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至于你嘛!”刘贵妃一边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说道:“胆子倒是挺大!这后宫之中,岂能容你这样肆意妄为!来人!乱棍打死!”

    “娘娘!”陆安显然也没有想到,刘贵妃的反应会这样极端。

    刘贵妃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看着跪在地上的陆安问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陆安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说道:“求娘娘饶命!”

    “饶命?本宫为何要饶你的小命?你无视法度,我不杀你,陛下就能放过你?”

    “娘娘是后宫之主,只要娘娘愿意放过小人,小人就一定可以活命。”

    “你这说话倒是说的漂亮,但今日你犯的可是死罪,想让本宫饶了你,总得给本宫一个理由吧?”刘贵妃阴阳怪气的说道。

    陆安想了想,悄悄看了一眼刘贵妃,又低着头答道:“奴才的命是娘娘给的,以后这条命就是娘娘您的,娘娘想让奴才往东,奴才决不往西。”

    “哟呵,听起来比养条狗还听话!”刘贵妃来了兴致,问道:“不过你是陛下的贴身太监,本宫能让你做什么来报答?”

    “奴才可以做娘娘的眼睛和耳朵。”

    “本宫怎么知道你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娘娘的手,在这宫里可翻云覆雨,奴才不过是一只蚂蚁,怎么可能逃的出娘娘的手心?”

    陆安的话哄的刘贵妃开怀大笑,说道:“陆安啊陆安,本宫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小嘴是这么会说话。”

    “在这后宫之中,奴才只是一片随风飘荡的树叶,自从上次娘娘施舍奴才,奴才便下定决心要报答娘娘……”

    “报答?今天这事儿算不上报答吧?”刘贵妃毫无征兆的话锋一转,似笑非笑的看着陆安。

    陆安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说道:“奴才知罪……”

    “陆安。”

    “奴才在。”陆安连忙应道。

    “今晚的事情,你没有骗本宫吧?”刘贵妃忽然又问道。

    陆安连忙磕头,不敢看刘贵妃,说道:“奴才句句都是实话,不敢有一丝一毫欺瞒娘娘。”

    “你可知道欺骗本宫的下场是什么?”

    “奴才知道……要掉脑袋……”陆安说着,背上都开始渗出汗来。

    “知道就好!”刘贵妃说着,站了起来,拂了拂衣袖,盛气凌人的说道:“今日本宫就留你一命!”

    “谢娘娘!日后有任何事情,奴才都会第一时间禀报。”

    “嗯?本宫有这样要求你吗?”刘贵妃装模作样的反问道。

    陆安连忙改口:“娘娘什么都没说,奴才什么都不知道。”

    刘贵妃叹了口气,说道:“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本宫只看你的表现。”

    “奴才明白。”陆安连连磕头。

    “滚吧!再有下次,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谢娘娘!谢娘娘!”陆安连忙起身,慌慌张张的往外跑,一个踉跄险些被蕙兰宫门口的台阶绊倒。

    刘贵妃看到陆安那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冷笑一声,对身边的婢女吩咐道:“扶本宫进去!”

    “是……”那几个婢女连忙扶着刘贵妃

    刘贵妃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道:“小香这个死丫头,害本宫折腾了大半宿!这次非要让她长长记性不可!”

    那几个婢女都悻悻的低着头,不敢说话。

    “本宫可警告你们几个!在这后宫之中,谁都得守本宫的规矩!要不然,都别想有好果子吃,听明白了没有!”

    几个婢女连忙应道:“奴婢明白了……”

    陆安慌慌张张的出了蕙兰宫,两条腿都有点发软,险些跌倒在地。

    这时候,一直在暗处侯着的两个禁军连忙蹑手蹑脚的走上前,把陆安扶了起来。其中一个人低声问道:“陆公公,没事了吧?”

    陆安惊魂未定的擦了擦汗,看了看两人,说道:“要是有事,我还能出的来吗?”

    “陆公公,我们哥俩就不明白了,你非要去冒险淌这趟浑水干什么?贵妃娘娘怎么处置那丫头是娘娘自己的事,跟咱有什么关系?”

    陆安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二位兄台,你们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

    “啊?这话怎么说?”

    陆安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没有回答那人的问题,而是说道:“走走走!先回去再说!”

    陆安说完,撒腿就走。

    两个禁军愣了一下,连忙快步跟上,催促道:“陆公公,你倒是说啊!”

    陆安一边快步赶路,一边说道:“小香姑娘要是被贵妃娘娘处置了,那说不定咱们三个也活不过明天这个时候了。”

    “为什么?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那两个人一头雾水。

    “咱们几个奉陛下之命把小香姑娘送回来,现在却被刘贵妃发现了,二位觉得,咱们还有活路吗?”

    那两人相互望了望,摇摇头,说道:“我们兄弟俩不是很明白陆公公的意思……”

    陆安有些无奈的看了看两人,说道:“小香姑娘已经犯了娘娘的铁律,娘娘岂会容她?想活命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小香一旦出了事,陛下肯定会迁罪于我们!你们说,按照陛下的脾气性子,我们还有活路吗?”

    “这……”两个禁军听到陆安的话,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你们以为我愿意去冒这个险?”陆安瞥了一眼这两个傻大个。

    “是是是!还是陆公公想的周到!”那两人连忙奉承道。

    陆安叹息道:“哎……咱们这些做下人的,命都捏在主子的手上,指不定哪天,脑袋就搬家了。”

    “这样说来,我们兄弟俩还得好好谢谢陆公公。”

    “谢我?谢我干什么?”

    “要不是陆公公今日把贵妃娘娘哄开心了,咱们三个人可就得掉脑袋了!这救命之恩,当然得谢!”

    陆安摆摆手,说道:“谢就不必了!咱们都是当差的,混口饭吃罢了。”

    这两个禁军,听到陆安你这番话,颇为感动,连忙说道:“陆公公够慷慨!改天我们哥俩请你好好喝一杯!”

    “对对对!得好好喝一杯!”

    陆安尴尬的笑了笑,没再说话。

    其实陆安心里明白,方才他之所以会冲进蕙兰宫解救小香,除了刚刚说的那个原因,还有其他的因素。

    或许是出于同病相怜的感慨吧!至少陆安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难道是说自己对小香有好感?呵呵,陆安恐怕自己都觉得讽刺,他不过是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喜欢女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

    尽管他或许真有一点那样的意思,可是陆安说服不了自己,更没有那个脸面和勇气去面对一个女人,至少他只能自己暗地里想想。

    无数个时刻,陆安是多么痛恨这一切!痛恨他的族叔送他进宫,痛恨命运的不公,那么早就带走了他的父母。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陆安愿意离开这个衣食无忧的皇宫,哪怕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他只想做一个正常的人!正常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