他通往帝位的道路上,并非没有半点障碍。石瞻和他的数万精兵,对于石遵来说,是如鲠在喉。

    如何解决掉这个麻烦,一直是石遵头疼的事情。杀了他?无论是明面上动手还是暗中刺杀,都不现实。西华侯石瞻战功卓著,治军严明,未有贪赃枉法之行径,明面上,当今皇上对他是恩宠有加,无人能动他。至于暗杀,那就更加不可能了,且不说他的身边有众多精兵强将,就是石瞻本人,也是万中无一的绝顶高手,什么样的刺客能拿得下他?

    不过就算如此,石遵也不敢忽略掉这个隐患,在他看来,这次邺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遭殃的还是他的亲家,他居然可以按兵不动,实在是想不出这石瞻是作何打算。

    石遵想了许久,也没有半点头绪,大约是因为确实累了,便左拥右抱两个年轻女子,去歇息了。

    夜深人静,整个邺城陷入沉寂,宏光阁内,隐约传出了沉重的喘息声和年轻女子的娇喘声。陆安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外,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石虎扭动着肥胖的身躯,闷哼了一声,便瘫了下来,躺在床上,意犹未尽的抚摸着那女子的身体。

    那女子缓缓起身,轻轻拨开石虎的手,低声说道:“陛下,奴婢该回去了。”

    说话的,正是刘贵妃的贴身婢女小香。

    “急什么!”石虎一把将小香拽到怀里,想要再行鱼水之欢,奈何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小香一边挣扎一边说道:“再不回去,万一娘娘半夜醒了,找不到奴婢伺候……”

    “蕙兰宫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婢女,你怕什么!”石虎不依不饶的抓着小香不放。

    “可是……可是娘娘醒了肯定会找奴婢,万一奴婢不在,到时候怎么向娘娘交差……”

    石虎大约也担心自己干的事被刘贵妃知晓,所以顿时也没了兴致,便放开了小香。

    小香连忙起身,从床上爬了起来,快速的穿上衣服。

    “给你一个名分,如何?”石虎坐了起来,扯过一件袍子,裹在身上,对小香说道。

    小香刚刚系好腰带,连忙回过头,对石虎磕头说道:“陛下,奴婢只想安安稳稳。”

    “宫里有吃有喝,衣食无忧,比起外面那些流民居无定所,食不果腹,这有什么不好?”石虎问道。

    “奴婢只是个下人,没有那个福分!陛下的好意,奴婢感激涕零……”小香说着,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说道:“奴婢告退……”

    小香匆匆忙忙的退了出去,一打开门,拔腿就往外跑,差点与陆安撞了起来。

    “小香姑娘……”陆安大惊失色,连忙往后退,给她让路。

    小香急着离开,只是看了陆安一眼,没有说什么,便匆匆离去。

    犹豫石虎私下宠幸宫女一事不宜张扬,所以每次偷欢之后,陆安都会带着两个禁军悄悄送小香回去,以免发生意外。

    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小香脚步匆匆的走在前面,陆安和两名禁军则寸步不离的走在两旁。一路上四人沉默不语,没有任何交流,夜半三更,这种氛围,恐怕是世上最尴尬的一种了。

    陆安抬头看了看小香,眼前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在她的身上,陆安仿佛看到了与自己一样的悲哀。

    陆安想要与她说句什么,可偏偏不知道顺些什么,况且身边还有两个活人,陆安终究还是把一切都憋回了肚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